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3章 择人

第五十三章 择人

蝶舞看着静静坐在桌子旁边看书的夏启晨,心里一阵紧张。复制本地址浏览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自从夏启晨从祠堂出来,对她都是不闻不问的,今天怎么忽然来了她这里,还是在大少爷那边走水以后,

她在睡梦中听闻呼喊声,蜜柚出去打探回来才得知是大少爷那边走水了。

走水……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的被褥,大少爷他……

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蜜柚倒了杯水给她,安抚的笑了笑“姨娘不要担心,不会烧到这边来的。”

蝶舞一把打掉茶杯“你知道什么!”

蜜柚从来没有见过发怒的蝶舞,有些惊慌,立刻跪下来“姨娘,你怎么了。”

蝶舞看着蜜柚,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坐在**伸手想拉蜜柚,却够不着,她只能虚抬了一下手,示意蜜柚起来“没什么,只是刚才一直在做梦,初闻走水的消息有些恐慌。”

蜜柚小心的站起来,蝶姨娘刚才那反应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叩叩叩——

夏启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蝶舞,你还好么。”

蜜柚看了眼在被子里瑟缩着的蝶舞,起身去把房门打开了,二少爷还是心疼姨娘的,回来以后虽不见二少爷来看姨娘,但是关键时候还是想着姨娘的。

夏启晨进来,脸上是焦急的神色,好像着火的是她这里。

看到蝶舞,夏启晨倒是顿了顿,他看着那个小丫鬟,一副欣喜的样子,不由皱眉“你先下去吧。”

蜜柚很有眼色的小心掩好房门,退了下去。

“二……二少爷……”看到夏启晨,蝶舞心里是说不出的紧张,聪明如他,难道会猜不出自己是大少爷的人么。

“怎么,看到我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夏启晨笑笑,坐到床边,伸手握住蝶舞的手“怎么这么凉呢。”

蝶舞垂下眼“妾身……”

“是被走水的消息吓到了吧。”夏启晨噗嗤笑了出来“你放心,大哥不但没死还得了祖母的关照,现在住到了祖母那里。”

“妾身……妾身不是……”蝶舞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欲盖弥彰也不对,坦诚的话她又说不出口。

“他是我大哥,你又是我的人,都是自家人,担心也是正常的。”夏启晨抱了抱蝶舞“乖乖睡下吧。我守着你。”

蝶舞咬了咬唇,还是依言躺下了,夏启晨果然就在旁边的圆桌旁看起了书。他到底要做什么,虽然他们现在这样很像一对恩爱的夫妻,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夏启晨余光看到了惴惴不安的蝶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夏启正,你不是敢于把这个女人送到我这里么,那她这个棋子我就收了。

“墨玉——”夏启晨扬声,蝶舞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姨娘,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喊小厮进来呢。

墨玉并没有进来,他只是站在门口应了声。

夏启晨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蝶舞,这个女子比他想的更不中用,不过他现在没空管她,“你明早准备些安神的药材。”

“是。”墨玉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蜜柚,这丫鬟刚才似乎想拦住自己,见自己没有要进门的意思才松了口气。

这个女人进院子才不过几日,身边的丫鬟已经被她收服的如此衷心了么。墨玉不自觉的皱了下眉,看来这个女子也有几分手段。

……

夏王爷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除了逢年过节,他经常忙的脚不沾地,连老王爷老王妃这里都不常来,更别提那个病怏怏的儿子了。

老王妃愤怒的将佛珠拍到桌子上“是不是启正去了你才会知道自己还有个大儿子!”

夏王爷低着头,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毕竟,那么大的人了还被自己的母亲当着那么多仆妇的面训斥确实是件极其丢人的事情。

他不过是今天下朝以后忘记来看看这个儿子,母亲就发那么大的火。再说,启正不也好好的么。

夏启正苍白的脸上划过一抹讥笑,一闪而过。如果不是祖母去请,父亲根本不会记得昨夜自己院子走水的事情吧。

至于他旁边的王妃,只怕更是恨不得把他烧死了才好吧。

卢氏抹抹眼泪“启正没事就好,要不然我怎么对得起……”

“母亲不要伤悲了,大哥不是好好的么。”夏启晨拍拍卢氏的肩膀,安慰着她。

苏槿瞟了一眼站在卢氏后面的夏启晨,这一大家子都是演戏的能手。夏启正院子走水,他们今天来这上演一幕母慈子孝,合家欢乐的模样到底为哪般。

“好了,好了。”老王爷挥挥手“启正就在这先住着,那院子修葺的事情就交给……”他环视了一下,“就交给启晨吧。”

老王爷此言一出,老王妃微微愣了一下,她看了一眼老王爷,他不可能不知道启正启晨两兄弟暗地里争夺王位的事情。

夏启晨似是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笑着点头“祖父放心,启晨一定将大哥的院子修葺的比原先还要好。”

夏启正微微笑了一下“那就有劳二弟了,我等着二弟给我的惊喜。”

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是很要好的兄弟。

“启晨到底有些年幼,不若派个人帮衬着点吧。”老王妃终究是不放心的。

夏启晨出人意料的赞同了“确实,还希望祖母给个人提点着。”

老王妃松了一口气,她回头看看,想了想,正欲喊绿意去看着点的时候,一向不爱做主的老王爷却发话了“你明日来带人就行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不过是带个所谓“监工”而已,随便指个信得过的人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明日带人?

不过也没有人敢置喙老王爷的决定,夏启晨点头称是。

众人刚走,老王妃就憋不住气了,也不管是否还有丫鬟在场“你想让他带谁不成,为何今日不说。”

老王爷笑眯眯的挥挥手,示意下人都退下,这才开口“你当监管的人这么好当的么。”

老王妃沉下心思,修葺这种事本来油水就极大,其实谁来负责就相当于谁挣钱的事情,本来这种小事交给下人也就行了,老王爷却偏偏指定启晨去。

启晨和启正不和,如果他在修葺的时候做些手脚……老王妃不敢想下去了。

看到老妻这种表情,老王爷知道老王妃没想明白,哈哈一笑“明日,你就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