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9章 抚琴

第八十九章 抚琴

夏启晨也立刻想起了现在已经成为父亲身边丫鬟的苏槿,不过比起父亲,欧阳洵这个外人惦记自家丫鬟才是要多不正常有多不正常吧,他可没忘记当初就是欧阳洵在‘玉’佛寺开口向母亲要苏槿做丫鬟结果把母亲吓坏了。

“欧阳洵……”夏启晨感觉自己能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就很不错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欧阳洵一副莫名其妙的神‘色’看着夏启晨“我们来你府上做客,听说有丫鬟会泡茶想尝尝她的茶艺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夏启晨瞟了一眼晋宏,这座冰山对于欧阳洵把他划归为“我们”没有任何表示,依旧没什么表情的坐在那里,只是那茶水是一口都没碰。

夏启晨嘴角‘抽’了下,皇家的人嘛,终究是挑剔非凡的,他也只能把晋宏从进王府到现在一直一张面瘫脸认为是人家看不上夏王府,不屑多说什么。

“你只是想喝茶?”夏启晨还是有些不放心,原来怎么没听说欧阳洵喜欢品茶,这小子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茶道?

欧阳洵狐疑的打量了下夏启晨“难道这丫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都不可告人了还能讲给你听,夏启晨从心底鄙夷了下欧阳洵的智商,虽然欧阳洵一直以来对苏槿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是说到底苏槿都是夏王府的丫鬟,自己只要不松口欧阳洵也没办法。

想通了问题关键的夏启晨招呼墨竹“你去问问父亲苏槿有没有空过来帮忙泡几杯茶。”

夏启盈在屏风后面已经感觉自己要忍不住冲出去了,欧阳哥哥不是来听自己弹琴的么,怎么又想要喝茶,喝茶也就罢了,还偏偏是那个贱婢。二哥也真是的,难道忘记欧阳哥哥第一次见苏槿就帮她挡棍子的事情了么,明明是想让二哥撮合自己和欧阳哥哥,难道他忘记了么。

相比起夏启盈那毫不掩饰的情绪,晋颜‘玉’就显得淡定很多了,不过也跟她根本不知道泡茶的人是苏槿有关,她只是好奇洵哥哥什么时候爱好这个了,自己以后是不是也应该多学学有关茶方面的东西。

当那个丫鬟进来的时候晋颜‘玉’只是觉得那个人影看上去有些熟悉,直到听到声音,她才真的错愕了,看向已经坐不住的夏启盈,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一个丫鬟能让夏启盈有如此大的反应了。

苏槿走进房间引起的不仅仅是晋颜‘玉’的惊讶,就连万年冰山晋宏……似乎也给了点反应,不过所谓的反应也不过就是挑挑眉,那浮动小的几乎看不见。

欧阳洵看到苏槿以后本来并不惊讶,听风阁的消息他早就收到了,不过夏启晨也在,他不得不佯装惊讶“原来会泡茶的丫鬟是你啊。”

不等夏启晨心稍稍放宽,欧阳洵下一句就丢了过来“那天没从夏王妃那里要走你真是遗憾啊。”

“欧阳哥哥……”夏启盈实在听不下去了,她不知道欧阳洵还管母亲要了苏槿,如果是别人,她巴不得这个祸害滚出夏王府,但如果是欧阳洵那就另当别论了。

欧阳洵有些不耐烦的问“什么。”

夏启盈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声音传来“我……我想请欧阳哥哥帮忙指点下……琴艺。”

正准备拒绝的欧阳洵收到了夏启晨瞪过来的目光,无奈的默叹了口气。

“颜‘玉’,你也在。”一直沉默的晋宏却抬起头。

“哥哥……”晋颜‘玉’低声回应了一句,她猜想到晋宏可能会知道她的存在,只是没想到晋宏会那么说出来。

晋宏和自己妹妹打了个招呼又陷入了沉默,屋子里的气氛却安静的有些诡异。

夏启盈很有眼‘色’的开始拨动手下的琴弦,尽管苏槿不懂这古代的音乐可并不妨碍她欣赏,音乐连国界都没有更不用说只是年代,夏启盈的七弦琴抚的还是有模有样的。

看到苏槿一副赞赏的模样,欧阳洵有些好笑,这种曲调也好意思让他来评判,不过那小丫头似乎觉得还不错,那自己也没有必要打断了,勉强听听就当卖小丫头个面子,省的让她觉得她自己欣赏水平太差。

晋颜‘玉’脸上也是微微‘露’出些不屑,这种琴艺也好意思在洵哥哥面前表演,这夏启盈果然是没有头脑一无是处又爱炫耀的笨蛋。

夏启盈一曲终了,还来不及开口羞涩的询问,晋宏却开口了。

“你不是来泡茶的丫鬟,为什么在这站着,茶呢。”

苏槿身子僵了僵,自己被墨竹叫过来话都还来得及说夏启盈就开始抚琴了,她也不知道这几位主子喜好什么样的茶叶,不过自己就是听了琴声忘记了自己丫鬟的身份这件事她可不会承认的。

晋宏这样一开口其他人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一个主子斥责一个丫鬟实在没什么好稀奇的,可是晋颜‘玉’不同,晋宏虽然平时和她不甚亲密,但好歹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兄妹,对于晋宏的‘性’子她还是很了解的。

哥哥什么时候会关注茶水,还和一个别的王府的丫鬟说过,这件事不要说没出现过,是她想都不会去想的。

“苏槿,还不快下去。”夏启晨赶紧吩咐,毕竟苏槿是丫鬟,惹恼了晋宏的话是半分便宜也沾不到的。

“欧阳哥哥……”夏启盈可不希望晋宏这个‘插’曲打‘乱’了自己和欧阳洵多说几句话的机会,立刻出声希望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回自己身上“我的琴……”

晋颜‘玉’鄙夷的神‘色’更浓了,但凡一个大家闺秀都不可能主动去问别人自己刚才的技艺如何的。

“琴不错。”夏启晨正感觉松了口气的时候,欧阳洵补了一刀“就是弹出的声音不怎么样。”

夏启晨感觉自己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欧阳洵,你这话什么意思。”

欧阳洵耸耸肩“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咯。”

晋宏可没功夫理会身边两个人一副要干架的意思,他看了一眼就知道欧阳洵的功夫深不可测,以自己的身手居然探不出欧阳洵的功夫的深浅,欧阳洵不简单呢。

至于那个小丫鬟么,晋宏冷冰冰的思考,不是夏启正那边的人么,怎么又和欧阳洵扯上了关系,他‘揉’‘揉’额头,自己的妹妹的心思他也是很清楚的,这个才是现在最首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