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0章 失手

第九十章 失手

应欧阳洵的要求,苏槿不得不当着这些人的面展示了一下自己泡功夫茶的技能,看起来感觉和一般会泡功夫茶的人的动作没什么两样,只是其中何时参水,参多少水,水的温度,她掌握的格外jīng确。

“你……很懂茶?”冰山品了一口都忍不住相问,毕竟,不同的茶叶的泡法是不一样的,除了夏启晨和欧阳洵要的是同一种茶,其他人都是各自挑选的茶的品种,他虽然没有喝夏启盈和晋颜玉的茶,但是光凭那清香味也足以判断绝对是杯好茶。

苏槿刚刚完成晋颜玉要的茶,闻得此言微微一怔,懂茶么。尽管在现代自己学过一些功夫茶,可绝对做不到jīng通,第一次在老王妃院子里泡茶的时候就感觉做起来格外顺手,继承了这世苏槿的记忆才得知,她本就应该是个茶艺高手。

或者说不仅仅是茶道,凡是涉及分量的东西她的脑子里都会有jīng准的计算,包括做吃食,中药的分量等等,只要给她配方,她就知道其所需的量,这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但是要怎么去解释自己一个丫鬟如此jīng通茶道呢。夏启晨和欧阳洵的眼光也是有些好奇的,她想了想,只有把这“责任”推给那未曾见过面的母亲了“嗯,小时候母亲很喜欢茶道,我学了一点。”

小时候?学了一点?晋宏有点狐疑,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丫鬟,自己也不过随口一问,他也就没有深问下去。

夏启盈冷哼了一声,她怎么没觉得这茶有什么不一样。

晋颜玉眼睛闪了闪,苏槿转进屏风刚把茶递过来,她佯装没有看到,转身要和夏启盈说话的样子,手装作不小心的一抬,一杯清茶就那样直愣愣的倾洒下来。

“啊——”一声惊叫,紧接着是“啪——”的一声。

屏风外的三个男人立刻询问“怎么了。”

夏启盈带着痛楚的怒不可遏的声音传出来“你这个贱婢,是故意的对不对。”

晋颜玉的动作巧妙又极快,但苏槿还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以她的功夫,是没可能阻止那杯茶倒向夏启盈正的手。

一杯烫茶,伤了夏启盈的手,湿了晋颜玉的衣袖。

苏槿自知是没有防备低估了晋颜玉,所以在夏启盈另一只手打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架住,任那一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痛了,就记得住教训了。

三个男人很快便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依照夏启盈的xìng子,泼湿了晋颜玉算不得什么大事,但烫伤了自己,这个丫鬟就应该拖下去杖毙。

张嬷嬷很快拿着治疗烫伤膏药进来,细细的为夏启盈涂抹,还不忘招呼丫鬟带晋颜玉去里屋更衣。

苏槿只能跪着,她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一直一言不发。

夏启盈很想开口说杖毙了这个贱丫鬟,她一直和苏槿不对法,但是这丫鬟现在是父亲身边的丫鬟不说,二哥和欧阳哥哥也在这里,他们肯定会阻拦的。

张嬷嬷又给她使眼sè,让她不要冲动,她强自按下心里的愤怒,转过头不再看苏槿。既然不能杖毙她,那就这么跪着吧,真是便宜她了。

夏启晨和欧阳洵没有听到夏启盈再次发飙的声音,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晋颜玉接过夏王府丫鬟递过来的夏启盈崭新的衣裙笑了笑“我不太习惯有外人。”

丫鬟点点头,很懂事的退出了房间,屋里只剩下晋颜玉和她的贴身丫鬟。

“你一会想办法把这个放到洵哥哥身上。”晋颜玉脸上染起了一抹红霞,那是她亲手绣的锦帕,上面有两个小小的字——颜玉。

丫鬟看了一眼自家xiǎojié,有些踌躇“xiǎojié……”

晋颜玉不悦的皱起了眉“让你做你就去做就是了。”她当然知道丫鬟想说什么,可是嫁给洵哥哥是她此生的愿望,洵哥哥和哥哥关系又不像和夏启晨关系那样好,尽管夏启盈配不上洵哥哥,可丞相府和夏王府一向交好,婚姻大事,媒妁之言,万一洵哥哥最后娶了夏启盈怎么办。

丫鬟只好唯唯诺诺的应是。

“启晨,这茶叶喝了,琴也听了,我就先告辞了。”欧阳洵瞟了一眼屏风,他看不见那边的小丫头,不过想来也是不好过的。

果然,听到欧阳洵要走,夏启盈立刻着急起来“欧阳哥哥,你还没有指点我琴艺呢。我自知弹的不好,所以想请欧阳哥哥多指点一下。”

换好衣服的晋颜玉一来就听到夏启盈如此急不可耐的声音,真是丢人,就算喜欢一个男子也不能表现的如此显眼。

欧阳洵为难的看了眼夏启晨“夏xiǎojié,我是真的不会琴艺,也不知道xiǎojié从何得知欧阳洵琴艺高超的。”

夏启盈咬咬唇,心下没有了主意。

“欧阳公子虽不会抚琴,可是赏鉴能力却是不俗的。”感慨夏启盈如此不济事,晋颜玉只好亲自上阵了,她们这种闺阁女子,想见一面欧阳洵实在太难了。尽管今天也没见到,但至少知道他就和自己一个屏风之隔。

“晋xiǎojié谬赞了。欧阳洵不是那等风雅之士。”对于晋颜玉,欧阳洵到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晋颜玉轻笑一声,似是极不赞同“欧阳公子过谦了,小女也学过点七弦琴的皮毛,今天也想在夏xiǎojié面前班门弄斧一遭,就当博大家一笑了。”

晋颜玉这话说的极为客气,夏启盈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能当着那么些人面反驳,只好站起来,把位置让给晋颜玉。

“好琴音自然要配以好茶,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品一下苏槿姑娘的茶艺了。”还不待晋颜玉开始,欧阳洵却开口道“苏姑娘呢?”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欧阳洵这话心里都默了个,苏姑娘呢,难道刚才苏槿烫伤了夏启盈的事情你不知道啊,这明目张胆装傻也太过分了些吧。

“是啊,苏槿呢。”

……原来装傻还有更过分的,夏启盈心里冷下了,自己可是二哥的亲妹妹,他就如此看重这丫鬟么,相帮她开tuō不惜用这种方式。还有欧阳哥哥……

“苏槿烫伤了六xiǎojié,又污了晋xiǎojié的衣裙,不敢再伺茶。”一直跪在地上的苏槿终于开口了,古人下跪这种体罚模式果然不是一般的痛苦,明明是夏rì,她已经觉得膝盖那里有些阴冷了。

“不过是无意,夏xiǎojié怎么会怪你呢。”欧阳洵不在意的挥挥手“你不会是想偷懒吧。”

夏启晨和晋宏都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早就知道欧阳洵是个不懂礼数的人,可这毕竟是夏王府,怎么他这丞相之子在这指手画脚的。

不过没有人干涉欧阳洵,夏启晨是不想干涉,毕竟他是在帮苏槿,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和自己的目的一样,晋宏更是不管自己的事,无需开口。

夏启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只是那笑怎么看怎么狰狞“我怎么会计较,你还不快去泡茶。”

苏槿从善如流的起来,低着头走出房屋,那脸上的五指印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异常清晰,欧阳洵眼神冷了冷。

“还请晋xiǎojié开始吧。”夏启晨也看到了苏槿脸上的印子,不过他什么都不可能做,启盈是自己的妹妹又是主子,她不过是打了一个下人一巴掌,又是这个下人做错事的情况下,他又能做什么。

晋颜玉闭上眼,努力抛开杂念,可是脑中却全是欧阳洵为苏槿说话的样子,她久久没有动。

“晋xiǎojié?”夏启晨有些奇怪,这晋颜玉总不会落自己面子又不弹了吧。

一个丫鬟走过来端糕点,晋宏眼睛眯了眯,晋颜玉她想做什么。

i954丫鬟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