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0章 隐患

第七十章 隐患

丫鬟成长记老王妃闭着眼半躺在上,没有理会跪着的父两人。

这是她上辈做的孽么,当父亲的不疼儿,当儿的和自己弟弟的妾室有染,这些事为什么偏偏要发生在夏王府呢。

绿意推门进来,附在老王妃耳边说了些什么,老王妃终于抬眼凉凉的开口道“那个女已经不会再出现在人面前了,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吧。启正,你下去吧。”

夏启正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了“那孙儿不打扰祖母休息了。”

蝶舞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他不是再清楚不过了么,夏启正自嘲的笑笑,这种腌臜事最好的处理方法不过是把这种不重要的妾侍秘密处死而已。

看到夏启正离开房间后,夏王爷终于抬起头“母亲,我之前说的事……”

“够了。”老王妃把手上的佛珠拍到了桌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剥夺了启正继承王位的资格你对得起你故去的王妃么,还是你眼里现在只有那个女人了。”

夏王爷被老王妃训的有些讪讪,不过还是辩解道“我从来未曾忘记过她,可她不就是因为……”

“那孩拼了命都要为你生下启正,你却这么对她的儿,你觉得她真的希望你这么做么。”老王妃冷哼了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在府里是怎么对待启正的,况且,不过是个妾侍,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么。”

萧氏,夏王爷心里痛了一下。如果她唯一的儿不能成为王爷,她会责怪自己么。

不,不会的。她那样大明理,她一定明白自己的苦衷,不是不让启正继承他的王位,只是启正这孩,确实不事宜。

“谁没有年少轻狂时,你年轻时候做的荒唐事还少么。”老王妃把夏王爷的表尽收眼底“真不知道你这王爷是怎么当的,真是愈发糊涂了。启正是嫡长,名正言顺的王位继承人,你如果为这点小事上折,指不定皇上会觉得你如何荒谬呢。”

当今的皇上对嫡长这种事看的十分重,因为当时皇上继承皇位的时候就曾有大臣提出应该由另一个更得先皇喜,也更被朝臣看好的皇继承皇位,现在的皇上能当上皇帝,和他是后所生的嫡长有很大关系,所以当今皇帝最痛恨乱了份这种事。

被老王妃一说,夏王爷才惊觉自家这点事也许会触怒皇上,他稍加思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是儿冲动了。”

老王妃叹了一口气,重新拿起佛珠开始转动“明白就好了,你这个当父亲的,对女不能偏颇啊。”

夏王爷点头称是,示意李嬷嬷伺候好老王妃便离开了,最近皇帝对夏王府一直盯着呢,他还是谨慎些好。

李嬷嬷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叠宣纸“这是苏槿那丫头抄的佛经,说是帮王府祈福。”

老王妃接过佛经“那丫头是个有心的,这王府如今事接二连的,是该好好向佛祖祷告。”

李嬷嬷没有说话,那佛经她看过,虽然她不懂书法,但也觉得那字是好的,应该是下了功夫认真写的,也不知道那丫头除了要做好丫鬟以外还要腾出多少时间来抄写。

“抄写佛经?”夏启盈瞪了一眼碧荷“这种小事你做不就好了。”

张嬷嬷眼里闪过一丝警觉,不过她没有开口,自从那次下毒的事失败以后她就很少说话了,说了xiaojie也不再像原来那样听她的了。

“xiaojie,我的字哪里能和xiaojie相比呢。”碧荷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她是真的不想再跟着这没头脑的xiaojie了,老王妃看的是诚意,xiaojie连这点事都看不破,自己还是尽早求二少爷把她收房吧。

夏启盈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要绣荷包,不多练练女红,到时候欧阳哥哥生辰就没法送了。你去抄写佛经就可以了,到时候我和祖母说是我写的就行了。”

早干嘛去了,可是碧荷也只敢在心里诽腹,面上她还是只能挂着讨好的笑容点头称是。

“娘,你帮我看看这个该怎么绣。”夏启盈懒得理碧荷,扭头询问张嬷嬷。

碧荷搅了搅手中的帕,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主,难怪欧阳公会嫌弃了。

……

苏槿伸了伸胳膊,ri赶夜赶的总算抄完了佛经,现在又要练习做女红,这古人果然不好当。

“苏姑娘,大少爷院的工匠说有些事要问你。”蜜柚轻轻敲了敲苏槿的房门。

因为蝶舞离开,蜜柚成为了夏启晨的丫鬟。虽说是二等丫鬟,但因为夏启晨边一直不曾有丫鬟,所以和大丫鬟也差不多了。

苏槿打开门看了看天se“这么晚他们还没走么。”这已经是晚膳过后了,一般那些工匠早就应该走了。

“嗯——”蜜柚点头“王妃说大少爷一直住在老王妃的院始终不妥,老王妃的病反反复复的总是不能完全好,夏ri又快到了,所以让他们尽快将院休憩好。”

听到是卢氏的主意苏槿也不觉有疑,本来卢氏就不愿夏启正和老王妃关系亲近,现在出了这种事,她更有借口让夏启正早ri搬出老王妃的院了。

看到后跟着的苏槿,蜜柚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姨娘那样好的人,怎么去看了一趟戏就再也没出现了呢。虽然对外说的是蝶舞暴毙亡,可是一直伺候在姨娘边的她岂会不知道,姨娘根本就没有什么病症。

她一直记得,姨娘去看戏之前对她叮嘱过,若她出了什么事,让她务必想办法把苏槿供出来,当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为姨娘只是担忧苏槿陷害她,可姨娘这一去不返,原来是抱了必死的决心么。

她跟着夏启晨已经几个月了,一开始夏启晨边的两个小厮还对她般试探防备,她一直小心应对,这么久了,他们的戒心应该也消除了不少吧。

她知道那个墨竹和苏槿交好,为了等今天这个机会她可是一直耐着xing呢。

“苏姑娘,二少爷那边还有些事,我先过去了。”

苏槿点点头,自己朝夏启正的院走去。

见到苏槿毫无戒心的样,蜜柚克制住自己的兴奋,疾步朝老王妃的院走去。

“她去了么。”红盈看到蜜柚,焦急的询问。

蜜柚其实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红盈,不过这不妨碍自己和她合作。

看到蜜柚点头,红盈终于舒心的笑了,这是几个月来她第一次露出笑容。上次因为她撞破了大少爷的“好事”,因为卢氏的原因,她虽没像蝶舞那样被秘密解决,可也不好过。

王府的下人最是会见风使舵,同为一起被送给夏启正的婢女,她的待遇可是变的最差了,连那两个木头一样的秋兰和秋竹待遇都比她强。

苏槿和紫绡这两个人,仗着自己曾是老王妃边的人,天天跟在大少爷边献媚,真是可恨。

不过,苏槿马上就没有这个机会了。红盈看了看自己新染的指甲,鲜艳的红se。不知道那个人的血有没有这个红呢。

i954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