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7章 泡茶

第七十七章 泡茶

夏启正总觉得苏槿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里变了他也说不清。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帮他磨墨,话依旧不多,甚至笑容都还是有的。

他想向她解释她受伤昏迷期间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探望,可是话到了嘴边总是咽了回去,她也不曾询问。

也许在苏槿心里,自己根本是不重要的吧。夏启正低着头,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他已经从祖母的院子搬回来了,这院子和从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分别,甚至更加jīng巧和别致了些,虽说用的桧木,可平时看起来也和原来的楠木相差无几。

“少爷,天热,喝点酸梅汤消消暑吧。”红盈说着就走进了书房。

绀青微微挑了下眉,这个红盈也太放肆了些,居然直接就进了少爷的书房。

夏启正并没有责怪,甚至还就着红盈的手饮了一口“好甜。”

红盈惊讶的道“我没有放很多糖的。”

“我是说你好甜。”夏启正的语气有些轻浮,让绀青不由瞪大了眼睛,少爷什么时候对女子这样假以辞sè过。

“少爷——”红盈嗔怪了一声,碍于房间还有苏槿和绀青,她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只是俏脸一红,转身跑出了书房。

苏槿好像一尊木雕,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小槿——”夏启正抓住了苏槿磨墨的手,绀青立刻把头低了下去。

苏槿把手从夏启正手中抽出“大少爷,男女有别。”

夏启正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忍不住问“小槿,你是在怪我是么。你知不知道,那rì蝶舞……”

“大少爷若是不需要苏槿磨墨,那苏槿就退下了。”

面对苏槿的冷淡,夏启正冷哼“怎么,你就那么想去二弟那里么。”

苏槿嘴角翘了翘“我是大少爷的丫鬟,哪有什么想去哪里的说法。”她面sè忽然又沉了下来“只是我并不是大少爷的通房。”

自从她痊愈以后,夏启正对她一改往rì的君子风度,他时不时的表现出对她的占有欲让她觉得很是莫名。

“你把蝶舞推到我的房中,你就不愧疚么。”夏启正咬牙切齿的说,他是真的恨,当从蝶舞身边那个叫蜜柚的小丫鬟口中得知和苏槿有关的时候,他真的想好好质问下这个女子。可是没等他发问,她就已经不省人事了。

他不想追究那么多了,可是她却像没事人一样,还时不时的去夏启晨的院子,她是不是真的打算帮夏启晨夺王位了。

“大少爷再说什么,我听不明白。”苏槿低垂着眼,她真的没想害死谁。只是红杏再也不会明媚的笑了,让她怎么能就看着这些人好过呢。

夏启正一把抓住苏槿的手腕,稍稍用力将她带进自己的怀中,苏槿不防被拉的坐在了他的腿上,立刻大惊挣扎“夏启正,你疯了么。”

绀青被这一变故也惊到了,不过对于少爷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妙。他依旧装木头一般矗立着不说话。

“我和别的女人如何你根本不在乎是不是。”夏启正有些悲凉,他和蝶舞那晚他想的是谁他很清楚。

“是,我不在乎。”苏槿挣tuō不开,尽管和青影学了些功夫,依旧没有办法和男人的力气较量。

这一句话好像利剑刺中了夏启正的心,他闭了闭眼,少女特有的芬芳在鼻尖萦绕,苏槿此时因怒而红的脸看起来格外诱人。

要不……要不就强了她又如何,她反正都是自己的丫鬟。夏启正的脑海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身体所有的热量仿佛都争先恐后的汇集到一个点上,就快要爆发。

“夏启正,别让我看不起你。”苏槿的手心已经有汗水沁出了。

夏启正微微回神,看着苏槿那张鲜嫩欲滴的嘴唇,他咽了一口唾沫。

对于夏启正这样的反应,苏槿当然明白意味着什么,她冷笑一声“难道夏王府的嫡出大少爷就和钱四那种人是一路货sè么。”

夏启正立刻松了手,看着苏槿离去的背影,他有些懊恼,自己都在干什么,居然想强了她。自己和钱四那种畜生也没什么分别了吧。

苏槿的心跳的很快,她一路快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自己是夏启正的丫鬟,他若真的……苏槿不敢继续往下想。自从蝶舞的事情以后,夏启正整个人都有些和原来不一样了,自己还是太大意了。

要是青影还在就好了,她有些想念那个便宜师傅了。自己的功夫都没学的怎么样,就被调到老王妃身边了,现在又成了夏启正的丫鬟。

“你是哪个院子的丫鬟,怎么到这来了。”一个女声传来。

苏槿抬头,是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跑到了一处没有来过的院子,她上前福了福身“我是大少爷院子里的苏槿,不知道姐姐是哪个院子的。”

女子微微怔愣了下,接着笑着回礼“我是三xiǎojié的丫鬟茉槿。”

苏槿想了想,才想起三xiǎojié是夏王府里的庶女夏茗,平时很少见到“刚才我随意逛了下,不小心……”她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事情,我们xiǎojié喜欢僻静,府里很多人都不知道她住这里呢。”茉槿亲热的上前拉着苏槿的手“早就听说过妹妹的名字,一直没见过,果然是个标准的美人。”

茉槿确实被苏槿惊艳了下,小巧jīng致的五官,脸又有些微红,那副样貌和气度,如果不是看的出那是大丫鬟的服饰,她真的以为是哪家做客的xiǎojié走错了路。

“妹妹既然来了,随我一起进院子看看三xiǎojié吧。”茉槿不容苏槿推拒的挽住她“我们家xiǎojié很好说话的。”

苏槿有些疑惑,自己是个丫鬟,哪有莫名其妙见主子的道理。不过她对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夏茗也不由产生些好感,能对下人平易近人的xiǎojié真的不多。至少夏王府那个六xiǎojié可不是一般的骄纵。

比起夏启盈院子的满院的珍贵花草,夏茗这里就显得简单的多,只有一些绿sè的植物,花都没有一朵。

“茉槿,你这丫头又到哪里去疯了。”一个看着就柔弱的女子走出房门,看到苏槿不由一愣“你是哪个院子的丫鬟。”

“xiǎojié,这是大少爷院子的苏槿,她刚巧路过我们这,我就想着让她和xiǎojié见见,xiǎojié不是一直想看苏槿的茶艺么。”

夏茗点点头,询问道“苏槿,你还有事情没,没有的话能帮我泡杯茶么。”

来夏王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遇到征询下人意见的主子,苏槿忙点头“没事,我帮xiǎojié泡就是了。”

“那就有劳了。”夏茗示意茉槿带苏槿去。

“我们xiǎojié早就听说你茶艺了得负责老王妃院子的茶水呢,可惜一直没什么机会品,这下总算有机会了。”茉槿笑嘻嘻的拉着苏槿“你不会怪我之前没说吧。”

“怎么会。”苏槿摇摇头“不过是给xiǎojié泡杯茶而已。”

“喝茶?”

夏糯雪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丫鬟“三姐姐让我去喝茶?”

“嗯,说是曾经跟在老王妃身边的那个叫苏槿的丫鬟泡的茶。”她是夏茗院子里的三等丫鬟,自然比不得茉槿,传话什么的都是她的事。

夏糯雪示意自己的丫鬟拿了些铜钱给她,并没有立刻起身。

她和夏茗的关系实属一般,虽然两人都是庶出,可是并不亲密。她和生母田氏要亲近些,不像夏茗那样讨卢氏欢喜。

“不过是喝杯茶。”夏糯雪自言自语道“也许是她有什么事呢。”

此时的夏茗静静的坐着,她的手被汗水弄得有些cháo湿,她第一次没有拿锦帕去擦拭,她的心里是有些不安的,但是,她也别无选择,不是么。

i954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