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47章 残香

第四十七章 残香

苏槿进屋的时候蝶舞正在吃点心,她只是抬眼看了下苏槿,不在意的挥挥手“坐吧。.”

苏槿小心的坐到了蝶舞的下首位置,蜜柚给她端了一杯清茶,鼓励的笑笑。只有在主子面前有头有脸的下人才能得此待遇呢,蝶姨娘就是心善。

蝶舞没说话,苏槿也就自然沉默着,满室只有蝶舞吃东西时偶尔发出的声响。

蜜柚向苏槿使了个眼‘色’,这个苏槿怎么回事,不是来送荷包的么,怎么一言不发。

苏槿像是没看到蜜柚的眼‘色’,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面,好像在研究上面‘花’朵的绣工。

蝶舞接过蜜柚手中的茶饮了一口,终于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找我什么事。”

苏槿把之前准备好的两个荷包递到蜜柚手里“之前蝶姨娘赏赐了根木簪,我总想着拿点什么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这荷包绣的不好,蝶姨娘别嫌弃。”

蝶舞看到荷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笑着从蜜柚手里接过“不过是根木簪,你倒是记在心里了。”

“姨娘待人好,那别人自然会感‘激’的。”蜜柚笑意盈盈的凑在蝶舞身边“这一看就是用了心的。”苏槿既然给了她两盒胭脂,她也不能白拿不是,况且自己说的也不过是实话。

苏槿害羞的摇摇头“平日里我到不曾练过‘女’红,到让姨娘和蜜柚姐姐看了笑话。”

“哪有什么笑话不笑话,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蝶舞将荷包‘交’给蜜柚让她收好“那木簪怎么不见你带,莫不是不喜欢么。”她看着苏槿,就不信这小丫头能一直沉住气。

“那木簪样式很是别致,苏槿很喜欢。”苏槿低眉顺眼的回答,好像她来见蝶舞真的只是为了送给她荷包一般。

“既然如此,以后还是常带着吧。”蝶舞有些咬牙,莫非红杏在这丫头心里不过尔尔。

“嗯。”

看着呆愣的苏槿,蝶舞有些泄气,正‘欲’喊她退下,却见苏槿身上掉出个线团。

苏槿好像也没料到,她赶忙追着线团来到墙角,拾起线团朝蝶舞尴尬的一笑“我绣工不好,很多时候需要到处去请假其他院子的姐姐,所以喜欢随身带着了。”

对于这个小‘插’曲蝶舞不甚在意,但她有些探究的看了一眼苏槿,她才不会相信苏槿真的用心学什么‘女’红。

“蜜柚,你去大厨房要点蜂蜜水来。”蝶舞盯着苏槿,支开蜜柚两个人也好坦诚说话。

“苏槿,现在可以说你来找我的目的了吧。”蜜柚刚走出房‘门’将‘门’合上,蝶舞就迫不及待的小声询问了。

“蝶姨娘似乎比我还着急呢。”苏槿轻笑一声“我就想问问你把消息透‘露’给我夏启正知道么。”

蝶舞的脸白了一下,她以为苏槿会问她和钱四的关系,或者问她的目的。

“看样子夏启正是不知道了。”苏槿哂笑一声“当真你做了夏启晨的姨娘,以后就是夏启晨的人了吧,毕竟,处处要为自己多考虑点也是人之常情。”

“你胡说。”蝶舞咬着嘴‘唇’,她怎么可能背叛大少爷呢,她此生都不会的。可是面对苏槿那哂笑的表情她的解释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让她怎么说,告诉她自己就是为了让她就此恨上夏启正,告诉她自己嫉妒夏启正对她的好。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对我没有害处。”准确的说,还帮她了她,让她确认了夏启正和红杏受辱的事情有直接关系。

蝶舞忽然有些‘激’动“他为你付出,你把他当做什么。如果我真的背叛了他,你不是应该去警示他,提醒他么!而不是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凭什么,她对他的真心被他弃如敝履,而苏槿轻易获得了他的青睐却毫不珍惜。

“因为你已经不是蝶舞了,而我,还是苏槿。”苏槿有些悲凉的看着蝶舞,她爱夏启正已经‘迷’失了自我吧,这次她算是帮了自己,但是以后呢。她为了夏启正也许什么都做得出来。

蝶舞有些压抑不住的失声痛哭,多日来的抑郁在心里,她实在忍不下去了。

苏槿叹口气,她想拍拍蝶舞的肩,只是刚刚把手抬起来,蝶舞已经恶狠狠的瞪过来“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苏槿,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找了个没趣的苏槿耸耸肩,感觉莫名其妙就树了个敌人。她也不再理会蝶舞,快步离开夏启晨的院子,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回到自己屋子的苏槿找了个绢布,把一直悄悄攥在手心的东西放上去,那是一小截香。之前苏槿在蝶舞的房间打量到房间的角落有这没燃完的香,故意将线团扔过去,这才取了一点回来。

夜晚。

青影看着绢布上的香,皱眉“这是使人陷入沉睡的‘迷’香,不入流的江湖手段才会用这种东西,你从哪‘弄’来的。”

“从夏启晨的姨娘那里。”苏槿抓抓头,果然qing/楼那种地方什么都‘弄’得来吧。

“欧阳洵最近还好吧。”苏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顺口从嘴里蹦出欧阳洵的名字,她感觉脸有点发热。

青影倒没觉察到苏槿的不正常,他只是有些纳闷“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难道苏槿觉察到什么了。

“嗯……”苏槿转转眼睛“那次不是有个刺客和你打斗嘛,多半都是冲着他去的,就想问问最近有没有被刺杀啊被下毒啊什么的。”

青影眉‘毛’颤了颤,主子如果知道苏槿惦记的是这种内容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

“主子武功不俗,而且有橙影他们在,不会有事的。”

苏槿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怪不得大半天的都能在夏王府来去自如。”

青影很想说一句那还不是为了你,不过这话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怕苏槿继续出言伤害他家可怜的主子。

“丫头,你有什么打算呢。”青影其实想问问她对主子的感觉,可总觉得她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换个问法会不会好一点。

夏启正,蝶舞,苏槿眯了眯眼睛,她不想理会夏启正和夏启晨之间的争斗,但是他们的争斗把自己身边的人卷进去了。

“我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的。”

一头黑线的青影看到苏槿冷冽的目光说不出话,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