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45章 心思

第四十五章 心思

丫鬟成长记夏启晨跪了七ri的祠堂后终于得以见天ri了。

比起夏启正那不痛不痒的关在院里反省,他这次可是受足了苦。

夏启正只是将qing/楼女带回府,而且那ri是勒令下人不准说出去,违者重处的,外面的人并不知。

可是自己呢,被关在祠堂下跪不说,现在朝廷上谁人不知夏王府二公强抢民女。本来依照他的官职是没资格上朝的,皇上破例,除了看重夏王府更是因为他展现出来的能力,只待在磨练,应该就会委以重任,现在可好,他“恶名”在外,为官这条只会更加艰难。

“王爷说二少爷出来以后不必去他那边了,让二少爷自己好生歇着。”

父亲连见自己都不愿了么,只是让朱颜过来传话。夏启晨低下头,面se郁。

看到这样的二少爷朱颜也忍不住想叹一口气,大少爷体不好,二少爷本是这王府少爷里最顶尖的,哪曾想现在出了这种事。

“你帮我转告父亲,就说启晨省的,不会在让他失望了。”

朱颜点点头,见夏启晨没有别的吩咐了就转告退了,王妃那边她还要去告诉一声呢。王妃这几ri可是没少在王爷面前明里暗里的帮二少爷说话。

父亲恼怒,为官前途晦暗。夏启正这一招可是真狠。

入官途本也是给自己留条后,如果继承不了王位,他还能在官场拼一拼,也许是另一番天地。

夏启晨眯着眼抬头看着并不刺眼的阳光,他的好大哥是着他挣那位置啊。

墨玉恭敬的站在夏启晨后面,不知道是不是祠堂过于寒的原因,他觉得少爷比以往多了份冷漠。

墨竹那小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整ri脸se和鬼一样,甚至有天还喝醉了才回来。王府的下人是酒的,不过平ri里有人贪杯喝一点只要不影响正事也没什么。只是墨竹平ri从不饮酒,问他他也不答。

夏启晨回到院落,远远的就看到穿着湖蓝se夹袄的蝶舞站在院落门口,单薄的样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少爷。”蝶舞福了福,溢于言表的心疼流露出来,让原本对她很是排斥的墨玉此刻都恨不起来。

这个女是夏启正的人无疑,怎么,还想自己陪她做戏么。夏启晨冷淡的看都不看她,丢下一句“不好就在屋里歇着吧。”径直带着墨玉墨竹朝书房走去。

夏启晨的态虽在意料之中,但是蝶舞还是有些恼恨的扯了扯手中的锦帕。

蜜柚安抚她“姨娘别和自己生闷气了,二少爷才从祠堂出来心不好而已。”二少爷就是因为蝶舞进了祠堂,看到她心有不快也正常。

蝶舞扯出一抹柔弱的笑容,小声的解释“我哪里会生闷气,我是怕少爷在祠堂受了寒,你去煮些姜汤给少爷送去吧。”

蜜柚觉得自己真是跟对了主,这么温和的姨娘心地又纯善,少爷以后定会倍加恩宠的。

蝶舞看着蜜柚的背影,缓缓朝自己的偏房走去。这婢女自己算是收服了一半,以后在二少爷这院的时间还长着呢。

“这几ri府里可曾发生什么。”夏启晨饮了一口参茶,他平ri里是不喝这种茶的,奈何这几天在祠堂下跪,确实有些寒了。

墨玉还在思,就见墨竹扑通一声下跪在地。

“墨竹恳请二少爷不要将红杏嫁给那钱四。”

对于墨竹的下跪和这一通话,夏启晨有些惊讶,墨玉墨竹都是自小跟着自己的,从未见他这样慎重,可是红杏和钱四又是怎么回事。

墨竹不敢说红杏已经被钱四辱了的事,只道钱四向红杏婚。

墨玉却恨不得上前踹一脚墨竹,二少爷被关在祠堂整整七ri,出来以后难道就听这些丫鬟小厮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不成。

钱有才的儿想娶自己院里的婢女?夏启晨揉揉头,他对这些下人之间的婚姻本不在意,只是自己母亲总告诉自己不要小看这些,其中猫腻不少。

他看了看跪着的墨竹,他这样恳求是因为喜欢上了红杏那丫头吧。

夏启晨忽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管理内宅的这些事还是应该让母亲处理比较好。

墨玉看出了夏启晨的不耐,他上前拉了拉墨竹“你别让少爷烦心了,不过是个丫鬟的婚事。”

墨竹垂下眼睛,是的,在墨玉眼中,在二少爷眼中,红杏不过是个丫鬟。

看到这样的墨竹夏启晨也有点烦闷,他思了一下,“如果钱有才求到我这里我可以暂且不应。”

只是暂且不应而已,钱有才是大管家,比起自己,分量还是重了不少吧。墨竹有一种心凉的感觉,想起苏槿的话,也只能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二少爷了。

“二少爷,钱有才有可能是大少爷的人。”苏槿虽然叮嘱过,如果能劝下夏启晨的话最好不要说出这个消息,可这样的二少爷,如果不说出关系到利弊的话来,只怕红杏还是会嫁给那个畜生。

“什么?”夏启晨皱眉“你如何得知的。”这可比那什么红杏的终要重要的多。

墨玉也是一脸震惊,少爷不是很早之前就得到了钱有才的衷心么。

“那ri我去给少爷送饭,过后花园的时候看到钱有才和绀青在窃窃私语。”他并不想把苏槿牵扯进来。

夏启晨食指轻轻敲着椅的扶手,他陷入了沉思。

墨竹还是静静的跪着,他觉得难受,自己如果能帮到红杏,跪又算的了什么。

大管家是夏启正的人倒没什么,夏启晨在意的是有多少像钱有才这样的人,明里是效忠自己,暗地却是夏启正的人。

所谓王府继承人的争夺,眼光自然不能局限在这内宅。但千里之堤毁于蚁,夏启正的手段,果然不能小觑。

不过按照墨竹的说法,钱有才既然是夏启正的人,为什么要让自己儿娶红杏呢。红杏不过是个丫鬟。

如果夏启正的目标不在红杏上,那应该是谁。

“红杏平ri与谁交好。”红杏如果是中间人的话,那就是红杏边的人了。

墨玉想起那天在红杏屋看到了苏槿,看了一眼沉默的墨竹,他才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可能是苏姑娘吧。”

苏槿?夏启晨想了想摇摇头,夏启正对苏槿不需要用这么曲折的法,况且苏槿现在很多时候不是都帮着他了么。

“老王妃边的李嬷嬷待红杏很好。”墨竹忽然开口,他很不喜欢墨玉什么事都要拉上苏槿。

“老王妃边?”夏启晨重复了一遍,接着想通了什么低笑出声“我这大哥还真是长了一个九曲十八弯的玲珑心啊,只是他不觉得代价大么。”

李嬷嬷待红杏好,红杏若嫁给钱四,李嬷嬷一生无字,恐怕将红杏都当做自己女儿了,屋及乌的话她对红杏的夫君也会给些关照,这钱有才又是夏启正的人,变相的把李嬷嬷拉入自己那个阵营么。这中间关系一绕,有多少人能想到出自他夏启正的手笔。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