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6章 取名

第七十六章 取名

夏启盈不耐烦的抬头,夏王府的庶出xiǎojié里面,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夏茗,一副柔弱的样子好像整天被人欺负一样。

看到夏启盈不脸sè不愉,夏茗也不生气,她示意自己的丫鬟把点心盒拿过来“我知道你素来喜欢吃芙蓉糕,这是我亲手做的,六妹妹尝尝吧。”

夏启盈本不愿接,但是那芙蓉糕的香味却飘进了她的鼻尖,她忍不住点点头“谢谢你了,坐吧。”

碧荷上茶的时候瞥了一眼自己的xiǎojié,都那么大的人了居然还馋嘴,就这样的人还名门闺秀呢,她也就是命好托生在了王妃的肚子里。

“你今天到我这什么事,就为了送点心么。”夏启盈咽下最后一口芙蓉糕才心满意足的开口,这夏茗做的芙蓉糕真的不错,和平常厨房做出来的根本不一样。

夏茗微笑的点点头“感觉好久没看到六妹妹了。”

“也是,你马上都要成亲了。”夏启盈突然有些抑郁,夏茗出嫁以后就没法经常做芙蓉糕了。

夏茗嗔怪了一句“六妹妹,还早呢,你别取笑我了。”

夏茗的婚事是早就说定了的,卢氏做主把她许给了一个三品官员做填房。夏茗虽是庶出,可是她和自己的生母陈氏并不亲近,反倒是和卢氏情同母女,夏王爷对于自己庶女的婚事并不关心,况且三品官员的填房对于庶女而言也是不错的选择。

“六妹妹可是在学绣花”夏茗看着那篮没收起来的针线“我那还有些不错的花样子,让茉玉拿来吧。”

“你这丫鬟也叫墨玉?”夏启盈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夏茗惊讶的问道“难道六妹妹这里也有丫鬟叫茉玉,那我还是给她改个名字吧。”

夏启盈摆摆手“我这可没有,二哥那里有个小厮叫墨玉。”

其实也不怪夏茗不清楚,她本是庶女,和夏启盈关系都不是很亲近,莫说其他几个都是嫡出的少爷了。

“母亲把她分给我的时候就叫茉玉,我xìng子懒也没什么好名字给她,就一直这么叫着,没曾想和二哥的小厮重了名,要不妹妹帮我给她想个名字吧。”

一般都是主子或者长辈给下人重新取名,对于夏茗这种明显讨好的做法夏启盈还是很受用的“那好吧。我想想——”夏启盈看着夏茗“就叫茉茗你觉得怎么样。”

张嬷嬷在后边低声提醒“xiǎojié,茉茗犯了三xiǎojié的名讳了。”

夏启盈仿佛没听到,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夏茗,只是眼里有些嘲讽的意味。一个庶女,凭什么和自己攀亲带故的,母亲喜欢她可不代表自己也喜欢。

夏茗的脸sè微微白了下,茉玉已经刚好取了花样子回来了,夏茗调整了下表情,笑着开口道“茉玉,你的名字和二哥身边的小厮重了,六妹妹给你取了个新名,叫茉明,还不快谢谢六xiǎojié。”

茉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夏茗,改名她可以理解,但是怎么能犯了xiǎojié的名讳呢。

夏茗说完却带些疑惑的看向夏启盈“六妹妹,茉明这样会不会犯了五弟的名讳呢。”

夏启盈正在诧异夏茗就这样同意了,哪曾想夏茗这样一问,茗和明本就同音,她总不能直接说是夏茗的茗吧。

“我倒是忘记了。”夏启盈干巴巴的说道“多谢提醒。”

看到xiǎojié给自己使眼sè,茉玉很有眼sè的恳求“还请六xiǎojié在为奴婢想个名字吧。”

夏启盈脸sè稍霁,毕竟夏茗能做到这个份上也实属不易了,自己有意打她的脸的情况下,还能这样说,看来母亲喜欢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就叫茉槿吧。”

“茉槿多谢六xiǎojié赐名。”

张嬷嬷却有些纳闷,xiǎojié怎么会给这丫鬟取个这个名字,xiǎojié有多讨厌苏槿她是清楚的,怎么这丫鬟也取槿。

“早就听说妹妹身边原来有个叫苏槿的丫鬟是很有福气的,后来成了祖母身边的大丫鬟,现在又被大哥要去,想来是个极其能干讨欢心的,让妹妹一直念念不忘。”夏茗打趣道“我这丫鬟不知道能不能沾沾这福气了。”

碧荷心里冷哼,福气?晦气还差不多。

只是出乎意料的夏启盈脸sè看不出任何不快“确实一直念念不忘,可惜如今跟了大哥,想要回来也是不成的了。”

不是说夏启盈十分讨厌那个丫鬟么,难道自己打听错了?夏茗心下一时没了主意,不过面sè不显“妹妹既然能有一个苏槿,想必也能培养出第二个呢。”说完看了一眼碧荷“这丫鬟我看着就挺机灵的。”

“她哪里能行呢,我院子里那么多人,也就苏槿一个得了祖母的青睐。”夏启盈叹了口气“一个顺手的丫鬟实在太难寻了。”

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还会管自己这个庶女要丫鬟么。夏茗突然觉得看不透自己这个一向蠢笨的妹妹了呢。

“若是能让那她回来是最好的了。”夏启盈惆怅的看了一眼夏茗,突然摆摆手“哎呀,不说这个了,越说越怀念了。”

夏茗扯了扯嘴角,又和夏启盈随意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xiǎojié,这六xiǎojié是什么意思。”茉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xiǎojié一向睿智,怎么今天忽然想和六xiǎojié拉近关系,还说了那么些奇怪的话。

“她啊——”夏茗冷笑“我这妹妹终于聪明了一回,她想让我帮她除掉那苏槿呢。”

茉槿眨眨眼,六xiǎojié不是说很喜欢那丫鬟么,怎么又要除掉。

夏茗没有回答,一个丫鬟而已,夏启盈却说的那样重要,甚至想让她回到自己院子,按照夏启盈的xìng格是绝不可能的。也就只有一种解释,她想要这个苏槿的命。

那自己去她那的意思,她应该也猜到了吧。

“这些花样子倒有些别致。”夏启盈盯着夏茗送来的花样子,想到什么又开口道“不过她不要以为就这些花样子就能让我帮她。”

夏茗的那门亲事看起来很不错,外人都会夸卢氏贤惠,待庶女也那样好,但是知**都知道,那个三品官员已经六十多岁了,小妾成群,儿女也不少,这样的人家岂是水深复杂能概括的,夏茗嫁过去说的好听的是填房,是当家主母,最后到底能不能真的当家都是个未知数。

“xiǎojié自然不必参与到这些事中。”张嬷嬷在旁边说道,毕竟是王妃的决定,王爷也首肯了,两方已经私下说定了,就差选rì子了,xiǎojié就算有心又能怎样。

夏启盈没吱声,说定的只是亲事,这人选嘛,不是还有一个夏糯雪么。

i954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