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1章 危机

第七十一章 危机

丫鬟成长记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苏槿一个人走向夏启正的院,一上居然没看到什么人,就算夏启正的院本就有些偏僻也不该一个王府下人都看不到。

夏启正的院里并没有什么工匠,里面漆黑一片,苏槿提高警惕的望了望,准备转离开。

“苏槿……”一声柔弱的女声从院里传来。

“之……之桃?”苏槿有些不确定,听声音有些像之桃,可是这么晚了之桃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院里那个女声也没有再次出声,四下一片寂静。

苏槿皱了皱眉,她又没有带灯笼过来,那个碧荷说的工匠也不见踪影,如果贸然闯进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毕竟现在的屋都在修葺,如果突然从天而降什么可是说不准的。

正在苏槿犹豫之际,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和脚步声,她还来不及回头就被一个黑影一个手刀劈晕了。

黑影蹲下仔细查看了下,确认苏槿是否真的晕厥了。然后他张望了下周围,将苏槿朝夏启正的院拖过去。

苏槿被拖到修葺了一半的正房里,这里还能隐约看出那天被烧过的痕迹。

黑影把苏槿随手抱起来扔到榻上,嘿嘿笑了两声“幸好这还没被烧到。”随即又想起什么,朝一个角落说“你出来吧。”

一个女小心翼翼的从角落里走过来“你要对她做什么。”

“做什么?”男人的声音有些粗重“尽管这丫头小了点,不过不妨碍。”

如果此刻苏槿醒着,她就会发现,这两个人她都认识,只是绝对想不到。

“你……你不能那么对她。”之桃咬了咬嘴唇,看着昏迷不醒的苏槿,她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这样打算的。

“小丫头,这没你什么事。”钱四看也不看之桃,目光yin/邪的看着闭着眼的苏槿,啧啧,上次倒没注意,这丫头长得还是真不错,略显青涩,不过那样才有味道呢。

之桃鼓足勇气,拉住钱四的袖“你们只说不让她待在大少爷的边,没有说要……”

钱四不耐烦的挥开之桃的手“你走不走,不走是打算留下来一起伺候我嘛。”说完他把目光转向之桃,虽然样貌一般,不过胜在年轻,他了嘴唇。

之桃被钱四的话吓了一跳,她垂下手,想起前几天红盈来找自己。

“你就是之桃?”红盈嫌弃的看着面前瘦小的女孩,看样就不是个机灵的,难怪苏槿都成了大少爷的大丫鬟了,而她还是个粗使丫鬟。

之桃有些嗫喏的站起来,她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谁,不过看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丫鬟。

“听说你和苏槿关系不错,想让你帮点忙。”红盈慢悠悠的从上拿出一个荷包扔到之桃上。

之桃手忙脚乱的接住荷包,刚拿到手她就知道,这里面有不少银钱,可能是她好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月钱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红盈看之桃那表就知道她平ri肯定是穷惯了的,用施舍的语气道“你只要配合我将她引到大少爷的院就行了。”

“你……你要干嘛。”之桃把荷包递还给红盈“我……我不能害苏槿。”

红盈露出一丝鄙夷,没有接荷包“不要给我演什么姐妹深的戏码了,你外面不是还有个病重的老娘等着钱治病么。”

之桃眼睛不由瞪大了,她一直对别人说自己是孤儿,是被xiaojie偶然捡回来的……

红盈看到吃惊的之桃,眼里的嘲弄之se更浓了“你不会以为自己那些说辞真的有人相信吧。王妃怎么可能让份不明的人当xiaojie的丫鬟呢,哪怕是粗使丫鬟。也就那个苏槿,也不知道二少爷是怎么做到的,王妃查不到她的世罢了。”

看到之桃还在犹豫,红盈开口威胁“你要是不愿意,你隐瞒份进了王府,这件事抖露出去,你觉得会怎么样。”

“可……可王妃不是知道……”之桃还在挣扎。

“王妃知道又怎样,让xiaojie知道她被一个下人愚弄了……”红盈眼里闪过恶毒“你会不会被送到那种地方呢。”

之桃拿着荷包的手无力的垂下了,她当时就想要口饭吃,被xiaojie带回王府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简直幸运了,她不敢说家中还有病重的母亲,她怕xiaojie觉得麻烦,毕竟只有孤儿才没什么牵绊。

她一直偷偷把月钱攒一些送到母亲那里,为了不让人发觉,她一直隐瞒的很好,就连上次苏槿出府,她为了让别人不起疑,甚至忍痛让苏槿帮忙带了些不重要的东西。

“你到底要对她怎么样。”之桃抬起头看着红盈,苏槿待她很好,她不能让她陷入危险。

“不过是警告她而已,”看到之桃有些动摇,红盈笑着拍拍之桃的肩“让她离大少爷远些。你知道的,她是老王妃那边给大少爷的丫鬟,我们在她面前始终要低一等,我就是看不惯她趾高气昂的样。”

趾高气昂么,苏苏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之桃又有些犹豫,之前苏槿为了红杏出头,在大厨房让两个婆自己掌嘴的事她是听说了的,难道苏苏真的变了么。

“不过是点警告,不要担心啦。”红盈朝之桃眨眨眼。

“好……好吧。”之桃捏紧了手中的荷包“你一定不能伤害她。”

红盈展露出笑颜,拉着之桃的手“我的傻妹妹,你在想什么呢,我一个女能怎么伤害她。”

……

“你还不走?”钱四扭过头盯着之桃,忽然脸上露出狰狞的神se“你最好不要想着去揭发,这件事你也有参与的。”

之桃咬咬牙,朝门口走去,但是她刚迈出一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苏槿。往ri的回忆不停的鞭笞着她的良心。

钱四才没有兴趣理会之桃的想法,上躺着的小人可比之桃要人多了。

闭着眼的苏槿完全没有意识,她不知道那双肮脏的手离她已经只有一尺之距。

钱四咽了口唾沫,他不是第一次和王府的丫鬟厮混,但是这次却让他最激动,就是这个人让他和父亲被赶出王府,还有什么比让她在自己下哭泣求饶更好的惩罚么。

“不——”之桃眼泪出来了,她记得,她全都记得。

她不能让苏苏被这个畜生给……

之桃——随手捡起一根工匠留下的木棍就朝钱四的脑袋打去。

“啊——”钱四吃痛的回头,之桃力气不大加上紧张害怕,那一下并没能直接把钱四打晕。

看到钱四凶神恶煞的回头,之桃吓得扔了手中的木棍“你……你……”

“我看你是想和这个女人一起当老的玩物吧。”钱四一把将之桃扯过来,手一甩之桃就被甩到了边。

之桃的手撞倒了苏槿的脸。

“哎呦——”昏迷中的苏槿感到自己的脸被重重撞击了一下,她痛得喊出了声,妈的,哪个不长眼的敢打脸,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么。

i954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