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78章 出行

第七十八章 出行

夏糯雪有些好奇的盯着苏槿,她不是第一次见这个丫鬟了,不过作为一个小丫鬟短时间内能让夏王府几个主子都记住也不是件多容易的事情。

苏槿将茶端上来以后就准备告退了,毕竟她是夏启正的丫鬟,在这里待太久终究是不合情理的。

“你是要回大哥那里去了么。”夏茗看到苏槿的动作“也是我不好,明知你是大哥的丫鬟还使唤你那么久,万一惹大哥恼了可就不好了。”

苏槿踌躇了一下,开口道“苏槿技艺浅薄,能得三小姐看上也是苏槿的福分,大少爷那边想必不会为苏槿一个小小的奴婢着恼的。”

夏茗掩嘴笑了,不是那种大笑,是那种很淡的娇柔的感觉“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难怪那么讨人欢心。”

“小姐还是别继续逗‘弄’奴婢了。”苏槿配合着笑了两声,福了福身离开了。

夏茗望着那个小身影“妹妹觉得这丫鬟如何。”

冷不防被夏茗这么问道,夏糯雪有些惊讶,对一个丫鬟的感觉?不过她还是斟酌着开口“也就是个有几分机灵的丫鬟。”

夏茗不置可否,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果然和平日里的茶有些不同。”

夏糯雪也低头品了一口,继而摇摇头放下茶盏“我可没姐姐的那份雅致,品不出这茶的好坏,在我嘴里,可都成一个味了。”

夏茗浅笑“其实这有什么雅致的,只是随意打发时间的爱好罢了。”

“听闻再过些时日,那无梁殿就要建好了呢,也不知道母亲能否允许我们去看看。”夏糯雪的眼神里有些向往,她们这些闺中‘女’子平日里是没什么机会出府的。

夏茗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她不仅是听说了,卢氏还决定带上她们都去无梁殿拜佛。但是,不仅是夏王府的子‘女’,卢氏还邀约了那个三品官员的长嫂一同前往。

长嫂如母,虽然那个三品官员已经一大把年纪了,他的嫂子也是个老妪,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做决定。

这次的见面意味着什么,夏茗在清楚不过,看着面前妹妹的眼神,她笑了笑“那欧阳公子居然能真的修建出这么神奇的庙宇,我也想去看看,只是我也不清楚母亲的想法。”

夏糯雪叹了口气,让她去问卢氏是不可能的。

见夏糯雪神‘色’有些低落,夏茗掩饰过自己的不自然,拉起夏糯雪的手“你要真这么想去瞧瞧,我过两天帮你问问母亲就是。”

夏糯雪欣喜的模样落入夏茗眼中,她眉间颤抖了下。

“小姐,胡十六公子说到时候一定赴约。”茉槿附在夏茗的耳朵边上轻声说。

夏茗放下手中的绣样,有些出神。

胡十六就是那个三品官员最小的儿子,在得知自己有可能要嫁给那个三品官员的时候,夏茗就偷偷出府去查看过,没想到巧遇了胡十六。

胡十六也是个拈‘花’惹草的‘性’子,见到夏茗惊为天人,一番周折,才知道这个‘女’子是要给自己当母亲的,当时真的是惊讶和痛惜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

不过胡十六也是个被宠坏的主,在他眼里只有美人,哪里有什么伦理,况且他父亲府上那么多姨娘美婢,也不会缺这一个“小母亲”的。一来二去,夏茗和这胡十六就有些若有似无的**了。

见惯了风月‘女’子妩媚热情的胡十六被夏茗那种清雅的感觉‘迷’得不可自拔,但是他也知道,她一旦做了他的母亲,那就万万没有可能了,为了阻止这件事,他决定和夏茗生米煮成熟饭,反正就是联姻,夏茗是嫁给他还是嫁给他父亲有什么区别。

“其实我待四妹妹没有那么残忍不是么。”夏茗的手指划过绣‘花’的锦布“至少胡十六不老。”

茉槿垂下眼睛,小姐也是没有办法。

“这次的事情,总要有人背这个黑锅的。”夏茗的手轻轻捏住针“这样六妹妹也会感谢我的。”

她将针狠狠的刺入‘花’朵的中心。

茉槿心里没来由的颤了一下,今天让苏槿泡的茶里含了少量的‘药’物,那是一种带有‘迷’幻效果的,长期服用的话,会让人产生错觉的。

“苏槿,过两日母亲说全家一起去看看那无梁殿,你准备一下。”夏启正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苏槿也只是点头,平静的看不出曾经发生了什么。

紫绡有些烦闷的扭着手中的锦帕,这次出夏王府大少爷只带了两个人,绀青和苏槿。绀青一直跟着大少爷倒也正常,但是苏槿算什么,凭什么是她。

同为老王妃那里出来的丫鬟,大少爷对她比对自己可是上心了不少,甚至那个红盈都有隐隐压过自己的趋势了。

“紫绡姐姐,怎么一个人站在这,赏月啊。”红盈看着天空“这大晚上的也没看到月亮啊。”

紫绡不‘欲’和红盈纠缠,转身就要离开,红盈却一把拉住“紫绡姐姐,大少爷搬过来这么久了,也没抬姨娘。”

“你想说什么。”紫绡拂开红盈的手。

“这次去无梁殿可是上好的机会”红盈也不生气“你就甘心让给她么。”

不想又如何,紫绡低着头,难道还能改变大少爷的心思不成,他要抬谁做姨娘,她们能做主么。

“只要她去不了不就好了。”看出紫绡的想法,红盈心下有些不屑,这就是老王妃那出来的人,‘性’子也太木讷了些,和那两个‘混’吃等死的姐妹也差不多。

去不了,是啊,只要苏槿不能去,那大少爷势必要带别人去,那样自己可不就是有机会了么。紫绡瞥了一眼红盈,这丫头无非是想让自己出手。

“苏槿和我关系不太好,很多事还是要劳烦姐姐出面了。”红盈握住紫绡的手,紫绡手里多了一包‘药’粉。

看到紫绡询问的眼光,红盈耸耸肩“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药’物,就是让她这次去不了的东西。”

紫绡攥紧了‘药’粉,如果……哪怕就算是致人命的‘药’又如何,如果没有她,那大少爷……

红盈看着紫绡朝茶室走去,忍不住哼起了小曲,这些人都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吧,苏槿没了的话,依着大少爷和二少爷对她的重视,如果彻查,啧啧……

那个之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没人知道她的去向。苏槿苏醒后也没能见到,谁知道二少爷把她怎样了。不过想也是很可怕的。

红盈摇曳生姿的回房了,她有的是时间,反正大少爷总会抬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