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1章 败露

第六十一章 败露

在夏启盈的印象里,双面绣应该是每个‘女’子都会的。.正元王朝对刺绣文化极为重视,刺绣被认为这是‘女’子应该具有的重要才能。一个‘女’子如果嫁人的时候有不错的绣品,在婆家都会受重视些。

夏王府的婢‘女’婆子没事都会做些绣品,绣的好的还会偷着拿绣品出去换些银钱。双面绣本是极为复杂的,只是在这些大户人家的下人中,绣的多了,多数都会。

只是,这多数人中,显然不包括苏槿。

夏启盈镇定了下心神,想做最后的挣扎“谁知道你会不会,万一是欺瞒我们的呢。”

苏槿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六小姐,我之前送了一些自己做的袜子给老王妃,绣的是单面绣,图案虽然是福禄图,可是也是最简单的那种。”

夏启盈像是抓住了苏槿的把柄,立刻朝老王妃道“祖母,这丫鬟肯定是故意的,她倾慕大哥所以用心绣这个香包,对您就草草了事。”

老王妃想起苏槿送给她的那袜子,那针脚明显也就初学者的水平,这种‘精’巧的双面绣香包,不是一个初学者能完成的。

“启盈,你为什么要陷害苏槿。”老王妃是真的想不通,一个高高在上的小姐,为什么要去陷害一个丫鬟。

“祖母……”夏启盈咬咬‘唇’,她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自己这次又失败了么。

“母亲,纵然这香包不是这丫鬟绣的,可也不能证明启正中毒和她无关,毕竟启正是喝了参有麦冬的茶才中毒的。”卢氏看到‘女’儿已经败‘露’了,急急地想扯开话题,将话题带回苏槿下毒的事情上。

老王妃瞟了一眼卢氏,夏启盈栽赃给苏槿,她这个做母亲的又在着急的想定苏槿下毒的罪。

李嬷嬷走进来,附身在老王妃耳边说了些什么,老王妃神‘色’一变,忽地把茶盏扔在了卢氏的脚边“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卢氏被吓了一跳,老王妃怎么忽然变得怒气冲冲,就算启盈有错,不过是陷害一个丫鬟。

李嬷嬷看到这样的老王妃,只是挥手“都下去吧。”

除了卢氏和夏启盈,所有人都退下了,苏槿是跟着李嬷嬷一起出的房‘门’,李嬷嬷将房‘门’关好,看着苏槿,和蔼的笑了笑“被吓到了么。”

苏槿摇摇头,本身就不是她做的,问心无愧的事情。

“去看看大少爷吧,他想见你。”李嬷嬷叹了口气,终究是孽缘。

卢氏一脸不解的看着老王妃,而夏启盈则是脸‘色’苍白有些发抖。

老王妃不再淡定的转动佛珠了,她冷着脸“启盈,你为什么要给你大哥下毒。”

下毒?启盈?卢氏有些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不过旋即又想到之前启盈放火烧了夏启正的书房,她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罪名落实了,否则启盈这一生就毁了,谁会娶一个要谋害自己大哥的‘女’子。

看到卢氏要开口,老王妃冷笑一声“你最好还是闭嘴,启盈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惯养出来的。”

卢氏被老王妃臊红了脸,自己好歹是王妃,这个老东西真是一点情面不给自己。

“启盈,你知错么。”

夏启盈仍旧倔強的强撑“我不知道祖母在说什么。”

老王妃垂下眼睛“你难道要我找‘药’房的伙计和你院里的丫鬟对峙不成。”启正中毒后她心如刀绞,老王爷虽然宽慰她,但是她还是知道了启正是饮茶中毒的。

苏槿无疑是最值得怀疑的人,不过在这王府生活了几十年,老王妃还是让李嬷嬷下去调查。

没想到调查的结果居然是自己的亲孙‘女’,启正的亲妹妹做的,她也不过是个当了‘奶’‘奶’的老人,这种事情让她如何接受。

卢氏一口咬定是苏槿下毒本就有些蹊跷,启盈也参了进来。老王妃心里已经中下了怀疑的种子。

而李嬷嬷去夏王府附近的医馆询问,确实有丫鬟去买了麦冬,只是这丫鬟不是苏槿,而是夏启盈院中的人。

其实也是碧荷偷懒,去的夏王府附近的医馆,这些医馆抓‘药’的伙计都‘精’明的很,一眼就能看出碧荷是大户人家的婢‘女’,有意讨好的搭讪了两句,碧荷并不知道这麦冬买来是有什么用途的,被伙计吹捧两句便飘飘然的说出了自己是夏王府六小姐的一等丫鬟的话,这才让李嬷嬷很快就查出来了。

夏启盈知道瞒不过祖母了,她哭着跪下了“祖母……”

卢氏被‘女’儿的反应‘弄’得个措手不及,她是真的没料到,这件事会是启盈做的。她想了想,也跟着跪下了“母亲,这件事是我教导无方,你念在启盈还小不懂事的份上,这件事就算了吧。”

老王妃看都懒得看卢氏,她有些痛心,她拿起佛珠,颤颤巍巍的开始转动,启盈谋害兄长的事情决不能传出去。

看来,只能让那孩子顶罪了。老王妃攥紧了佛珠,她一定会在佛祖面前替她多念点经的,下辈子祈祷她投个好胎。

……

“小槿。”夏启正冲苏槿招手,示意她坐到‘床’边。

苏槿摇摇头,恭敬的躬了躬身“大少爷。”

“咳咳……”夏启正又开始咳嗽,外面站着的紫绡忍不住出声“大少爷……”

“没你们的事。”夏启正只是盯着苏槿,她似乎还是初见时候的样子,小小的,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又似乎变了一个人。

苏槿只是低垂着眼,没有看‘床’上半躺着的人。也许,自从知道钱有才是他的人以后,她对他,已经生不起半分亲近感了。

“小槿,我知道下毒的不是你,但也只能是你。”夏启正盯着苏槿“因为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个你来顶罪。”

事实的真相很多时候不那么重要,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看的过去,能解释不会伤及夏王府面子的“真相”。

“我护你周全,我们的‘交’易继续进行可好。”夏启正伸出手,白的近乎透明的手掌定定的朝着苏槿。

“对于大少爷而言,我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么。”苏槿终于抬头,嘲讽了一笑“所谓‘交’易,各取所需。只是我好像没发现我身上有什么大少爷可取的。”

夏启正摇摇头“只要你不助启晨就好。我当初就说过。”

苏槿闭了闭眼,脑海中是红杏毫无血‘色’的脸,她攥紧了双拳,终是福了福身“大少爷若没别的事情,苏槿告退了。”

紫绡看着苏槿出来,从她脸上看不出喜怒,紫绡抿紧了双‘唇’,大少爷待这个苏槿真的是不寻常的。

夏启正怔怔的看着合上的房‘门’,他顺手将之前放在‘床’边的‘药’碗砸在了地上,引得紫绡和绀青立刻急匆匆的进来。

看到紫绡,夏启正难掩眼中的厌恶“出去。”他最讨厌这夏王府的一些妄想爬上主子‘床’的丫鬟。

紫绡有些委屈,只好低头收拾了碎片默默走出房间。凭什么,凭什么她苏槿可以,她紫绡就不可以。

“绀青,你去把祖母请来,我有事要和祖母说。”小槿就算拒绝,他也要保下她。

而此刻的苏槿,已经脚步飞快的朝夏启晨的院子走去,她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替夏启盈顶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