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57章 巧合

第五十七章 巧合

墨‘玉’低着头,老王爷让少爷修葺大少爷的院子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连木材都买不到。.

上好的楠木都已经被买空了,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皇家要修葺什么带有无梁殿的寺庙,谁敢和皇家抢东西。

寺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只是为什么偏偏那么凑巧。欧阳洵什么时候揽下这活不行,偏偏是少爷要帮大少爷修葺院子的时候。

“小槿,你觉得应当如何。”夏启晨看着一言不发的苏槿。

“全凭二少爷做主。”苏槿恭敬的回答。

“你不是老王爷派来协助少爷的么,现在没有楠木难道你连办法都不想想么。”墨‘玉’有些气不过,少爷上次被陷害的事情这个‘女’子脱不了干系,偏偏少爷还要相信她。多少次了都证明这个‘女’子肯定是大少爷那边的人了,少爷怎么就是不肯相信呢。

“我只是个下人,你觉得我应当怎么做才好。”苏槿抬头,毫不退让的看着墨‘玉’。

墨‘玉’被问的说不出话来,是啊,她不过是个王府的下人,上好的楠木问她有什么办法。只是自己就是看不惯她那样子。

夏启晨有些拿捏不准欧阳洵了,夏王府走水这件事他是知道的,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向皇太后建议修葺什么寺庙,那什么无梁殿真的能修出来么。

“墨‘玉’,吩咐工匠,用……”夏启晨沉‘吟’了一下“就用桧木吧。”

桧木也算是上好的建筑木材,只是一般很少有权贵之家会用桧木,因为桧木远没有楠木木‘性’稳定,且楠木打磨后表面会产生一种‘迷’人的光泽,是桧木所没有的。

夏王府很多有头有脸的下人住的就是用桧木打造的偏房。

“祖父和父亲那边我自会去解释。”墨‘玉’正要开口夏启晨就示意他不用劝解了。夏启正不能在祖母身边待太久,如果他太讨祖父祖母身边欢心可不是件好事。

墨‘玉’叹了口气,看来这大少爷是肯定要被打脸了,要和下人住相同木材建的院子。

“和下人住的一样?”老王妃差点没闭过气去“启晨这是要打他大哥的脸啊。”

老王爷不悦的皱了一下眉,老妻最近的情绪真是太不稳定了,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哪有一点王妃该有的气度“现在皇家要修建寺庙,楠木都被拉去建寺庙了,难道你要和皇家争抢不成。”

“那可以让启正在我们这多住些时日啊。”老王妃对于老王爷袒护夏启晨很是不满,这个启晨分明是要给启正难堪,为何偏偏老王爷看不明白呢。

“糊涂!”老王爷气的把手中的茶盏重重放到了桌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发过火了“楠木本是皇家用的,当初这座府邸是太祖皇帝赐下来的,一般王府也就只能用桧木,让我们用楠木已是特准了,现在你还想和皇家争高低么。”

老王妃被老王爷的气势吓了一跳,她嫁到夏王府至今,夏王府并没有修葺过主子用的房屋,下人的都用的桧木,她哪里知道楠木是皇家才能用的。

偌大的夏王府,用楠木建成的房屋不过那些,总不能把谁赶出院子让启正去住。老王妃思忖半天,也没想出个两全之法。

“桧木上漆以后和楠木不细看不会有大分别的,你不要太在意这些了。”老王爷安抚着老妻。

“心里面总是不舒服,启正这孩子本就……”老王妃想起故去的萧氏,忍不住鼻头一酸。

老王爷拍了拍老王妃的肩,其实他们用楠木修葺房屋想必也没人会说什么,只是现在皇家要用,总不能大张旗鼓叫嚷夏王府一定要用楠木,不过,这事情也太巧了些。

“真的是巧合么。”墨竹盯着苏槿眼睛一眨不眨。

“怎么这样看我,难道我还能左右的了宫里的事情不成。我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了主呢。”苏槿搓了搓手,这个天出来还真冷。

是啊,小槿连自己都保不全,自己怎么会把这些事联系在一起呢。墨竹‘摸’‘摸’头,有些歉意的笑笑“我只是听说欧阳公子去拜访了老王妃之后,隔天就和四皇子去宫里建议修葺什么无梁殿了。”

苏槿点点头“兴许是他看到老王妃的佛珠突发奇想什么的。”

墨竹想想也是,那个欧阳公子从来就不是个正常人,忽然闪现无梁殿这种设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红杏她还好么。”苏槿有些担忧,她已经有些时日没见过红杏了,她现在因为要“协助”夏启晨修葺夏启正的院子,来夏启晨这里的次数也不算少,但是从未见到红杏。

提到红杏,墨竹眼神暗了暗,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现在不在少爷的院子做事了,她去了大厨房那边,老王妃把她要过去的,说是帮助李嬷嬷。”

那件事到底给她造成了深深的伤害,原本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已经变了样了。

“天真活泼?别开玩笑了,真的天真活泼能和钱四传出那种事情?”苏槿才走到大厨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笑声。

她紧了紧手,是不是王府到处都是这种流言。

红杏正在帮着魏氏择菜,低着头,好像全然没有听到那两个婆子的对话,只是可以看到她的耳朵已经微微发红了。

“苏……苏姑娘……”嚼舌根的一个婆子发现了苏槿,面‘色’一僵,谁不知道苏槿现在是老王妃身边的婢‘女’,还被老王爷派给二少爷帮忙,也算是夏王府下人中小有脸面的人了。

“大娘好清闲。”苏槿笑眯眯的看着婆子,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

“误会了,误会了。苏姑娘,只是随意打趣两句。”婆子想打个哈哈。

“这样啊——大娘还有别的趣事没有,说来给我听听可好,也省的老王妃总是嫌弃我嘴笨不会说话。”

另一个婆子立刻扯了扯那个嚼舌根的婆子,这红杏和钱四没有任何牵扯可是老王妃断定了的,王府很忌讳这种败坏名声的事情的,如果被老王妃知道,她们打了个哆嗦。

“苏姑娘,是我们说错话了。”婆子一边认错一边从身上掏出两个碎银“还望苏姑娘不要和老王妃说这些。”

“哎呀,大娘哪里话。”苏槿并不接银子,还是面带笑容“我是真的想讨老王妃喜欢,特意从大娘这里问问趣事呢。”

嚼舌根的婆子和另一个婆子对视一眼,咬咬牙,两人给了自己两巴掌“是我们多嘴,说错了话,苏姑娘不要放心上了。”

苏槿这才收起笑容,凉凉的开口“没有什么放心上的,做事去吧。”

两个婆子点点头,低头忙自己的事情了。

红杏自然是看到这一幕的,她的眼眶有些红。那日苏槿帮她在老王妃面前和钱有才辩驳,她是感‘激’的。可是苏槿因此成了老王妃的大丫鬟,那种感觉,她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小人了。

“苏姑娘……”魏氏倒是先开了口,那日的事情她虽不在场也听说了,她痛恨自己无能保护‘女’儿不说,还软弱的向钱有才妥协了,倒是苏槿帮了红杏。自己多次劝红杏去给苏槿道谢,这个‘女’儿总是躲避,‘弄’得自己也有些尴尬了。

“魏姨。”苏槿甜甜一笑,接着拉起还在低头择菜的红杏的手“你可是怪我么。”

红杏摇摇头,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苏槿温柔的帮她抹掉泪水“不要哭,没事的。”

“没事的。”夏启正看着有些暴走的绀青。

“少爷,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忍呢,明显不可能是巧合。”绀青有些愤怒,可恨他无计可施。欧阳洵必定是故意的,听闻少爷需要楠木修葺院子才建议修葺什么皇家无梁殿的寺庙。

“这事,也只能是巧合了。”夏启正低下头。

——————————————

大家平安夜快乐,记得吃苹果哦。明天就是圣诞夜了,不知道有没有人会送打赏给梨子呢,有点期待,又害怕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