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0章 栽赃

第六十章 栽赃

老王妃震怒的拍了拍桌子“你们当我老了所以就这么欺瞒我么。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

卢氏吓了一跳,她不明白,为什么老王妃要护着那个贱婢。不过转瞬她就反应过来了,那个贱婢如今是老王妃的眼前人,眼前人做了这样的事情,老王妃自然脸上是无光的。

她瞪了一眼跪在那里的苏槿,偏偏这丫头嘴硬的很,怎么都不肯承认。

苏槿擦了擦嘴边的血,卢氏一大早就气势汹汹的赶过来,真是难为她一个王妃为了自己还要耗费精神。

“母亲,你这院子的茶水不都是这个丫鬟在管么,如今启正的茶水里发现麦冬,那不是她还能是谁做的。”卢氏瞟了一眼苏槿,不管是不是她下的毒,今天都必须是她下的。

老王妃瞥眉,她是不相信苏槿会给启正下毒,但是卢氏的话确实也是事实。

看到老王妃犹疑,卢氏接着道“我还有人证呢。”

“人证?”老王妃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到现在一直沉默的苏槿,难道真的是她?

卢氏示意了一下,有嬷嬷出去将陈哥儿唤了进来。

陈哥儿哆哆嗦嗦的,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机灵样。他不敢看老王妃,进来就跪在了地上,也不瞅一眼跪在旁边的苏槿。

“陈哥儿,说说昨天你看到的情况吧。”卢氏得意的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这个陈哥儿可是昨天出事的时候她眼明手快抓到的,夏启正刚咳嗽的时候这小厮就惊呼了一声,这可不太正常。

陈哥儿依旧低着头,沉闷的回道“昨天我路过茶室,看到苏槿在里面摆弄茶水,当时我还说她主子们都饮酒,备茶做什么。她说预……预备着。”说道最后陈哥儿好像有点害怕。

“苏槿,陈哥儿说的可是事实?”老王妃淡淡的开口,听不出情绪。

“是。”苏槿抬头“可是我没有在茶里放麦冬。”

卢氏噗的笑出声来,眼里全是嘲讽“你说你没有就没有么。”今天是大年初一,王府里除了夏启正,没有一个管事的男人在。老王爷和夏王爷进宫面圣感恩去了,夏启明则跟着夏启晨去贤王府拜年了,谁还会替她说话么。

“我根本没有机会出府买麦冬。”苏槿平静的开口。

“哼,你一天到晚在房里捣鼓些奇怪的东西,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麦冬,谁知道你想干什么。”卢氏冷哼“启盈院子里那个叫之桃的小丫头可说过,你经常让人带些药材回来的。”

听到之桃的名字苏槿稍稍诧异了下,不过随即释然了,之桃不像是有心计的人,别人三言两语就能从她那套出话来,她原来护肤那些从没避着之桃,还曾经建议她一起使用,被人知道也不奇怪。

那些护肤的药材都是碾成粉末才能使用的,自己确实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手上没有麦冬这一味中药。

“我没有给大少爷上过茶水。”苏槿紧了紧手,当时她离夏启正的距离并不近,晚膳的时候她从来没有靠近过夏启正。

“你只要把麦冬碾成粉下在茶水里就可以了,哪用得着你亲自动手。”卢氏不屑的说。

“麦冬碾成粉是淡黄色的,如果放在普通的清茶中一眼就能看出来茶水颜色不对。而麦冬茶则是带有甜味的参茶类,是不需要用功夫茶的方法泡制的。我在茶室所准备的都只有功夫茶,并没有参茶。”苏槿摇摇头,卢氏连这些常识都没有,就想栽赃她么。

看到卢氏没有立刻说话,苏槿接着道“而且晚膳前我只准备了功夫茶需要的茶叶等物品,并没有泡,这种天气,如果是泡好的茶很快就会冷却,大少爷又怎么会喝冷了的茶呢。”

“但……但是……谁都知道老王妃院子里的茶水是你在负责。”卢氏暗自强撑,同时有些悔意,自己怎么就那么相信启盈的话呢,她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凭私心的讨厌苏槿,怎么不多问两句在来找苏槿的麻烦呢。现在被她问的快说不出话来,堂堂王妃的脸都要丢了。

苏槿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是啊,谁都知道老王妃院子里的茶水是我在负责,我又怎么会那么蠢笨的在茶水中动手脚呢。”

老王妃看着咬牙说不出话的卢氏,再看看一脸风轻云淡的苏槿,心知卢氏这是被人利用了。

“是谁告诉你一定是苏槿下毒的。”老王妃盯着卢氏,她可不相信卢氏会这般冲动,本来很简单的局都看不破。

“是我,祖母,你好偏心。”夏启盈早就站在门口偷听了,越听越觉得心颤,她不顾张嬷嬷的拉扯直接闯了进来。

夏启盈指着苏槿“明明是这个贱婢下毒谋害大哥,祖母你怎么反倒问母亲。”

卢氏赶紧扯了扯夏启盈,示意她不要再说了,夏启盈却不领情“母亲,你干嘛要拦我,祖母识人不清,放纵这个贱婢,你怎么还拦我。”

“识人不清……”老王妃恨铁不成钢的笑了笑“启盈,你在祖母这里立规矩也立了不少日子,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么。”

夏启盈有些胆怯了,祖母是怎样的人其实她是清楚的,只是看到苏槿好像又要躲过这一劫,她心有不甘啊。

“祖母,这件事明摆着就是苏槿怀恨在心给大哥下毒。”夏启盈盯着苏槿“她不甘心紫绡成为大哥的通房姨娘,所以心怀恨意。”

看到老王妃的目光转向自己,苏槿自嘲,难道在这些人眼中,当个通房姨娘就是最好的了么。不过她还是解释道“苏槿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大户人家的丫鬟都早熟,老王妃知道夏启正和苏槿关系有些不寻常,本来将苏槿抬成姨娘也不是不可,只是这丫鬟她还是知之甚少,加上和启晨又有些关联,所以才不愿意。

“有没有可不是表面说说的。”夏启盈冷笑两声,拿出一个香包掷在地上“这可是你打算送给大哥的礼物吧。”

是一个绣着鸳鸯的双面绣香包,上面可以看到一个很小的“槿”字。

且不说这个香包是不是送给大少爷的,苏槿一个未定亲的女子,绣这种香包也是不妥的,只有与人定情才会绣鸳鸯的图案,香包又是贴身之物。就算不是gou/引主子,那也是和下人私通。

苏槿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不紧不慢的将香包捡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笑了“六小姐从哪里来的这个香包。”

“自然是你的屋子。”夏启盈才说完这话就感觉周围下人的目光变了,连母亲和祖母的目光也有些责备,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个小姐怎么去下人那里翻东西,她立刻解释“我是带人去查看你屋子是不是有麦冬。”

“可有找到麦冬。”卢氏急切的询问,她才不想理会苏槿是不是与人私通呢,只要确认了是她下毒就可以了。

“当然,和这个香包一起找到的。”夏启盈面露得色,下来一定要好好奖赏奶娘,果然心思细密。

苏槿认真点头“六小姐果然寻得仔细,”不等夏启盈说话,她接着道“连我屋子本来就没有的东西都能找到。”

“你什么意思。”夏启盈沉下脸色“你的意思难道我栽赃你不成。”笑话,她一个堂堂夏王府的小姐,栽赃一个下人,说出去有人信么。

“我不知道六小姐是从哪找来的人绣的这个香包,”苏槿晃了晃手中的香包“我根本就不会双面绣。”

夏启盈脸色微白了下,一个下人居然不会双面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