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9章 看戏(二)

第六十九章 看戏(二)

蝶舞磨磨蹭蹭的走出来,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不过她这可人的模样明显没有打动夏启正,他还是冷冷的道“你到我这里来做什么。”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害他么,尤其是这种时候。

“我……我……”蝶舞咬咬牙,鼓足勇气“我想你了。”

夏启正冷笑两声“蝶舞,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我的身份。”

身份,蝶舞眼睛暗了,他是高高在上的夏王府嫡出大少爷,未来王府的继承人,她只是qing/楼出身的女子,现在还成了他弟弟的妾室,他们能有什么交集。

“出去,以后不要再擅自行动。”上次她帮助钱四点迷香已经坏了他的事,女人难道都如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么。不,那个人,她就不会。

想到苏槿,夏启正的脸色温柔了些许,同时也觉得身体有些燥热了。

“大少爷。”蝶舞呜咽了一声,从背后紧紧环住他“求求你,让蝶舞有个念想吧。”

“你疯了>>>☆★其他书友正在看★☆!”夏启正想甩开她,却突然觉得身上有些乏力,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屋里有一股若有似乎的香甜气息。

“你,居然敢给我下药!”夏启正正想转身打开蝶舞,女人的唇就贴了上来,夏启正身子僵硬了。

他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些事情不了解,他知道此刻自己的反应意味着什么,他呼吸有些浓重了,不过他仍旧保持着清醒,把蝶舞推开了一些,声音低哑“滚出去。”

蝶舞拼命摇头,她知道如果错过了这次,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夏启正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愈加的灼热了,面前女子特有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他拼命的压制着自己,不再理会蝶舞,自己一步步朝房门口走去。

“大少爷。”蝶舞拖住夏启正不放,她是真的不顾一切了,她爱他爱了那么久,他不喜她也就罢了,还把她亲手推到别人的怀里,她不能释怀。

夏启正张了张口,想喊绀青进来,蝶舞的唇却又再次贴了上来。这一次,夏启正再也保持不了清明了,他的眼里只有面前温软的身子,他狠狠的抱紧蝶舞,回吻着她,两个人的唇舌交缠在一起。

红盈悄悄探头,看到绀青守在房门外,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茶盏,想了想,计上心来。

“老王妃让我去问话?”绀青有些狐疑的看着红盈。

“大少爷不是提前回来了,老王妃有些不放心,刚才派了绿意姐姐过来,我就帮绿意姐姐传个话。”红盈一脸的忧色“大少爷没事吧。”

“少爷自然没事。”绀青有些不放心的瞥了一眼禁闭的房门,大少爷进去那么久了也没见蝶舞出来,甚至没有点灯,他刚才似乎听到了些什么,不过他觉得肯定是自己产生了幻听。

红盈见绀青露出犹豫的神色,忍不住催促“老王妃那边还等着呢。”

老王妃的命令绀青自然不敢不听,可是放任少爷和蝶舞单独在房间里,如果被人看见……

绀青凝了凝心神“少爷在屋里休息,吩咐不要去打扰他。”

红盈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惊喜,大少爷独自在房里,又有那种药,自己可不是有最好的机会了。

看到绀青疾步离开,红盈唇角划过一丝笑意,就让秋兰秋竹那两个蠢货看看自己是怎么成为大少爷的妾室的吧。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大少爷。”

屋里漆黑一片,但是红盈还是能隐隐看到**的人影,她将茶盏放在桌上,缓步朝床走去,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嗯——”

一声娇喘传出,红盈愣了愣,这是女人的声音。

男人粗重的喘息也随之传来,红盈要是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就白在这王府活了那么些年了。

到底是哪个小蹄子,哪个小蹄子敢在她之前,红盈攥紧了拳头,努力控制好自己的身形,静静的退出了房间。

帷幔后的两个人全然没有发现刚才有人进来过,只能说红盈的那种chun/药药效太过强劲,一向警惕的夏启正已经完全**在yin/欲之中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雪白的su/胸,修长的大腿,夏启正已经不能自拔了,面前的人似乎也不再是那个一脸媚笑的蝶舞。

他伸手抚上了面前女人的脸“小槿……”

这一声里有多少无奈和多少深情,只有他自己能明白。

蝶舞的身躯僵硬了一下,虽然她也被药物所影响,可毕竟没有夏启正那么严重,这种药物本身就是针对男子的。可是现在,她宁可自己也意识不清,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锥心的了。

夏启正见他的“小槿”没有反应,忍不住低头含住了那两粒红樱桃,带点惩罚性的轻轻舔咬了下,身下的女人果然娇媚的shen/吟了下,扭动身躯来迎合他更进一步的侵略。

房间里的靡靡一直未曾消散,两人不知道的是,老王妃已经带人朝这边赶了过来。

“这么严重。”老王妃眉头紧锁,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跟着的绀青,这个小厮还敢帮着启正隐瞒病情,要是启正真有个三长两短,看她不要了他的命。

绀青只能低着头,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红盈怎么会来告诉老王妃少爷的病更加严重了呢。

红盈一脸焦色的跟在老王妃身边,不过苏槿还是能看出她脸色那按捺不住的兴奋,苏槿垂下头,她没有想到蝶舞那么快就行动了,而且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果然夏启正的院子不太平啊。

“启正——”老王妃毫不犹豫的推开房门,绿意紧跟在后的把灯点燃。

“啊——”

接二连三的女人的尖叫声划破夜空,注定又是一个无眠夜了。

“啪——”夏启正的脸上清晰的印下了五个手指印,他微微侧过头去,眼里闪过一丝痛苦。

打了他的老王妃气的也没站稳,向后仰去,这是短时间内老王妃第二次晕倒了,而且都是因为夏启正。

……

夏王府最近的气氛都有些不正常。很多下人虽然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通过一些流言知道是因为大少爷犯了错,把老王妃气病了。

“这个孽子。”夏王爷气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就知道他是个不祥的孽子。”他早就应该在萧氏亡故的时候掐死这个孩子。

卢氏擦了擦眼角“王爷,平日里启正做些荒唐事也就罢了,可是他怎么能够把手伸到弟弟的院子中去呢。”

“让他滚,滚出夏王府,明天我就上折子!”夏王爷闭了闭眼,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孽子。

卢氏面上惊恐“王爷,这可使不得,启正是王府未来的继承人啊。”

“难道我就他一个儿子不成!”夏王爷见卢氏还要开口,摆摆手“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卢氏咬咬唇,有些哀伤的低下头。只是,嘴角却是忍不住的上扬了,这一日,终于到来了么。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暖眸落温梨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