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5章 慰问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术业有专攻

王妃卢氏拉着夏启晨的手,满脸喜色“老王爷让你管理修葺之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夏启晨皱眉,自己这个糊涂的母亲不知道在想什么,夏启正的院子以后若是出了一点问题都会被有心人拿出来说是因为自己修葺房屋,下了绊子。

卢氏没有夏启晨那么多的心思,她能想到的就是钱,修葺房屋这中间有多少油水可捞她可是清楚的很,以后这夏王府如果落不到儿子头上,多拿些银钱傍身总是好的。

“就是不知道老王妃那边派谁……”卢氏在房里走来走去,有些欣喜有些担忧“若是身边的几个大丫鬟那就不太方便了,不过这修葺应该也用不着大丫鬟,走走过场的丫头罢了……”

“母亲,你没晃晕我都看晕了。”夏启盈不满的嘟着嘴,除夕就快到了,家里不好好置办年货布置王府,反而给那个夏启正弄什么院子,他的院子就是自己烧的。

“你这死丫头,懂什么。”当着儿女的面卢氏也不想伪装什么端庄大方,她甚至有些赞同启盈烧了夏启正的院子,既给他一个教训,启晨还能从中赚上一笔。

“启晨,明日你看看让你带哪个丫鬟,好相与的拿些银钱给她,不好相与的嘛……就拿更多的。”她才不信有人不会为财帛所动。

夏启晨暗自摇头,他向卢氏行了礼“母亲若是没事,我先走了。”

卢氏点头应道“行,去忙吧。”修葺之事要紧快开始,到了除夕就不能再动工了。启晨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呢。

“母亲,昨夜的事……”夏启盈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哼”卢氏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小心点行事,这次虽然被说成是意外,可是谁知道夏启正会不会私下查看。”

夏启盈点点头,自己可不能让别人发现,否则自己可就毁了。

“毁了?”欧阳洵诧异的看着手上的信息,其实这倒也不算什么密报,夏启正那院子火势可不小,附近的几户人家都看到了的,大街小巷都知道夏王府昨天走水了。

“知道谁放的么。”冬天好好的就走水了,还是夜晚的书房,说出去谁信呢。

白影摇头“据说是因为书房里的火盆子没有熄灭,到了半夜燃起来了。”他说完看了一眼青影,自从苏槿被调到老王妃身边,青影就回到了主子身边,有关夏王府的消息自然没那么好打探了。

欧阳洵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旁边的米粒咋呼起来“苏槿没事吧。”

橙影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米粒,这小子别的事都挺有眼色的,怎么碰到有关夏王府的就失了分寸,他拍拍米粒“小子,苏槿又不是夏启正的下人,她离得那么远,怎么可能有事呢。别把王府想的和你那破庙一样大。”

米粒满脸通红“万一她救火去了呢。”

橙影毫不客气的哈哈一笑“她是丫鬟,还离得远,救什么火。”

米粒有些不高兴,丫鬟怎么了,苏槿可是很仗义的一个人,他从小就知道。

橙影看到米粒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也收了笑,安抚的摸摸他脑袋“她不会有事的。”

“不要弄我!”米粒叫着朝橙影踢打过去“我不是小孩子。”都是少年,橙影ef=";manxiuqingfeng/";>满袖卿风最新章节笑着和米粒闹成一团。

白影嘴角抽了抽,看着无动于衷的主子,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任由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喧闹。

“米粒”欧阳洵忽然抬头,米粒立刻止住动作,结果被紧跟在后的橙影撞了下,他顾不得恼怒橙影,恭敬的鞠躬“是,主子。”米粒对欧阳洵有种说不出的敬畏感,尽管这个主子经常和他们嬉笑。

“备车,准备些礼品,去夏王府慰问一下。”

五隐连同米粒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是夏启正的院子走水,又不是夏启晨的,主子不是和夏启晨的关系比较好么。

“丞相府和夏王府关系一向不错,我代表丞相府去看看。”欧阳洵一本正经的点头。

相爷一定会派人问候的,但绝对不是主子……五隐心里诽腹可不敢说出口。

米粒点头,他就知道主子是懂礼之人。

青影低头,主子……是想见她了吧……

面对突然造访的欧阳洵,老王妃也很是惊讶。她知道丞相府的次子和启晨关系好,原来和启正关系也不错么。

夏启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和老王妃攀谈的欧阳洵,心中一紧,他来做什么。

欧阳洵才懒得理会夏启正,老王妃被他逗得笑眯眯的,直夸希望自己的孙子都像他一样乖巧。

他用余光悄悄看了眼站在老王妃身后的苏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怎么觉得她比上次见面更白嫩了呢,当真是大丫鬟和粗使丫鬟不可同日而语的缘故吧。

苏槿看到欧阳洵也带有几分诧异,也有几分欣喜,如果他不来,她还得找小丫鬟替她传信给他,毕竟不靠谱,他自己直接来了,事情就方便多了。

“你们年轻人说吧,我有些乏了。”老王妃年龄毕竟有些大了,和欧阳洵说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有些倦了。

“老王妃,说来也巧,我这个小厮刚和我说,他和你那个丫鬟认识,可否让她留下让他们叙个旧呢。”欧阳洵笑眯眯的指着苏槿,米粒从刚才进来到现在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看苏槿,老王妃早有觉察,心里纵然有些不悦但毕竟是欧阳洵的小厮。

听闻欧阳洵的解释,老王妃了然,既然是认识的那也难免多看两眼。

“既然欧阳公子留你,你就在这伺候着吧。”老王妃看了一眼欧阳洵,看在这孩子今天的心意上,答应他也无妨,本来这种要求丫鬟留下和小厮叙话就很不合规矩。

听到欧阳洵开口留下苏槿,夏启正明白了,他来就是为了苏槿而来的,他险些忘记那夜他将苏槿带走的事情了。

夏启正冷冷的盯着欧阳洵,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苏槿说过一句话了,苏槿看都不看他一眼,这欧阳洵想在自己眼皮底下和她说什么。

只是夏启正觉得自己似乎猜错了,欧阳洵的那个小厮见老王妃走了真的过来和苏槿问长问短起来,听他们的对话好像真的是旧识。

米粒和苏槿高兴的说着自上次分别后的生活,欧阳洵和夏启正都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茶杯,气氛有些诡异。

苏槿似乎想起什么“哎呀,我还给你写了信呢。我去拿。”

米粒愣愣的摸了摸头,他不识字啊。不过旋即看了一眼主子,明白了,苏槿是给主子的信。

欧阳洵心头一跳,信?会是给他的么。

“没想到欧阳公子为了见美一面真是煞费苦心啊。”夏启正讽刺的笑笑“哄祖母的本事真是让启正自愧不如。”

欧阳洵懒懒的抬眼看了他一下,一句话也不说。

夏启正没想到欧阳洵如此狂妄,对自己完全视而不见,从他进来到现在,也就进来的时候和自己打了个不冷不热的招呼。

“米粒,给。”苏槿很快拿着信回来了。

欧阳洵看了一眼苏槿,有些不舍,但是借口都用了,这除了夏启正还有其他下人,只好开口“米粒,人你也见到了,走吧。”

“欧阳公子,慢走不送。”夏启正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

欧阳洵得意的一笑“夏大少爷客气了。”夏启正不是一向是温和的谦谦君子么,养气功夫还是不到家啊。

见欧阳洵离开,苏槿也向夏启正告退,夏启正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点点头。

“青影,去把京城所有上好的楠木都收购了。”欧阳洵看完信便勾动了勾唇角,这个女子,真是小气。

“是。”青影正欲转身,忽然意识到有些问题,他犹豫的开口“所……所有?”

“嗯。”欧阳洵懒懒的举着那封信,“所有。”

“主子,你要修建自己的府邸了么。”橙影有些吃惊“可是你还没有封侯拜相啊。”

上好的楠木只有封侯拜相的朝臣府邸才可以使用。

“我是要准备一份大礼。”欧阳洵抿嘴笑“要过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