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48章 审问(一)

第四十八章 审问(一)

啪——

夏启正的书房传来一声响亮的掌掴声。

守在外面的绀青抖了抖,好久没看到少爷发那么大的火了。不过想起钱四他也是一肚子不满,真不知道钱有才是怎么教导这个儿子的,果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钱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很久没有打过自己了。这夏王府的丫鬟他又不是第一次要,怎么偏偏这个红杏动不得么。况且明明是父亲吩咐自己要娶她的。

“大少爷,都是我没有‘交’代清楚,才让这个孽子辱了红杏姑娘。”钱有才说着又踹了一脚钱四“还不跪下。”

钱四立刻麻利的下跪,父亲能从一个看‘门’的小厮‘摸’爬滚打成这夏王府的大管家,其中手段不可谓不高。

夏启正看也不看钱四,他慢条斯理的低头开始研究自己身上的‘玉’佩,好像上面有什么难解的谜题。

钱有才知道大少爷这态度就是还是不满意,他咬咬牙一掀袍子缓慢跪了下去“大少爷,还望高抬贵手,放过他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大少爷的手段他是清楚的,这次把大少爷预设好的计策破坏了,他生怕大少爷直接要了钱四的命。

看到钱有才下跪,夏启正才微微抬头斜睨了一眼“你当这大总管也有好多年了吧。”

钱有才一愣,忙点头“是,有八年了。全靠大少爷赏识。”他之所以能成为这夏王府的大总管,是夏启正暗地指点又帮他打通了路子,所以他一直做夏启正的暗线,甚至成功瞒过了夏启晨,让他误以为自己是效忠于他的。

夏启正起身虚扶了一把钱有才,让他起身,也不管仍在地上跪着的钱四“现如今你觉得李嬷嬷还可能相助于我们么。”

钱有才感觉有冷汗流下,大少爷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要求做的几乎毫无偏差,自己儿子这次怕是闯了大祸了。

“这夏王府表面都在启晨的掌控下,实质呢,我的人才占主要的。”夏启正懒懒的看了一眼紧张不已的钱有才“你这个重要的人物却就此暴‘露’了。”

“少……少……爷”钱有才咽了口唾沫“只是强要了二少爷院子的一个丫鬟,不会暴‘露’的吧。”

夏启正笑着摇头“你在夏启晨眼皮下小心谨慎了这么些年,还不了解他么。但凡一点蛛丝马迹他都不会放过的。”

钱有才心里哀嚎一声,自己的大管家怕是要做到尽头了,夏王府不管怎么说庶务都是二少爷在处理,自己如果真如大少爷所说暴‘露’了,那二少爷绝不会轻饶了自己。

都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钱有才瞪了一眼低着头的钱四,当初和他‘交’代的明明白白,让他想办法娶红杏,结果他就直接生米硬煮成熟饭了。

钱四如果按部就班的娶到红杏,可以说他们两情相悦,但这用强,有心人总会探听到的。

“让他直接去找李嬷嬷吧。”夏启正闭上眼,让钱四娶红杏的做法是自己考虑太失策了,钱四那种‘色’名在外的,想让他娶红杏本来就不太现实,奈何身边又没有其他人选。

夏启晨能被成功算计的机会太少,这次本想趁着他跪祠堂,对府里的事情掌握的不可能那么及时准确的空档,钱四娶了红杏,那李嬷嬷就是自己这边的人了,还是心太急了。

钱四惊慌的抬起头“大少爷……”李嬷嬷疼惜红杏,自己去找她不是送上‘门’找死么。

看到钱有才似乎也要张口,夏启正摇摇头“她在怎么得老王妃的心意也只是一个嬷嬷而已,况且你现在和红杏已成事实。况且,你不去,李嬷嬷莫非就不知道这件事了么。”

钱四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他本身并没有多大的智慧算计,当父亲告诉他让他想办法娶二少爷院子的丫鬟时,他觉得这个办法是最切实可行且有效的,当时二少爷那个貌美如‘花’的姨娘还偷偷相助于他。怎么会惹大少爷生气呢。

……

“母……母亲”卢氏战战兢兢的看着老王妃,心里暗骂,这老东西不是早就在后院过隐居一样的生活了么,怎么最近又开始频繁出现了。

老王妃瞟了一眼卢氏,缓缓转动手里的佛珠。

卢氏看着下面跪着的钱四和红杏,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是两个gou/合的下人,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问罪于她么。

“把这两个人拖下去,严惩不贷。”哪个王府没有这些事情,小厮和丫鬟厮‘混’又不是只有夏王府才有,这老东西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

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上前就要拖走两人,钱四叫嚷开来“不是我,是她**我的。”红杏没有反驳,她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惨白。

“你这个王妃是怎么当的,动不动就是严惩,我到是想问问你,你想如何惩治。”老王妃不紧不慢的开口,旁边的李嬷嬷制止了下人的动作。

这些刁奴不打怎么能行,自己这是杀‘鸡’儆猴。不过卢氏可不敢说出来,面对老王妃她总有种被看穿的恐惧感。

老王妃倒也不指望卢氏能回答什么,接着说“启盈那孩子就因为你这样的范例才动不动拿下人撒气,她换了多少丫鬟了,这样恶名在外,哪怕她是嫡‘女’,想给她寻一‘门’好姻缘也不容易。”

这几日夏启盈日日到她那里,开始还能循规蹈矩,现在不是找借口不来就是态度散漫。

“那依照母亲的意思……”

老王妃看了一眼卢氏,“事情都没‘弄’清楚就开始处置?”

卢氏低下头嗫嚅的开口“不就是两个下人厮‘混’,需要‘弄’清什么……”

老王妃不想再看这个蠢笨的儿媳‘妇’,她锐利的看向钱四“听闻你是钱有才的儿子?”

钱四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卢氏心里却有些焦急,这钱有才可是启晨的人,他儿子出了事钱有才怎么的也会被牵连,她担心夏启晨少了个助力。

“钱有才毕竟是这王府的大管家,出了这种事,使人去把他叫来吧。”

李嬷嬷得了吩咐正‘欲’离去,老王妃却似又想起什么“把启盈院子里的那个叫苏槿的丫鬟也叫来吧。”

除了李嬷嬷,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到诧异,为什么要让六小姐的丫鬟过来,难道六小姐和此事还有牵扯不成,不过疑问归疑问,谁也不敢置喙老王妃的决定。

钱有才前脚刚走进来,苏槿后脚就到了,钱有才看了一眼苏槿,这个丫鬟来做什么。

苏槿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她可是来给红杏“作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