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4章 是谁

第七十四章 是谁

苏槿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她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苏凉还是苏槿,那些属于苏槿的记忆充斥着她的脑海,她好像生来就是苏槿。那苏凉呢,苏凉又是谁,那些来自现代的记忆又是什么。

那些熟悉的面孔不断在脑海里浮现,可是好像又从未认识过。

“苏凉,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是谁,那个一直萦绕在她耳边的声音是谁。

“是谁……是谁……”苏槿呓语出声,显得十分不安。

一个白衣老者‘摸’着她的脉搏,脸上‘露’出些许困‘惑’“这个姑娘的脉象并无不妥,只是为何醒不过来呢。”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苍先生,米粒就要破口大骂了,什么叫脉象正常,正常的人会这样一直昏‘迷’着么。

橙影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院子中间的欧阳洵,主子居然亲自去夏王府把这丫鬟给抱出来,就算主子功夫不错,可是万一被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

“主子,老朽……”苍先生也是面如菜‘色’,他一向自诩医术高超,只是面对这个病人,他却束手无策了,甚至连‘药’房都开不出来。

“苍先生不必自责。”欧阳洵看着房间里的小人“也许命该如此吧。”

之前将苏槿匆匆抱来的人好像不是他,欧阳洵此刻的样子,淡定的好像是个陌生人。

“苏槿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什么命该如此。”米粒眼里已经噙着泪‘花’,可是他一直记得苏姨告诉过他的话,男子汉大丈夫,不可轻易落泪。

“好了,你不要拦着苍先生了,让苍先生休息吧。”橙影拉了拉米粒,尽管他也同情这个小丫鬟,可是连苍先生都没有办法,他们能怎么样呢。

米粒不甘心的想上前,只是他哪里是橙影的对手,橙影拉着米粒的手微微一用力,米粒根本就走不动。

看到这样的米粒,苍先生叹了口气主动走过来“小兄弟,不是我不救,是真的无能为力啊。”

米粒摇头“您可以给她开开‘药’,总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橙影,带米粒下去。”欧阳洵看着周围的人“你们都下去。”

青影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房屋,还是跟着众人退下了,米粒的呼喊声一直到很远才听不到。

欧阳洵走到‘床’边,低头看着苏槿,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在自己心里有些与众不同呢,他也分不出来了。

“是谁……是谁……”欧阳洵贴近了苏槿的嘴‘唇’,她反反复复就只念叨这一句话。

“苏槿,苏槿。”欧阳洵的‘唇’靠近了苏槿的耳畔,他不知道她要问的到底是什么,只能回答“我是欧阳洵。”

欧阳洵?苏槿似乎听到耳边有男人的声音,有人在唤她苏槿,是欧阳洵么。

替自己挡了木棍的欧阳洵,把自己从夏启正怀里扯出来的欧阳洵,让人教自己武功的欧阳洵。

“苏凉,不,苏槿,我能给你的全都给你了。”

遥远的‘女’声响起,苏槿正待开口询问,忽然觉得有谁推了自己一把,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突然从黑暗醒来,苏槿有些不适应,脑海中多出了太多东西,她是苏凉,也是苏槿,那些属于苏槿的记忆,全部出现了。

那个把自己唤醒的少年此刻正握着她的手趴在‘床’边,苏槿心里闪过一丝柔软,她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有些黑暗,也不知道是傍晚还是凌晨了。

感觉到手里的小手似乎在微动,欧阳洵立刻清醒过来,没想到居然和苏槿来了个对视,他立刻有些慌张的放开自己的手“你……你……你……你醒了?”说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平日里那些feng/流哪里去了,怎么这会开始舌头打结呢。

“嗯——谢谢你,欧阳洵。”苏槿眨了眨眼“我饿了。”

“哦。哦。”欧阳洵忙不迭的点头,冲房外喊“橙影,橙影。”

见没有人应答,欧阳洵才想起自己把他们都赶走了,他马上起身出去,结果脚还绊了自己一下,有些踉跄狼狈的冲出房间。

苏槿噗嗤笑出了声,不过因为她昏‘迷’太久,身子也太虚弱,这声笑没有传进欧阳洵的耳朵里,否则他可能会更加不知所措。

苏槿盯着屋顶,没想到这个欧阳洵这么纯情呢,只不过是握着手而已嘛。

她当然不知道,欧阳洵在唤完她的名字后,看着她那种惨白的小脸心里那种痛楚,然后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好饿……苏槿盯着屋顶,忽然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

她不是应该在夏王府么,欧阳洵又是怎么出现的,她现在明显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那这里又是哪里。

欧阳洵很快端着一碟糕点回来了“先吃点,我让厨房在准备别的。”

“欧……欧阳洵……这是哪里。”苏槿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城外的庙宇,就是还没建成的无梁殿。”欧阳洵理所当然的回答“我要找人帮你看病,自然只有将你偷出来了。”

不理会苏槿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欧阳洵小心的把她扶起来“你昏‘迷’太久不能喝茶,我给你倒了杯白水。”

他才不会告诉她,他把其他人都拦在外面了呢。

苏槿也没什么气力去质问他,反正都被“偷”出来了,还能怎么样呢。

“丫头,要不然……”欧阳洵抿抿‘唇’“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苏槿沉默了,如果是之前,能让她离开夏王府她一定求之不得,可是现在,她不是苏凉,她是苏槿,她还不能走。

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深入骨髓,她甚至分不清自己在现代是不是只是一场梦,她是不是一直都是苏槿,现代的生活才是错‘乱’穿越的记忆。

“欧阳洵,我必须回到夏王府。”她沉思了下“况且我也不想偷偷‘摸’‘摸’的生活。”

夏王府少个婢‘女’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这个婢‘女’是自己逃跑或者其他什么的,那就是再打夏王府的脸了。

“是我冲动了。”欧阳洵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苏……苏姑娘……”橙影顶着欧阳洵‘阴’沉的目光走了进来“那个无梁殿的图纸有些地方不明白,你能解释下么。”

苏槿好笑的看着橙影“嗯”说完调侃了一句“原来‘偷’我出来是为了这个呀。”

“当然不是,”橙影刚想说什么,就被自己主子的目光盯得改了口“当然……当然不只是……还为了……”橙影眼睛四下转了转,他怎么知道为了什么。

“还为了上次那首曲子。”青影走进来接口“就是你原来练武的时候唱过的那个。”

“小槿,绿豆糕好了。”米粒兴奋的蹦跶进来。

欧阳洵感觉自己的眼睛跳了跳,不是不准他们过来么,怎么全部出现了。

苏槿长长的嗯了一声,笑眯眯的接过糕点和图纸,这份关心,让她觉得很温暖。

是谁也许不那么重要,苏凉,苏槿,有什么关系,她还是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