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3章 昏迷(二)

第七十三章 昏迷(二)

米粒把夏王府的角门敲的震天响,守门的小厮不耐烦的开门“走开,走开,这里也是你能随便撒泼的地方么。”

“我要见苏槿。”米粒涨红了脸,主子说那张图有些问题不明白要问苏槿,可是又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来见她,他偷偷跑到夏王府来,就是想帮主子解决点烦恼,只是他忘记了,没有欧阳洵的拜帖,他连夏王府的角门都进不去。

“苏槿?”小厮嗤笑一声“谁是苏槿,赶紧走,你当夏王府是什么地方。”

米粒叹了口气,橙影他们对主子来说都是有用的人,只有自己才是那个混吃骗喝的人吧。

“米粒?”米粒听到身后有人唤自己,转过头,是上次那个和苏槿一起来过破庙的女子,好像是叫红杏的那个>>>☆★其他书友正在看★☆。

红杏拿着夏启晨的对牌交给看门的小厮,她今天出府帮苏槿抓些药,没想到居然碰到了米粒。

“你是来找苏槿的么。”

米粒忙不迭的点头,一脸惊喜“你能带我见见她么,我有些事想问她。”

红杏苦笑着摇摇头“我哪有那本事,况且,”她的声音有些低落“就算见了她也没法回答你。”

“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怎么知道她没法回答我。”米粒皱眉,这个红杏不帮忙就算了,怎么能这样说呢。

“苏槿……”红杏看着米粒那张有些气愤的脸,还是说了出来“她已经昏迷好几天了。”

米粒怔住了。

……

“主子,你在这琢磨不透这张图,干脆直接问那个丫头好啦。”橙影擦了擦汗水,工匠的活真不是一般的艰辛。

欧阳洵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图纸,见她啊,他不是不想见,只是最近忙于修葺这个寺庙,她又是夏王府的丫鬟,怎么才能有个好的借口呢。

“主……主子……”米粒上气不接下气的边跑边喊。

“这小子,又不知道想什么歪点子去了。”橙影笑着打趣,这几天米粒的低落他都看在心里,主子为这无梁殿的图纸发愁,也不知道这傻小子是不是自己跑去夏王府了,如果是那样,准吃个闭门羹。

“主子……”米粒的声音里带了点哭腔“救救苏槿吧。”

橙影本来还打算调侃两句米粒,结果听到后面的话他也脸色一变,他看向欧阳洵,出乎意料的欧阳洵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他的拿着图纸的手攥紧了些。

“怎么回事。”橙影惊讶的看着青影,居然不是主子先问。

米粒还算沉稳,虽然着急但好歹把从红杏那听到的消息完整的复述出来了。

青影的脸色很不好看,苏槿去了老王妃身边非但没有得到庇佑反而更加险象环生,阴差阳错的居然还成了夏启正的丫鬟。他抬眼看着欧阳洵“主子,要不然请苍先生看看吧。”

欧阳洵闭了闭眼,声音有些低沉“她不过是王府的丫鬟,我怎么去看她。”

“难道……难道就让她……”青影有些说不下去,一个丫鬟而已,对于王府来说死个下人不是什么大事,夏王府自然不会在她身上费什么心思,可是难道对于主子,她也只是个丫鬟么。

“让芊芊去吧。”橙影思量了一下“她的医术也不错,好歹她是个女眷,进入夏王府也方便些。”

“女眷?”青影冷笑“她可是翠仙楼的头牌,夏王府会让她进去不成。”

“头牌怎么了,”橙影不服气的反驳“她上次不就出现在了夏启正那里……”

不等青影驳斥,欧阳洵伸手揉了揉眉心“够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主子……”米粒可怜巴巴的看着欧阳洵离开的背影,难道苏槿就要这样香消玉损么。

卢氏站在夏启晨的面前,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这个儿子,他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偏偏钟情于一个丫鬟呢。

“不要妄想了。”卢氏怒气冲冲的道“一个丫鬟请太医,你是想让你父亲成为京城的笑柄。”

“母亲,她的情况很不好,如果再没有办法救治的话……”夏启晨说不下去,他不愿意说出那种话,感觉像在诅咒她。

卢氏端起茶盏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不过是个丫鬟,让她将养着不算,还有专门人伺候,这待遇都快比的上小姐了,你还想怎样。”

夏启晨低头,他知道母亲不喜欢苏槿,自己想请太医的想法确实很难实现,可是他是真的想不出办法了。

卢氏这里是肯定行不通了,他扭头大步的离开,惹得卢氏在屋里又摔烂了不少瓷器。

“夏启晨,她是我的丫鬟,你这么着急是为什么,难不成,她真的委身于你了么。”夏启正正在作画,因为夏启正的到来,一滴墨水滴在了画的中央,整幅画就那么毁了。

“夏启正。”夏启晨第一次和夏启正有撕破脸的感觉“她是你的丫鬟你都这么漠不关心,当初又为什么要从祖母那把她要过来。”

“我增添个个把丫鬟算什么事情么。再说,不过是个丫鬟,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夏启正的眼里写满了冷漠,不再是那个温柔的病弱少年的模样。

夏启晨第一次觉得他看不透自己的这个大哥,他以为夏启正不仅仅是因为苏槿被认为成是他的人而接近苏槿,他以为夏启正对苏槿真的会有不同的感觉,果然还是他太天真了吧。

他知道夏启正一直在筹谋着和赵府联姻的事情,赵将军早年丧妻,就只有赵静馨一个独生嫡女,夏启正最近的动作都是有关赵府的,他能猜到夏启正的目的,可是,娶妻也不用将苏槿致死啊。

那钱四是谁,钱有才的儿子,钱有才又是夏启正的人……

“绀青,送二少爷出去。”夏启正换了一张纸,开始磨墨。

等到夏启晨怀着愤怒和不解的情绪走出房门以后,夏启正握着笔的手一下松了,纸上全是的墨迹立刻散开,成了一团黑。

“苏槿她……”夏启正有些失神“真的会死么。”

夜晚降临,一个男人的身影悄无声息的靠近老王妃的院子。

男人站在房顶四下张望了下,最终确定了方向,朝一处偏房落下去。

透过窗口可以看到,红杏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躺着的那小小的身影一下揪痛了男人的心。

他小心的走进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个手刀劈晕了红杏,低声说了句“对不住了。”

看着那毫无血色的脸庞,男人的手有些颤抖,他弯下身,把苏槿连被子一起抱着,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他抱着苏槿消失在了夜幕中。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暖眸落温梨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