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8章 探病

第八十八章 探病

“伯母,病情好些了么。.”晋颜‘玉’把带来的补品‘交’给卢氏身边的丫鬟,她听说卢氏一直缠绵病榻,可现在看来除了脸‘色’苍白了些其他倒还好,至少还能出来面见她。

卢氏点点头“颜‘玉’有心了。”

她自然知道自己一直在生病的这段时间府里大权都是那个老东西在‘插’手,只是她也没办法,王爷因为她极力主张杖毙苏槿已经不怎么待见她了,现在她要是再去和那个老东西争权,王爷指不定会怎么厌恶她。

都是那个贱丫鬟,‘迷’‘惑’了自己的儿子不算,现在连王爷也要被她‘迷’住,她早就觉得王爷和他那妹妹是不是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感情,这见了相似的人果然‘露’出了马脚。

晋颜‘玉’自然不知道脑‘洞’大开的卢氏在想什么,只是看卢氏似乎一副神游的样子,她不由唤了两声“伯母?伯母?”

卢氏微微回神“哦,最近身子不爽利,刚才你说什么。”

晋颜‘玉’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是想问伯母怎么好好的就生病了,不知道是什么病,我哥哥略懂些医术,也许可以问问他。”

晋宏的医术在京城是非常有名的,甚至很多御医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不过晋宏毕竟是皇族,有多少人能得晋宏诊治呢。

卢氏闻言立刻显得有些惊喜,不过旋即就叹了口气“不过是染了点风寒,不用麻烦了。”心病还须心‘药’医,这苏槿的事情也不是一两副‘药’能解决的。

晋颜‘玉’看卢氏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风寒,可这夏王府的事情也不是她一个外人能‘插’手的。她今天来可不是专程探望卢氏病情的,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对卢氏能有什么接触。

“伯母,启盈妹妹还好么,我好久没见着她了,很想念呢。”晋颜‘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您不会怪我吧。”

卢氏抿嘴乐了“都是小姑娘,你和启盈相好我又怎么会怪你,让丫鬟领你到启盈那里去吧,你们也有的话聊,比和我这个老‘妇’人一起好多了。”

“伯母又在打趣了,伯母那么年轻,和老‘妇’人可一点沾不到边呢。”

晋颜‘玉’一句话说的卢氏心‘花’怒放“好啦,小丫头别逗我开心了,快去吧。”

“你来干什么。”夏启盈撇了一眼晋颜‘玉’,她可不相信她是为了来看母亲的,上次晋颜‘玉’造访告诉她苏槿‘私’自出府的事情,结果自己惩治了苏槿却是乌龙一场,自己反倒被祖母责罚,这事虽然过去了许久但是不影响她对晋颜‘玉’一如既往的坏印象。

“启盈妹妹何必如此仇视我。”晋颜‘玉’盈盈一笑“许久没见你过来看看也成了错么。”

夏启盈不理会晋颜‘玉’的笑脸,冷哼了一声不接话。不过她旋即想起了什么,嘲讽的开口道“你哥哥今天上午来的,你下午赶过来难道是听说了欧阳哥哥也在所以特意的?”

晋颜‘玉’被道破了心思也没有显得恼怒,只是开口道“启盈妹妹,话不能‘乱’说。”

“这个时候想起你的声誉清白了?”夏启盈真的很讨厌晋颜‘玉’这种‘女’人,明明心仪欧阳哥哥还非要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看着就令人恶心。

“启盈,你和我说话何必要这样呢。”晋颜‘玉’叹口气招呼丫鬟拿出一个礼盒“这是我给你准备的。”

夏启盈本不想收,可是耐不住张嬷嬷在那使眼‘色’,只好让碧荷上前收下,不痛不痒的说了声“谢谢。”

“小……小姐……”一个丫鬟匆匆跑进来,张嬷嬷还来不及呵斥,就听到丫鬟略有些兴奋的声音“二少爷让你准备一下琴艺,等下欧阳公子和晋宏公子要过来。”

夏启盈喜欢欧阳洵在这夏王府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小丫鬟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说出来让小姐高兴高兴,毕竟夏启盈的脾气越来越坏,越来越难伺候了。可是她不知道今天晋颜‘玉’来了夏启盈的院子。

夏启盈听到消息后本来欢欣雀跃,却看到了正在淡然喝茶的晋颜‘玉’,忍不住瞪了一眼那个大嘴的丫鬟,丫鬟有些委屈害怕的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晋颜‘玉’,我哥和欧阳哥哥可都是男子,你不需要回避一下么。”夏启盈看着晋颜‘玉’,她不是要闺誉么。

晋颜‘玉’稳坐如泰山“我想启盈妹妹抚琴也不会当着这么多男子的面吧。”

夏启盈抿了抿‘唇’,如果只有二哥和欧阳哥哥在,她才不用避讳什么呢。可问题是那个晋宏也在,她如果当着他们面抚琴岂不是和那种卖艺‘女’子一样了么。

她最近苦练琴技,求了二哥好久他才答应有空让欧阳洵来指点一下。欧阳洵懂不懂琴她不知道,因为那根本不重要。

这个‘女’人的哥哥和她一样讨厌,夏启盈有些闷闷的让碧荷准备自己近日常练习的七弦琴,自己只能坐在屏风后面了。

晋颜‘玉’也跟着夏启盈到了屏风后面,不过她此刻的心并不比夏启盈好受,自从偶然相见就再也无法忘掉的身影,现在近在咫尺也只能隔着屏风。

“启晨,都和你说过我不懂琴了,怎么指点启盈。”欧阳洵一路不耐烦的嘟囔,夏王爷让他们这些年轻人自己‘交’流,这启晨却非要他指点什么琴艺。

“听听也好,启盈苦练那么久,你平日不是经常去听个小曲什么的么。”夏启晨拉着欧阳洵,启盈毕竟是他妹妹,欧阳洵又是朋友,虽然知道欧阳洵不喜欢妹妹。可实在架不住妹妹那眼泪攻势。

听个小曲……欧阳洵嘴角‘抽’了‘抽’,夏启晨把他妹妹和唱曲的姑娘比较么。他看了一眼晋宏,这个万年冰山一言不发的跟在最后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六妹妹。”夏启晨总算把不情不愿的欧阳洵带来了,尽管后面还跟着一个晋宏,不过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碧荷将茶盏端给三人,走到夏启晨面前的时候勉强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与想念,自己有多久没有和二少爷近距离接触了,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自己。

夏启晨扫了一眼一脸‘激’动的碧荷,这才隐约想起还有这么个人,他拿茶盖的手顿了顿,这丫鬟好像和苏槿有些过节?

屏风后面的夏启盈和晋颜‘玉’在欧阳洵进屋的一刹那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就是那个人,就是他。

不过屏风前面的欧阳洵可不知道有两个‘女’人为他的到来而‘激’动,他饮了一口茶,随即皱眉“启晨,不是听说你们王府有个很会泡茶的丫鬟么,怎么这茶这个味道。”

很会泡茶的丫鬟……夏启晨和夏启盈心里同时一惊,苏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