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2章 昏迷(一)

第七十二章 昏迷(一)

苏槿感觉自己的头还有些昏沉,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视力。

之桃和钱四的争斗还在继续,他们没有听到刚才苏槿那声略显沉闷的呼声。

这……这什么情况。苏槿惊了一下,为什么之桃会和钱四扭打在一起,想起之前听到的声音,背后突然袭来的手刀,苏槿脑子里快速闪过什么。

她现在身体还有些软软的使不上力气,那个手刀真的劈的她现在都有些晕晕的。

之桃毕竟是年岁不大,女人的力气也没办法和男人抗衡,钱四终于把她压到床边,一脸yin/笑的凑上去“我这就圆了你的愿望。”

之桃是半压着苏槿的小腿的,再加一个钱四的重量,苏槿的小腿完全不能动弹,她环顾了下四周,身边又没有什么可以拿的。

眼看钱四那张嘴就要贴到之桃的脸上了,苏槿只好无奈的开口“喂——”

钱四转过头,看到苏槿醒了,嘿嘿一笑“醒了?醒了才能更好的陪爷享乐啊。”

之桃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抽泣着“苏苏,对不起,我……”

“一会再说你的事情,”苏槿眼里闪过一丝厉色“现在是怎么解决这个男人。”

“想解决我?”钱四不屑的笑了“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任凭你们喊破喉咙也没用。”

破喉咙,苏槿想到了现代的那个笑话,不过她现在可笑不出来,钱四敢出现在这肯定是有把握的,自己是中了蜜柚的计了,那唯一的变数,也许就只有之桃了。

钱四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之桃,也不理会苏槿了,伸手抚上了之桃快吓傻的脸“别怕,爷会好好疼你的>>>☆★其他书友正在看★☆。”

苏槿被压的腿不能动,身子又软使不上力气,略加思索,她从头上取下一根银簪,一只手撑在**,另一只手用尽全力把发簪朝钱四刺去。

发簪虽然没有刺入钱四的身体,但是也足够让他吃痛放开之桃了。

“你这个贱人。”钱四向苏槿扑过来,他揪起苏槿的衣领,两个巴掌打过去,本来白皙的小脸瞬间肿了起来。

“租……条……”苏槿口齿不清的喊着“亏……瞟……”

看到凶恶的钱四朝苏苏扑去,之桃呆愣了下,被苏槿一喊她立刻回过神来,随意的拢了下凌乱的衣服就朝外跑去,她要找人救苏苏。

“你个贱人……”钱四看到之桃朝外跑去立刻拔腿就追,奈何苏槿紧紧抱住他的腿,他不得不停下了狠狠的踢了几脚苏槿。

苏槿头晕眼花的被钱四拖着走了一截,她眯着眼,看到之桃似乎已经跑出院子了才松了口气。

钱四看不到之桃的踪影气的一把把苏槿拽起来扔向床榻,可是准头似乎差了点,苏槿的头磕到了床柱,再次晕了过去。

……

“苏凉,苏凉。”

是谁,是谁在喊我。苏槿拼命的想睁开眼睛,但是她觉得眼皮好重。

“苏凉,我是苏槿。”

苏凉?苏槿?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苏槿头疼欲裂的喊了出来。

“郎中,郎中,她怎么了。”红杏焦急的喊着郎中。

郎中快步走到仍旧昏迷的苏槿面前,帮她诊了诊脉,疑惑的开口“脉象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还不醒来。”

“你这个……”庸医这两个字红杏说不出口,她不过是个丫鬟,求了李嬷嬷好久,她才帮着自己在老王妃面前说了几句话,让她能够守在苏槿身边。

那夜的事情王府都传遍了,尽管版本五花八门,不过钱四和之桃勾结要害苏槿是证据确凿的了。

因为钱四已经不属于夏王府了,所以直接被扭送到官府去了。不过,钱四在被扭送官府前还被……

红杏咬了咬唇,看着闭着眼躺在**的苏槿,她可知道,二少爷待她的心。

那晚之桃跑出夏启正的院子以后跌跌撞撞的冲向夏启晨的院子,被墨玉拦住,她不停哭诉,最后跪在地上,语无伦次的只有一句话“求求二少爷救救苏槿。”

“苏槿?”墨玉嗤笑一声“姑娘可是跑错院子了,苏槿可是大少爷的婢女。”

见墨玉根本不理会自己,之桃咬咬牙大声喊起来“二少爷,二少爷。”

墨玉来不及阻拦,夏启晨终于听到了院子中的声音,他推门出来就看到那个曾经和苏槿一起当粗使丫鬟的那个女子在不顾一切的喊自己>>>☆★其他书友正在看★☆。

“到底怎么了。”他瞟了一眼墨玉,一般可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

“二少爷……”之桃哭的抽抽噎噎的“快去救救苏槿。”

“苏槿,她怎么了。”夏启晨的声音里有一种他自己都没发觉的紧张,看到只知道哭泣的之桃,他忍不住扯住她“她到底怎么了。”

“她……她在大少爷的院子……”之桃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男人已经大步朝夏启正的院子走去,墨竹和墨玉紧随其后,不过墨竹冷冷的看了一眼墨玉。

“小槿。”夏启晨迈入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槿额头上全是血的躺在地上。

“去查,到底是谁。”夏启晨合了合眼“墨竹去吧。”

墨竹强按下心中的心痛,转身走了出去,夏启晨也不看墨玉,直接抱着苏槿准备离开。

“少爷,你不能这样带苏姑娘走,她现在是……”墨玉拦在夏启晨面前,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启晨一脚踢开了“滚。”

墨竹很快就查回来了,他还把那个人带到了夏启晨面前。

“钱四?”夏启晨冷冷的盯着面前跪着的哆哆嗦嗦的男人,苏槿现在躺在他的**扔昏迷着,就是这个男人害的。

“二……二少爷……”钱四看到苏槿撞在床柱上血流不止,以为闹出了人命,他吓得赶紧逃离了院子,可是夏王府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没有那个贵人帮忙,他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的。

躲在花园暖房的钱四很快就被墨竹带回来了,因为之桃的对峙,他根本说不出什么谎话。

“啊——”

痛苦的尖叫再次在夏王府响起。

钱四捂着自己的下体,墨竹面无表情的扔下刀子,一言不发的走出柴房。

……

“他……他派人把钱四给……”卢氏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苏槿不是已经是夏启正的丫鬟了么,启晨那么护着她做什么,王府的风言风语还少么。

“那个贱丫头醒没有。”卢氏皱眉“不会还在启晨那里吧。”想到启晨居然把那个贱婢抱进自己的正房,还喊了郎中,她就气的浑身哆嗦。

“没有,因为老王妃不允许。苏槿现在已经回她自己的房中了。”卢氏身边的婆子低声回答。

“那个老东西总算做对了件事。”卢氏面色稍缓“那个贱婢醒了没有。”

“还没有,听说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十分焦急。”

“夏启正自己的丫鬟着急也就罢了,启晨这孩子跟着凑什么热闹。”卢氏愤愤的诅咒“那个祸害死了才好。”

“会死么……”红杏喃喃的看着苏槿,这已经是第五天了,汤药什么都喂不进去,苏槿的脸色日益苍白。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暖眸落温梨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