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6章 无梁

第五十六章 无梁

“这东西当真能让皇祖母开心?”四皇子怀疑的看着欧阳洵,他们关系一直不错,这大概和他们相似的名声分不开,纨绔,无法无天。

欧阳洵哥两好的拍着他的肩,“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哼”四皇子斜睨了欧阳洵一眼“你要和我一起进宫,如果皇祖母责怪,我才不能一个人背黑锅。”

欧阳洵一脚踢过去“还不信我。”

两个人笑闹着朝寿禧宫走去,后面跟着的小太监赶忙跟随,心里忍不住嘀咕,这丞相府的二公子得了特批可以进皇宫也就罢了,还总和四皇子没有个尊卑之分。

“呦,这是谁来了。”皇太后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少年走进来,皇帝的孩子也不算少,可是哪个都没有这个四皇子惹人疼爱。

四皇子可是皇后唯一的儿子,也是这江山大统的继承人。

两人依礼参拜了皇太后,四皇子就迫不及待的开口“皇祖母,今天儿臣可是给您送礼来的。”

“送礼?”皇太后微微顿了下,想起四皇子原来送过的礼物,蛐蛐,糖人,待他长大些送过仕女图的扇子,被皇帝严斥荒唐。结果四皇子振振有词,这把扇子他是求名画家画的扇面,自己把自己最珍惜的东西送给皇祖母,有何不可。皇帝震怒,要不是自己拦着,四皇子的惩罚是免不了的。

这个孙子一向娇宠,这次不知道又会送什么,皇太后也不做什么太大的期望,不过看着四皇子那闪亮的眼睛,她还是高兴的点头“既然是小四儿一片心意,那就给哀家看看吧。”

四皇子朝欧阳洵眨眨眼,“还不送过来。”

欧阳洵将怀里的宣纸拿出来,小心的递给宫女。

皇太后漫不经心的接过宣纸,小四儿和他那些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关系并不见多亲昵,唯独对这个丞相府的二小子不同,当真是臭味,不对,志趣相投。

“这是什么。”皇太后拿着那张宣纸,上面好像是一座庙宇的样子,但又和平日里见过的不太一样。

“无梁?!”皇太后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这个庙宇其中一个殿堂没有房梁“小四儿,你这是来消遣你皇祖母的吧。”

四皇子摇头,虽然他初见图的时候也不敢置信,但是欧阳洵一再保证,他也就硬着头皮应了“皇祖母,皇家寺庙虽然精致,可从来没有这么别致的寺庙,如果有这样一座有无梁殿的寺庙,更可彰显皇家的不同。只有天家的寺庙才能这样,这是佛祖显灵的结果。”

“佛祖显灵……”皇太后呆了呆,又看着手中的宣纸“但是世间怎么可能造出这无梁的殿堂。”

“臣愿意建这无梁殿堂。”欧阳洵突然跪下请命“请皇太后下旨。”

“胡闹!”皇太后把宣纸甩到地上“下旨如果完不成你要如何。”

“若建不成这有无梁殿堂的庙宇,臣愿以死谢罪。”

欧阳洵此话一出,不要说皇太后,连四皇子都被惊到了“欧阳洵,你别发疯。”这本就是讨皇祖母开心的事情,怎么变成了欧阳洵的催命符了。

皇太后有些愤怒,这个欧阳洵平日里也算懂事讨喜的孩子,今天怎么会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无梁殿,亏他想的出来。不过,皇太后看了一眼一脸焦急的四皇子,他也是为了小四儿,讨自己开心。

皇太后信佛,尤其是年纪大了,更是虔诚的不得了,每年都要亲自去玉佛寺上香。

“罢了,你们的心意哀家领了。”皇太后挥挥手“退下吧。”

“请太后下旨。”欧阳洵跪地不起。

这样不识好歹的欧阳洵彻底激怒了皇太后,她点头“好,哀家就要看看你是怎么建出这无梁殿的。”

“无梁殿?怎么可能,别逗笑了。”

“那丞相府的小公子怕是美人怀里睡傻了。”

皇太后下旨丞相府二公子欧阳洵建立皇家寺庙的消息一经传出,京城就炸开了锅。

“哼,这下可是他要找死的。”欧阳旭嘴边划过一丝微笑,他这个弟弟他使了那么多手段也没能取了他的性命,结果今天却要自己找死,真是上天注定的。

“啪——”

欧阳洵的脸被丞相打的偏了过去,他没说话,就那样静静的跪着。

“孽子,孽子——”丞相指着欧阳洵的手有些颤抖“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么。”

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太后懿旨已下,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父亲……”欧阳洵看着有些陌生的丞相说不出话,印象中的父亲总是威严的,只有母亲死的时候他才露出那样伤心绝望的表情。

现在的父亲好像不再是那个手握大权的丞相,只是一个父亲。

“好了,你去吧。”丞相挥挥手,这是她在怪他么,怪他没有照顾好他们的孩子,所以要带走他。

欧阳洵深深的一拜,起身离开了丞相府。

“主子,那丫头说的话真的可信么。”橙影很担忧,主子为了那丫头的几句话这下连命都快搭进去了。

提起苏槿,欧阳洵脸上带了一丝温柔“我信她。”

“我信她。”夏启晨看着卢氏,坚定的说道。

“我看你是被她迷了心智了。”卢氏怒气冲冲,夏启晨去老王爷那里准备商量修葺的事情,老王爷直接把苏槿指给他,告诉他这是协助他的人。老王妃老王爷身边那么多伺候的下人,为什么偏偏是她。

“母亲,她有什么不好,你对她一直有那么深的偏见。”夏启晨皱眉。

“她好?你护着她,她干了些什么,帮着夏启正陷害你。”卢氏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贱婢,蛊惑了她的儿子不算还要害他。

“她不让我给你下药。她也不让其他人过来。”

这是当时那个蝶舞说的吧,虽然自己那个时候已经有些昏沉,但还是听懂了,她,就是苏槿。

“她不是夏启正的人。”至少,不完全是。他在心里补充。

“你……”卢氏气的说不出话来。

“儿子下去准备修葺的事情了。”夏启正还未走出院子就听见了瓷器碎裂的声音,他摇摇头,启盈发脾气摔东西的习惯全来自母亲。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