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6章 索要

第八十六章 索要

卢氏看了一眼夏启晨,发现他也是有些惊讶的神‘色’,便知道这欧阳洵来的凑巧,事前并没有和启晨相约。.

她低头思量了一下,开口道“你去告诉欧阳公子,我们这边都是‘女’眷,不方便见他。”

“母亲,那胡十六你都见了,为何不肯见欧阳哥哥。”夏启明皱眉“这‘玉’佛寺还是欧阳哥哥修葺的呢。”

见胡十六的时候家里可没发生那么多事,现在见一个外人是要把夏王府这些‘乱’七八糟的腌臜事情公布于众么。卢氏心里呐喊着,可这些话终归不能当众说出来,她只能愤愤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这没你‘插’嘴的份,往日里先生就是这么教你和我顶罪的么。”

夏启明张了张嘴,不说话了。母亲对他们一向宽容,怎么现在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呢。那胡十六是什么人,欧阳洵又是什么人,母亲这都分辨不清了么。

“母亲,欧阳洵现在也算是有皇职的人了。”夏启晨轻轻的说道。

卢氏刚想不屑的嘲讽,看个寺庙也算皇职,又想起来欧阳洵管理‘玉’佛寺这个旨意那可是皇上下的,给自己几个胆子也不敢挑衅皇上的话啊。

欧阳洵不仅仅是丞相府的二公子,现在更是得了皇太后青睐的人,想到启盈对欧阳洵的一往情深,卢氏略略思考了一下,还是松口道“去把欧阳公子请进来吧。”

苏槿拼命克制自己脸上的表情才没让自己笑出来,这卢氏朝三暮四的‘性’子也不知道平日里是怎么掌管的夏王府。不管是见胡十六或者见欧阳洵,这夏茗可都在场呢,当真是庶‘女’所以不需要理会么。

卢氏好像真的全然不记得夏茗应该回避的事情,夏茗自己也没有提出来。苏槿有些玩味的看着夏王府的主子,一副风轻云淡在品茶的模样,好像之前那种不和的气氛从未出现过。果然,这演员有的时候真的是天生的。

欧阳洵还是一袭黑衣,衬得整个人有种带点邪气的俊美,不离手的折扇feng/流尽现。

“不知道伯母来‘玉’佛寺进香,小侄惭愧。”欧阳洵如同所有的世家公子般温文有礼,不过苏槿还是看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嘲‘弄’。

“你说哪里话,不过是来进个香,哪里需要兴师动众的。”卢氏笑了笑“倒是你,好久都没来夏王府了。”

欧阳洵摇摇头“启晨和我相‘交’甚好,最近也着实是太忙了些,否则早就会去夏王府叨扰了。”

“现在来也不迟,”夏启晨‘唇’角向上勾了勾“碰巧我有件喜事。”

欧阳洵感兴趣的挑挑眉“不知道启晨有什么喜事,说出来也好让我一同与君乐。”

“我打算收个妾室。”夏启晨眨眨眼“而且要摆酒的那种,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来。”

在正元王朝,收个通房姨娘纳妾什么的再正常不过,只是如果摆酒宴请客人了就说明主人对这个妾室的看重,对于‘侍’妾来说是极大的荣誉了。尽管这种摆酒宴不能和娶妻相比,但是也算是为这个妾室正了名,一般这种妾室是不会随意送人的。

会为妾室摆酒席的人家极少,小户人家是因为破费,大户人家则是觉得没有必要,而且要顾忌正妻。对于男人而言,妾室是没有办法和正妻相比的,妾室貌美,喜欢就可以纳了,也不必在乎妾室的想法。

欧阳洵脸上闪过惊讶“上次你纳那个蝶什么的我就没来,现在又要纳妾了?还是要摆酒的。”

卢氏隐隐觉得不对,但还是宽慰自己,启晨一定是看上了哪家小户人家的‘女’儿了。

夏启晨嘴角上扬,好像马上要成亲了一般“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自然要不同对待。”

“不是一般的‘女’子?”欧阳洵心下一紧,眼睛不由自主朝苏槿瞟过去,自他进房间以后,他一直刻意的不去看她,可是他知道,她就在那里。

夏启晨点头,不等卢氏和夏启正阻止,他已经扬声道“苏槿,过来见见欧阳公子。”

如果现在上天会打雷,苏槿一定不会感到奇怪,这种天雷滚滚的话夏启晨都说的出来。自夏启晨说什么纳妾摆酒她就已经感觉到不妙了,但是没想到夏启晨真的已经丧失理智了。

夏启晨会是丧失理智的人么,苏槿很快反应过来,夏启晨看向她的目光不是那种所谓的爱慕缱绻,有的只是一种志在必得的胜利,无关风月。

苏槿磨磨蹭蹭不想走过去,好在夏启正已经抬手制止了她,夏启正的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手看起来更加苍白了“二弟,她是我的丫鬟。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

卢氏破天荒那么赞同夏启正的话,她勉强扯了扯嘴角,只是那个笑怎么都没扯出来“启晨,就算欧阳公子和你关系好,你也不能如此开玩笑逗别人。”

“苏槿一直都是我的人,大哥你这又是何必。”夏启晨朝苏槿招手“过来,没事的。”

你当我是小孩子么,苏槿已经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不过考虑到卢氏也在,她还是躲在角落里的。

眼看兄弟相争的戏码又要上演,而且这次还当着欧阳洵的面,卢氏有种扶额的冲动,今天夏启晨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定要这个苏槿呢,还非要当着外人的面这样忤逆自己。

“王妃。”欧阳洵看到他们兄弟两人为了此事要争执起来,干脆开口“这丫鬟能让大少爷和二少爷为了她不念兄弟之情,断断不能留在夏王府了。”

听得欧阳洵这样说,卢氏有一种快热泪盈眶的感觉了,她就知道苏槿这个小蹄子不可能‘蒙’蔽所有人的眼,启晨那孩子不明白,被她勾了魂,好在启晨这个好朋友是个明事理的主,有他在,多劝劝启晨也好。

“欧阳洵,你什么意思。”夏启晨不再纠结于夏启正,转过头来盯着欧阳洵。难道事情真的如他所想,欧阳洵……

“启晨,王妃一片苦心,你可不能惹她伤心啊。”欧阳洵叹口气,惋惜的道“我就是想让人管管我,都……”

欧阳洵年幼丧母之事卢氏也是清楚的,心头更加酸涩了“好孩子,以后你把我当母亲就是了。”自己的儿子不理解自己,还不如一个外人。

欧阳洵感动的好像也快哭出来了“承‘蒙’王妃不嫌弃,欧阳洵何其有幸。”

这……这……这……这什么情况,母子认亲戏码怎么都出来了,苏槿有些呆愣,不过欧阳洵的下一句话让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死寂。

“王妃,我愿意替你分忧”卢氏还来不及感动,欧阳洵下一句话已经把她砸晕了过去“干脆把那丫鬟给我,让我带回去好好**,让她知道什么是尊卑上下,做好丫鬟的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