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3章 说漏

第六十三章 说漏

林嬷嬷看着还有点东倒西歪的陈哥儿,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不是说只是小酌两杯么,怎么喝成这副样子,喝醉也就罢了,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

老王妃厌恶的看着下面跪着的陈哥儿和墨竹,两人都有点不清醒,嘻嘻哈哈朝她行了个礼就跪坐在那,浑身酒气惹人生厌。

“绿意,怎么就这样带上来了,也不弄点醒酒汤醒醒酒。”老王爷也皱起了眉,大半夜的老妻不睡觉,这下人也跟着胡闹。

绿意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两个跪坐在地上的人,瞟了一眼不敢出声的两个婆子,终究咬咬牙自己说了出来“陈哥儿说大少爷茶里的麦冬是他下的,墨竹正和他喝酒,我就一起带过来了。”

什么!林嬷嬷身子晃了晃,勉强控制住自己没有叫出声,她着急的看着老王爷老王妃,他们不会就这样定了陈哥儿的罪吧。

“把他们拉下去醒醒酒,这样也问不出什么。”老王妃责备的看了一眼绿意,怎么这点事情都想不到呢。

绿意其实也满腹委屈,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她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那两个婆子结果直接把这两人拉了进来。

苏槿从两人进来就一直盯着墨竹,直到两人被拉下去醒酒,她才看到墨竹眼里一闪而过的清明,这小子,也太会伪装了些。

老王妃在椅子上动了下,眼睛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林嬷嬷,这件事发展到现在,看来只能让陈哥儿承认这罪名了。

苏槿还是静静的站着,感受到来自老王妃审视的目光,她觉得有些发冷。如果不是她让墨竹设计套出陈哥儿的话,那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跪在那里的就是她。

很快,陈哥儿和墨竹就踉踉跄跄的跪在了老王爷老王妃面前。

墨竹看了一眼老王爷,立刻不停磕头“老王爷,我知道错了。”

陈哥儿还有些懵懂的样子,环视了一下,直到目光对上了老王爷的眼神,才惊醒,他立刻吓得跪都跪不稳了,身体有些摇晃的勉强把头磕下去“老……老……老……王爷……”

看到这样的陈哥儿,林嬷嬷真想拍醒这个不懂事的儿子。

“陈哥儿,大少爷茶水里的毒是不是你放的。”老王爷盯着陈哥儿,这个小厮平日里油嘴滑舌,又喜欢赌,他本来不想放在这边院子,奈何老妻说无妨。

陈哥儿似乎是没听明白老王爷的话,他又环顾了一圈,看到旁边跪着的墨竹和一脸焦急的林嬷嬷,他赶紧摇头“不是,不是,和我没关系,我没往茶里放麦冬。”

“绿意说她亲耳听到你承认的,难道绿意在撒谎。”老王爷继续追问。

绿……绿意?陈哥儿看向站在老王妃身后的绿意,突然大声指责“绿意姐姐,我平日对你也是恭敬有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绿意被他这一质问弄的有些愤怒,本来陈哥儿说出这种话她也不可能隐瞒,况且又不止她一个人听到了。

“陈哥儿,可不止我听到了。”绿意朝那两个婆子示意了下,两个婆子跟着点头。

“你们别窜通好了诬赖陈哥儿。”林嬷嬷终于忍不住了,这罪名一旦认下,陈哥儿哪里还有活路。

“是不是诬赖陈哥儿心里很清楚。”绿意淡淡的说,陈哥儿在众人的目光下脸色愈加苍白。

“墨竹,你不是也听到了么。”绿意忽然想起什么,把矛头对准墨竹“当时你们可是在聊天。”

墨竹抬眼看了下老王爷,身子哆嗦了下,犹犹豫豫的开口“当时……当时……当时我也喝的比较多,和陈哥儿聊了些什么记不清了。”

绿意咬咬牙,瞅了一眼旁边的林嬷嬷,接着逼问“是记不清还是不敢说。”如果陈哥儿不认,那就是她故意栽赃陷害了。

墨竹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真的记不清了。”

林嬷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这个绿意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居然敢陷害她家陈哥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老王妃不自觉舒了一口气,林嬷嬷是卢氏的人,但是陈哥儿是林嬷嬷的小儿子,林嬷嬷对他甚是宠爱,这陈哥儿在自己的院子里,林嬷嬷和李嬷嬷在管理大厨房的事情上就要斟酌两下,自己不方便直接把手伸到大厨房去,管理个院子里的小厮还不是小事一桩。

相比起关系盘龙错杂的家生子,苏槿这个无根无基的外来丫鬟明显更适合顶罪。

至于绿意她们,不过是听错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墨竹,你真的记不清了么。”老王爷却又问了一遍,这其中的意味,就耐人寻思了。

老王妃不满的看了一眼老王爷,他这是什么意思,逼着墨竹承认么,那样陈哥儿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的。

墨竹低着头,拼命摇头“真的记不清了。”

林嬷嬷暗自点头,这个小厮倒是个懂事的,也幸好陈哥儿是和他喝的酒,万一找个不靠谱的,把陈哥儿出卖了,那自己可怎么活。

“绿意绝对没有陷害陈哥儿,请老王爷做主。”绿意突然跪倒在老王爷面前,深深的磕了一头。

林嬷嬷攥紧帕子,这个贱婢,非要置陈哥儿死才甘心么。不就是原来绿意的大哥是在大厨房做活,结果自己不慎切掉了手指,自己把他给赶出了大厨房,最后被撵出了王府么,没想到这贱婢这么记仇。

老王爷一时陷入沉思,现在的场面是各执一词。不过总的来说绿意的话更为可靠,毕竟她们是三个人听到,而那边只有一个陈哥儿自己说自己没说过,墨竹只是说记不清,根本没有证明什么。

场面正陷入僵局,苏槿好像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陈哥儿怎么知道茶水里下的是麦冬。”

陈哥儿听到这,眼一闭,昏了过去。

夏王府知道大少爷中毒的人不少,但是知道是因为同食鲫鱼和麦冬的人却没几个。郎中诊治的时候陈哥儿并不在附近,他又是怎么得知的呢。

其实陈哥儿推脱两句自己听来的可能也就没事了,奈何他本就做贼心虚,加上胆子又小,之前喝了酒说出那种话,还被绿意听到了,多重心理压力下,陈哥儿终是抵抗不住,晕过去了。

随着陈哥儿的晕倒,林嬷嬷尖叫一声,她立刻扑倒陈哥儿身边“陈哥儿,陈哥儿。”

陈哥儿被林嬷嬷拍了几下脸,迷迷糊糊挣开眼睛,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娘,我真的不该收张嬷嬷的银钱的。”

老王妃心里震怒,这个陈哥儿真是不顶事,明明什么都还没问,他不打自招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把启盈身边的奶娘给攀咬出来。

“把这个毒害主子的下作东西送官。”老王妃心知这事越拖越广,到最后如果把启盈牵扯进来就迟了。

“老王妃,老王妃!”林嬷嬷放下儿子,跪倒在老王妃面前“老王妃开恩。”

老王爷看了一眼老妻,这后宅的事情是越来越乱了。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