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4章 茶艺

第五十四章 茶艺

苏槿低眉顺眼的站在老王爷的书房中。

老王爷品了一口茶,随即点头“不错,泡的好茶,没有浪费这铁观音。”

苏槿宠辱不惊的笑了笑“老王爷谬赞了。”

“哈哈,你这丫头,是不是谬赞你还不清楚么。”老王爷赞许的点点头,这个丫鬟他有点印象,老妻和他说府里有个丫鬟像小女儿,他还不信,觉得老妻是思女出了幻觉,那日见了才觉得真的有几分相似。

“老王爷,大少爷院落的修葺我想帮忙。”苏槿有点紧张的捏了捏手,她来到这个院子的时候打听清楚了老王爷喜欢茶道,还好现代的时候因为很多客户都有些品茶的爱好,她便也了解了不少茶道。

“哦?”老王爷正欲拿笔的手停了下来,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会写字么。”

苏槿点头。

“你写个字我看看。”老王爷似乎并不想回应苏槿的请求,一副让她认真写字的样子。

苏槿上前熟练的研磨,自己的字虽然不算名门书法,但也是用心练过的。其实她的兴趣爱好颇为广泛,只是认识董瑞以后……

微微苦笑了下,怎么想起那些有的没的,她抬手,握住毛笔,不假思索的写了一个“命”,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老王爷倒是露出了些许诧异的神色,一个小女子竟然能写出这样有力的字体,笔走龙蛇不停歇,收尾干脆利落。

“为什么写这个字。”老王爷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槿。

苏槿恭敬的退回原地,站稳后方才道“人生在世不过一个命字,命若没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哈哈……”老王爷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你这小女娃有些意思,比那些做作扭捏之人强上百倍。直白又现实的一句话啊。却叫多少人都看不穿。”

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名为了利铤而走险,连命都可以不在乎,却想不通,人没了命,便什么都没有了。

“说吧,你为什么想做这个监工,费力不讨好啊。”老王爷摇摇头。

“因为老王爷需要我去做。”

老王爷锐利的视线扫过来“你说什么。”

苏槿也不紧张,落落大方的回答“大少爷这次院落走水,绝非天灾,而二少爷无疑是有最大嫌疑的那个人,让二少爷修葺院落,他反而不敢动什么手脚,因为以后一旦房屋出事,一定会算在他的头上。”

“那他如果设计是意外呢。”老王爷并没有因为苏槿把夏启正夏启晨不和睦之事放到面子上而不悦,反而更像是在和她商讨。

苏槿摇摇头“不管是不是意外,只要因为房屋,瓜田李下的嫌疑是跑不掉的。惹的夏王爷不喜,纵使夏王爷不喜欢大少爷,但那也是亲生儿子。”

“照你那么说,我又何必让老王妃身边的人去监看着呢。”老王爷探究的看着苏槿,这真的是个十岁女娃说出来的话么。

“不是您让老王妃的身边人监看,是老王妃担忧,只因您觉得不必要,才会说明日让二少爷来带人,其实明日不过是个幌子。”

老王爷赞许的点头,随即有些疑惑“你既然看出是幌子,为何还要来。”

“我说过,”苏槿笑意更深了“因为您需要我做。表面上大家都认为我是二少爷那边的人,但是又有有关我是大少爷这边人的说法,真真假假说不清楚。我若参与其中,那所有人的口舌想必都会堵住,因为谁也没法说我是站在哪一边的。”

“那直接派绿意去不也一样,她是老王妃的婢女,也不会偏颇谁的。”

“不,此事就是要偏颇。二少爷认为我是帮他的,大少爷则认为我效忠于他,这样两边都不会为难我,行事就会方便很多。”

“行何事。”

听得老王爷问,苏槿却没有立刻开口了,说了一堆她也有些疲乏,她抬眼“其实老王爷心里王位是意有所属的吧,所以才会出现个所谓的监管者。”

老王爷再次哈哈大笑“我一直听说你是聪明的,只是不知如此聪慧。不错,明日你就和二少爷办理大少爷院子修葺之事吧。”

苏槿舒了一口气。

老王爷其实在说出那句让二少爷明日再来带人的话她就知道,老王爷心里透亮着呢。如果自己不来点破老王爷的意图,二少爷明日是不会带走任何所谓监管的人员的。

监管的人不过是老王爷给众人的一个幌子。

但是老王爷确实想要有一个人能调和夏启正与夏启晨之间的平衡。自己这种两边倒的“墙头草”反而就是那中间的天平,都认为自己是己方的人,很多事才能办。很多事,自己才能知晓并处理。

老王爷需要的不过是个探听者,他不能让王府的基业就这样被兄弟两的王位争夺毁了,今日是烧院子,那明日后日呢?

至于老王爷心里王位的所属,如果不是夏启晨和夏启正,那就是——夏启明。

“怎么样,老王爷惊喜没有。”苏槿刚出老王爷的书房一个小厮就跳过来。

苏槿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厮“陈哥儿,真的是老王爷将你们惯坏了不成。”

被唤做陈哥儿的小厮不满的皱眉“老王爷这是宅心仁厚。”

再宅心仁厚那也是主子,苏槿心里诽腹,不过也庆幸,若不是这小厮胡闹,自己怎么有机会和老王爷说那样一番话呢。

她知道老王爷好茶,准备去茶室打探打探,结果正巧碰到老王爷身边的小厮,她和小厮逗趣了几句,小厮听闻她会煮茶,非扭着她煮,哪曾想煮出来后清香无比,比他平日里煮的茶香要浓郁不少。

陈哥儿觉得自己可不能贪图人家小丫鬟的功劳,就让她去送茶,苏槿推辞不过,陈哥儿又一再拍胸脯保证,自己才端了茶去见老王爷。

老王爷此时正拿着那副字“观字观人呐,能写出这样一个字的人,她又怎么会是信命之人呢。”

夜晚,听到老王爷决定的老王妃差点跳起来“为什么是那个丫头。”

“老大不小的人了,平时也是端的祖母架子,怎么毛毛躁躁的。”老王爷有些不满,老妻一直是很聪明的人,最近怎么回事。

“那丫头是有些聪慧,可她不是启晨的人么……”老王妃喃喃两句,忽然又觉得不对“是启正的……”她又摇了摇头。

“怎的活了那么久倒不如一个小丫头看得明白了么。”老王爷笑着调侃了一句。

“唉,”老王妃叹了口气“关心则乱啊。”

老王爷凝思,看来那丫头的心不在这两个任何一个身上啊。一开始他只以为小丫头其实是对其中一个心有所属,不愿他被另一方打击才如此周旋,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不过,管她呢,不过是个小丫鬟,有几分小聪明罢了。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