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5章 争执

第八十五章 争执

夏启正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夏启晨,眼底深处似乎有暗流涌动,不过他只是云淡风轻的开口道“苏槿是祖母给我的丫鬟,不知道何时又和二弟扯上了关系。”

“夏启正,不要打着祖母的名义了,苏槿怎么进的王府难道你不知道么。”夏启晨气不打一处来,夏启正仗着祖母疼爱把苏槿要到身边,可到头来这小丫头都遭遇了什么事难道他不清楚?他又做了些什么。

“夏启晨,你到底在干什么。”卢氏看着心爱的儿子居然这样不顾颜面的和自己的大哥要起一个丫鬟,深感后悔当初没有处死那个贱婢。

夏启晨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母亲不喜欢苏槿他是知道的,自己当初把苏槿带进夏王府也不过是希望有朝一日这个重要的棋子能发挥作用。但是自己现在似乎已经失去了本心,先前那个胡十六那种看苏槿的眼光让他很不舒服,夏启正对苏槿的冷漠让他彻底丧失了理智,才会开口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母亲那边,日后再做解释,何况,如果苏槿真的成了自己的女人,就她的身份而言,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二弟,苏槿自己来了,你要不要问问她的意思。”夏启正看到夏启明匆匆赶来的身影,虽然被夏启明遮住了大半的身影,他还是清晰的看到了那个娇小的人。

夏启晨不确定的抬起头,他同样越过了夏启明,视线紧紧锁定住了那个小人身上,她……会愿意么,他不太确定。

“不过是个丫鬟,你们兄弟成个什么样子。”卢氏气的胸口不断剧烈起伏着“现在还问起了丫鬟的意思,主子还做不得一个丫鬟的主么。”

夏启正垂下眼睛,没有再说话。卢氏是他名义上的母亲,他不会授人以柄的。

“母亲,大哥,二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夏启明刚才就看到下人都被撵出了房屋,结果推开门就看到两个哥哥剑拔弩张和气坏了的母亲。

“你问问你的好哥哥,都干了些什么。”卢氏忽然呜咽一声伏在了夏启明的肩头。

夏启明被卢氏的做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自从长大以后母亲再也没有对他做过什么亲密的举动了,而且母亲是王妃,夏王府的当家主母,父亲连个侧妃都没有,姨娘也不过才两个,在他眼里,母亲一直是生活的十分满意的,怎么今天会如此失态。

果然是两个哥哥把母亲气成这样的么,他抬眼有些询问的看着夏启晨,二哥一直是是他最钦佩的人,因为夏王爷经常不在家中,二哥和他最是亲近,长兄如父这句话对他来说再是确切不过的。

“五弟,这没有你的事,你先在外等等……”夏启晨面对弟弟的眼光也有些难受,他知道启明所想的,只是太多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摆在明面上说的。

“凭什么,凭什么让启明走。”卢氏抬起头,脸上看不出什么泪痕,但她还是用娟帕擦拭了一下眼睛“你现在已经不听我的话了,启明是你弟弟,都是一家人,让他见识一下你这个当哥哥的荒谬也好。”

夏启晨有些着急“母亲……”

“够了。”卢氏冷冷的打断夏启晨,目光看向自进屋后就一直站在墙角默默无言的苏槿“我做主把这丫头卖了就是了,也省的你们兄弟离心。”

夏启晨震惊的看着卢氏,“母亲,不可……”他好不容易机缘巧合碰到了那个人的女儿,怎么能够就此放手。

夏启明再迟钝也明白了大哥二哥是为苏槿起了争执,他看向那个女子。

第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对了,是二哥才把她带回府,脏兮兮的样子又怕人,一点引不起他的注意。

是什么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同呢,好像是她因为什么事被关进了柴房,自己替二哥给她带话,再后来,听闻她和大哥一起联手陷害二哥……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却总会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做的那些事他都有所耳闻,也难怪二哥会对她有些许的不同。

就算将她许了二哥又如何,也不过是个姨娘。母亲却如此激动,大哥也对她放不下。夏启明的脑子里有些糊涂,可心里却有声音告诉他,留下她。

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直接的后果就是,在夏启晨和卢氏的挣扎中,一个闷闷的声音插了进来“既然大哥和二哥都为了她起争执,不如给我当丫鬟。”

卢氏还在教育夏启晨,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

苏槿倒是反应过来了,可她只希望自己没听到这话。自己明明和夏启明无冤无仇,他何苦要这样害她呢。

卢氏生气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夏启晨想要她,这下可好,一个夏启晨不算,还参合进小儿子夏启明,这卢氏恐怕恨不得活剥了她。

“母亲,我说要不然把这丫头给我当丫鬟吧。”夏启明想了想,斟酌着字眼“她这年龄也实在当不得大哥或者二哥的姨娘,当个丫鬟再好不过了。”

卢氏和苏槿同时舒了一口气,两人都当夏启明只是单纯,卢氏温和的开口“家里丫鬟那么多,你要是觉得你院子里的不好,卖了重新买就是了,至于她”卢氏瞟了一眼苏槿“她根本不配伺候你。”

是的,我不配。苏槿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这两个宝贝儿子我才不想伺候呢,要不是为了玉佩,谁愿意在这里待着。

夏启明有些焦急,可是他不敢表现出来,他思索了下,眼前的事情是无解了,也只能把母亲的注意力吸引到别处了。

夏启明咬咬牙,趁着卢氏和夏启晨没有再次开口前,急急的说道“母亲,那胡十六闯进了四姐姐的屋子了。”

胡十六,私了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了,夏启明在心里冲那个胡十六道了个歉,比起母亲和哥哥的不和,银钱算什么。

“什么!”卢氏再一次震惊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事情接二连三的滚来。

要知道,她带着庶女一起上香,如果庶女在她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辱,而且这个人还是她同意来拜访的,那外面指不定要怎么痛斥她呢。

卢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夏启明想了想,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不过他略过了苏槿和夏茗,只说胡十六偷摸进了夏糯雪的房屋,自己刚巧经过听到夏糯雪的呼救才得以发现。

卢氏扶了扶额头,胡十六怎么会没走,而且偏偏是夏糯雪,自己这下还怎么把夏茗嫁过去。自己的妹妹差点成了自己的儿媳妇?这传出去可不要贻笑大方。

“你们都先下去吧,准备一下,我们回府。”卢氏已经心力交瘁了,也许今天根本就不该来什么寺庙上香才是。

“王妃……”一个丫鬟在外面怯怯的禀报。

“什么事。”卢氏强打着精神,今天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多么。

“丞相府的二公子欧阳洵前来拜访。”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