丫鬟成长记

第44章 探究

第四十四章 探究

苏槿抬头,为什么这个人每次出场都是声先到呢,尽管他声音确实不错,有做声优的潜质了。

欧阳洵被苏槿那种审视的眼光看的有点发毛,难道自己这个玩笑戳中了她的痛处?明显不可能。那这丫头干嘛这种眼神,欧阳洵只能扯出一抹干笑“其实……每个月能够穿新鞋也不错。”

“噗——”苏槿一下被逗笑了,之前因为红杏的事情抑郁的心情也稍稍缓解了些,她福了福身“欧阳公子怎么在这。”

欧阳洵拿出折扇啪的轻轻敲到苏槿头上“这里又没有别人,你怎么还弄那些俗礼。”

橙影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主子没有把他当外人,还是该哭泣有这样一个主子。

苏槿嘴角不自然的动了动,在欧阳洵眼里,自己和他很相熟么。不过,貌似也不生疏。

“启晨不是被关在祠堂嘛,我特地来求夏叔叔的。”欧阳洵调皮的一笑,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一般“只是夏叔叔不在,我就只有自己先去祠堂看他了。”

苏槿看到欧阳洵那灿若骄阳的笑容怔愣了一下,那种带点恶作剧意味的笑容,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自己去祠堂?”

一般的祠堂都是祭祀祖先用的,除了“崇宗祀祖”之用外,各房子孙平时有办理婚、丧、寿、喜等事时,也会开祠堂以作为活动之用。这次夏王爷就是让夏启晨在先祖面前反省的。

可是欧阳洵去夏王府的祠堂算是怎么个情况?

“嗯——夏叔叔不在,我一个大男人拜访王妃也不方便。”欧阳洵不在意的把玩着扇子“反正我们家和夏王府亲如一家,想必夏叔叔也不会责怪的。”

苏槿差点就要爆粗口了,怎么可能不在意,你叨扰了人家祖宗的安静啊。

“你——一路上没人拦你?”苏槿的表情有点奇怪,欧阳洵就带了个自己的小厮,连个夏王府的下人都没看到,这不符合常理。

“我在前厅等了一会,见没人上茶就打算随便走走,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人。”

看到苏槿狐疑的神色,欧阳洵义正言辞的表态“你还不相信我。”

橙影有种扶额的冲动,说好的高冷的主子呢,主子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就像欺骗小白兔的大灰狼。

欧阳洵确实去了前厅,下人前脚刚离开,他就拉着自己以没人上茶为名打算自己去找祠堂。主子这种性格,礼法在他面前什么都不算。

一路上主子都很“巧妙”的避开了仆人,橙影面部有些扭曲,大白天的上屋顶这种做法都冒出来了,主子也是挺拼的,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夏王府的祠堂在夏启盈院落的方向?主子真的是想去祠堂么。

当主子毫不犹豫的站到苏槿面前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夏启晨在主子那里哪里比得上一个小小的丫鬟呢。

“可是祠堂不在这个方向。”这人不会连祠堂的位置都没搞清楚吧。

欧阳洵惊愕的张了张嘴“难道我记错了。”

苏槿有些苦恼的抓抓头发“你还是赶快离开吧。等夏王爷在的时候你在来看二少爷吧。”

她以为欧阳洵要坚持一番,不料他却从善如流的点头“你说的也是。”

就像出现的莫名其妙一样,欧阳洵走的也莫名其妙,只是走之前欧阳洵状似无意的说了句“刚我看到了钱有才和绀青在那边,你自己多留神。”

钱有才是夏王府的大管家,钱四的爹。

钱有才不是夏启晨的人么,为什么会和绀青在一起,让自己多留神又是想表明什么。

苏槿望了望欧阳洵的背影,这个人怕是知道了什么专门来告诉自己的吧。苏槿的心,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前世自己是个要强的女人,和董瑞创办公司的时候也是,一直都是她出面解决问题,而她现在成为了苏槿,欧阳洵屡次出手相助,她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橙影回头,冬日的暖阳洒在那个丫头身上,他第一次觉得那个丫头长得其实很美,也难怪主子会另眼相待。

“主子……”话还没说完,欧阳洵就一记暴栗敲过来“还不赶紧走,一会真被夏王府的人发现就麻烦了。”

橙影有些委屈的摸摸头,哪里有这样当人主子的。主子从青影那得知苏槿遇难就想着来解围,哪知道赶过来的时候连丫鬟带婆子都被她收拾了。

以为这事就算完结了,结果正欲离开的时候路过王府后花园那边的时候看到了钱有才和绀青,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在密谋些什么,只是离的太远,周围又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听不见。

主子和夏启晨的关系也还算好,他知道夏启晨一直在和夏启正打擂台,夏启正不是一直处于下风,王府都没几个人为他所用么,怎么夏启晨刚被关了祠堂,这大管家就和夏启正有了联系。

担心苏槿会成为两人争斗的棋子,主子才又折回来。

主子虽然颇有“名声”,但是这种大白天擅闯王府的事情……橙影还是打了个哆嗦,他不敢想。

“以后密切关注夏王府。”欧阳洵垂下眼睛,高门大户充满了勾心斗角,他怕她应付不过来。

看来苏槿成为主母的可能性很大啊,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配的上自家主子了。

……

李嬷嬷手里的玉镯掉到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不管她没有空管这支玉镯,她紧紧握住苏槿的手腕,好像要将它捏断一样“你说的可是事实。”

苏槿皱着眉,李嬷嬷的激动之下力气太大,她的手腕被拽的生疼。

李嬷嬷看到苏槿痛苦的表情也反应过来,缓缓松开苏槿,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她摇头,那个孩子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一向稳重的李嬷嬷这样的失态,可见红杏在她心里的地位不低。可是如果不告诉李嬷嬷,夏启晨已在祠堂关了五日,应该很快就要出来了。万一他认可了红杏嫁给钱四,那就真的太迟了。

李嬷嬷一生未嫁,红杏本就是世仆,她是看着红杏从小长大的,她待红杏犹如己出。

“真以为自己当了几天管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么,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还能管好这么大的夏王府么。”李嬷嬷冷哼一声“这事你做的不错,是红杏那丫头糊涂才会瞒着我。”

想到红杏,李嬷嬷又忍不住心软,不过是个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怕是吓傻了,又有个软弱的娘,幸好苏槿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她从衣袖里取出些银两,递给苏槿“你这几日好好宽慰那傻孩子,让她放心,嬷嬷一定不会让她嫁给那钱四的。”

看到苏槿张嘴,李嬷嬷打断“只是拜堂算的了什么,只怕她那堂也就是草草了事,没得到主子的许可,她那做不得数。至于这银子,有什么需要打点的你尽管大方就是,不够还可以找我。”

苏槿也不推辞,她想弄清楚整件事情确实需要银钱。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她一定要知道。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