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2章 喝酒

第六十二章 喝酒

墨竹拍拍陈哥儿的肩“今天晚上来二少爷院子咱哥两赌两局怎么样。复制本地址浏览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陈哥儿两眼放光,他其实也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喜欢赌,可惜出府的机会太少,王府里愿意和他玩赌的小厮又没几个。

“我在备些好酒。”墨竹悄悄附在陈哥儿耳边“你再找林嬷嬷拿几个下酒菜,咱哥俩也过过自己的小年。”

陈哥儿忙不迭的点头,想到晚上可以赌就兴奋,但是他继而又有些为难“我娘只怕要问我为什么要拿菜。”

和李嬷嬷一起掌管大厨房的林嬷嬷是陈哥儿的娘,陈哥儿依仗着林嬷嬷的关系才成为了老王爷院子管茶水的小厮,只是最近因为苏槿,陈哥儿平日里基本上没什么活。

“哎呀,大过年的一起喝个小酒不打紧的。”墨竹笑嘻嘻的劝说“林嬷嬷那么宠你,肯定没问题的。”

陈哥儿深以为然的点头,不就是过年和兄弟喝两口酒,小赌怡情嘛。

墨竹看着陈哥儿离开的背影,勾了勾唇角。苏槿说的果然没错,不用几句话,这小子就上钩了。

墨竹也知道,就算老王妃知道毒是夏启盈指使人下的,也不可能说出来,更不可能惩治什么的。如果想让苏槿不背这个黑锅,只能找出那个下毒的人了。

当夜陈哥儿果然守约的来到夏启晨院子的偏房,墨竹正等在里面。

“墨竹。”陈哥儿看到墨竹面前还摆着两副骰盅,眼睛立刻弯了起来“原来你也是同道中人,原来怎么不知道。”

“原来被墨玉看的紧嘛,最近墨玉被少爷派出去处理大少爷院子修葺的事情了。要不然能有机会找你过来嘛。”墨竹一边说一边招呼陈哥儿过来。

陈哥儿手里提着个食盒,墨竹帮他一起把几盘下酒小菜摆在了桌上。

半个时辰的时间,陈哥儿已经输的把带来的银钱都用完了,他抓耳挠腮的指着墨竹“你小子哪来这么好的运气。”

墨竹嘿嘿一笑,只是把桌上的钱都收入怀中。今天和苏槿讨论了两下这赌博,果然还是有点启发用途的。

“这赌嘛,最重要的是心态,墨竹,你不要担心,不管你输赢与否,只要哄的陈哥儿多喝些酒就是了。”

这是苏槿来找他的时候告诉他的,只是没料到自己赌运还是不错的。

“再来,再来。”陈哥儿不服气的摸着身上,发现身上果然没有可以赌的银钱了,面色有些尴尬“墨竹,要不你先借我点。”

墨竹倒了一碗酒递给陈哥儿“咱们哥两说那些,什么借不借的,我的就是你的,喝酒。”

被墨竹这样一说,陈哥儿顿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接过酒一口饮尽,却立刻跳了起来“啊,好辣好辣。”

墨竹傻了下,原来这陈哥儿根本不会喝酒,看着上蹿下跳的陈哥儿,墨竹忍不住哈哈大笑,腰都直不起来了“原来……原来……原来你……你……不会……不会喝酒啊。”

陈哥儿脸不知是羞的还是被酒刺激的变得通红,说话也不利落了“我……我……我才没有。”

好像为了证明自己,陈哥儿干脆直接抱起酒坛猛灌了一口。

“咳咳……”陈哥儿这下眼泪都要辣出来了。

“不会喝酒就不要勉强嘛。”墨竹体贴的拍着陈哥儿的背“咱两又不是外人。”

“我会喝酒。”陈哥儿不服气的把头仰高,“只是一时没适应。”

面对这样的陈哥儿,墨竹好像也被激怒了“陈哥儿,你在我面前撒谎就是不把我当自己人。”

“我才没有撒谎。”陈哥儿刚才可看的清清楚楚,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墨竹可是面不改色的喝了好几碗酒了。他可不能承认自己比墨竹差。

“你……你……你……”墨竹被陈哥儿这种不坦诚激怒了,他指着陈哥儿“你若是会喝,你把这里的酒都喝完,我把从你这赢的银钱都还给你就是了。”

“当真?”陈哥儿兴奋极了,他环顾了一下,墨竹这总共也就三坛酒,墨竹之前喝的加上刚才洒了一些,现在最多也就只剩两坛了。

不就是两坛酒嘛,自己是个男人。陈哥儿看到墨竹那挑衅的眼神,给自己打气,只要自己喝了这两坛酒,看墨竹还敢说自己不会喝酒,况且还能拿到自己之前输掉的银钱,这墨竹可真是个傻子。

看到陈哥儿毫不犹豫的拿起酒坛开始猛灌自己,墨竹轻轻冷笑了声,之前他喝的那坛酒可是参了不少水的,那样的酒陈哥儿都能被辣着,莫说这剩下两坛可是没参水的真酒了。

果不其然,才喝了半坛,陈哥儿就有些摇摇晃晃了。

墨竹试着推了推陈哥儿,陈哥儿通的一声坐倒在了床边,一手还抱着酒坛。

“陈哥儿,陈哥儿。”墨竹唤了两声。

陈哥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墨竹,你等着,我休息下接着喝。”

墨竹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他有些着急,也不知道苏槿那边能不能成功,怎么还没过来。

陈哥儿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从大厨房偷拿了下酒的小菜出来,绿意后脚就进了大厨房。

“绿……绿意?”林嬷嬷被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这个丫鬟来这干什么,难道是老王妃那边要叫宵夜?可是老王妃的院子里是有小厨房的。

“林嬷嬷,老王妃想吃些酒酿圆子,这小厨房没有面粉了,让我来大厨房看看。没想到这么晚了林嬷嬷还在大厨房啊。”

“我……查看查看,看看有没有没熄灭的灶台什么的。”林嬷嬷说完就想抽自己巴掌,这么晚了看什么没熄灭的灶台。

绿意好像全然不在意林嬷嬷的说辞,她只是笑笑“那劳烦嬷嬷给我拿些面粉。”

“哎——”林嬷嬷有些奇怪,老王妃怎么这大晚上的想吃什么酒酿圆子。

“林嬷嬷,这灶台怎么还是热的。”绿意在大厨房走动两步,似是不经意把手放到了灶台边上。

“苏槿,你说的可是事实。”老王妃面色凝重,这丫头大晚上的说什么能证明是谁给启正下毒,当着这么些下人的面,老王妃也不能说什么。

苏槿还未开口,绿意就回来了,后面跟着灰头土脸的林嬷嬷。

“林嬷嬷确实利用职务之便做了些下酒小菜。”绿意向老王妃回禀。

老王妃看了一眼林嬷嬷和苏槿,心下有些拿捏不准,就算这林嬷嬷做些下酒小菜也不过是小事,林嬷嬷是卢氏的人,也算有些脸面的下人,贪污点府中的菜也不是什么事。

“这大半夜的不知道林嬷嬷要下酒菜做什么。”苏槿眨眨眼“王府中可是不准下人私自饮酒的。”

“我……我弄些给我家那老东西的。还望老王妃恕罪。”林嬷嬷其实也知道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老王妃正欲随便说两句让她下去的时候,苏槿插了句话“只怕林嬷嬷是给陈哥儿准备的吧。”

“陈哥儿呢。”老王妃不等林嬷嬷辩解就直接询问,若是陈哥儿在这院子偷吃酒,那可就是打自己脸了,自己怎么也要落的个管理下人不严的名头。

很快有下人去叫陈哥儿了,房间的气氛有些诡异,老王妃闭上眼看不出在想什么,林嬷嬷倒是明白了些什么,眼睛狠狠的瞪着苏槿。

“陈哥儿不在。”很快有人回话了。

“什么!大半夜的,他去哪了。”老王妃有些愤怒,这个小厮大半夜的上哪去了。

“我……我之前听到二少爷院子的墨竹约陈哥儿晚上去……”一个小丫鬟战战兢兢的开口了。

“去哪里。”老王妃严肃的看着这个小丫鬟,小丫鬟有些被吓着了“去赌博。”

赌博?老王妃一呆,厌恶的皱起眉头,陈哥儿是林嬷嬷的儿子她本不想让老王爷放在他们院子的,不过陈哥儿平日也算机灵,没犯过错,她也不会说什么,没想到这大晚上的又是喝酒又是赌博的,把夏王府当成什么了。

“绿意,带两个人去二少爷院子,把那两个不懂事的小厮给我带过来。”老王妃看都不看一眼焦急的林嬷嬷,这里哪有她说话的份。

绿意带着两个婆子看到夏启晨的院子里偏房果然亮着灯,刚刚走近,就听到陈哥儿大着舌头的声音“那当然,我那么机灵,怎么可能让人发现大少爷茶里的麦冬是我放的。”

绿意忽然觉得有些凉意,跟在后面的两个婆子对视一眼,今夜这事,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