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1章 闻茶

第九十一章 闻茶

丫鬟向欧阳洵走去,结果中途似乎不小心被绊了一下,她整个人便倒向了欧阳洵,手里的糕点也随之飞了过去。.

欧阳洵下意识的想躲开,不过他看到丫鬟眼底的紧张,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扶了一下她,对于一个‘女’子就那样摔在自己眼前他还是有些不忍的。

欧阳洵扶住丫鬟的一瞬间,‘女’子衣袖里的锦帕已经被她巧妙的塞进了欧阳洵的袖子里,晋宏将这一幕收之眼底,他眼神晦暗,看了一眼屏风后面坐着的身影。

他虽然对‘女’子有些排斥,可是不代表他认不出晋王府的人,那个端糕点“摔倒”的丫鬟分明就是晋颜‘玉’身边的人,晋颜‘玉’也真是胆大,这可是在夏王府,她就不怕被揭穿么。

欧阳洵也立刻感觉到了袖子里被面前扶住的‘女’子放了什么,不过他仍旧笑眯眯的装作不知“启晨,你这夏王府的婢‘女’走路可有些不稳呢,是不是平日里你们夏王府苛责下人呢。”

对于欧阳洵的调侃夏启晨有些尴尬,苏槿上茶溅到了晋颜‘玉’身上,这丫鬟端个糕点又扑到了欧阳洵身上,夏王府的下人是该好好**了,省的如此丢人现眼。

他沉声“还不下去。”

丫鬟喏喏点头,立刻蹲下身捡起糕点匆匆退下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众人忽略了,晋颜‘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信手弹出自己最满意的曲子。

晋颜‘玉’的琴艺和夏启盈自然是天然之别,欧阳洵一开始是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听到后面也忍不住用心了。

尽管夏启盈对音乐不是那么敏感,其实她七弦琴也就会那么一首曲子,但是她还是能听出自己和晋颜‘玉’巨大的差距,她有些愤恨的搅着手中的帕子,这个‘女’人就是来拆台的,欧阳哥哥才听了自己的,再听她的做个对比……

苏槿被拦在了‘门’外,张嬷嬷鄙夷的看着她“苏姑娘还是不要进去的好,以免不小心又烫伤了哪位主子。”递个茶水都能惹出是非,要不是王爷心善,这种笨手粗脚的丫鬟怎么可能留在夏王府,现在还想去污了主子的眼?”

如果是朱颜或者是夏王爷身边其他的婢‘女’,张嬷嬷是决计不敢这样说话的,甚至还要帮忙宽慰,只是这苏槿本来就是从这夏启盈院子出去的,加之张嬷嬷可是因为她吃过亏的,张嬷嬷的心里是愤怒和泛酸,这丫鬟凭什么那么好运。

苏槿看了看张嬷嬷和旁边幸灾乐祸的碧荷,开口道“不知道旁人能否分辨出哪个主子喜欢饮哪种茶”

茶是她泡的,除了欧阳洵和夏启晨的茶一样,其他人都不一样。单看茶盏是怎么也认不出来的。

张嬷嬷哽了一下,这死丫鬟还敢拿乔“你告诉碧荷一声也就是了,哪有那么麻烦。”

“我忘了。”

“忘了?”张嬷嬷一愣,旋即大怒“苏姑娘可是在消遣我,苏姑娘现在是王爷身边的丫鬟了,自然瞧不上我们这种下人,可也犯不着这样讽刺。”

苏槿摇摇头“嬷嬷哪里话,大家都是替王府做事的,哪有什么瞧不瞧得上。我是真的忘记了,这功夫茶讲究及时品茗,我这种粗笨的人自然不能在主子面前卖丑,可是还是要尽量加快速度,这自然忘记了。”

“忘记了,那苏姑娘等下打算怎么上茶。”碧荷嗤笑一声“莫不是仗着自己茶艺好,主子不会责怪随意吧。”

面对碧荷的挑衅,苏槿没有动怒“碧荷姐姐说笑了,为主子做事哪有随意的。看茶盏我虽分辨不出,但是茶叶之间不同的清香苏槿还是能辨别的,若是碧荷姐姐也可以,那就劳烦碧荷姐姐了。”

闻香识茶……碧荷傻眼了,自己怎么会,她强压心中的怒意“那为何苏姑娘现在不辨别呢。”

苏槿无辜的眨眨眼“现在开盖茶叶的香气都会散去了。”泡功夫茶还盖盖子本来就不太妥当,只是因为这夏王府的主子些真的爱好茶道的并没有几个,所谓叶公好龙而已。

“这茶怎么还没送上来。”欧阳洵的声音传过来“不会是那丫鬟偷懒跑掉了吧。”

晋颜‘玉’刚刚拨下最后一个音符,哪曾想欧阳洵居然还在惦记着喝茶,她脸立刻红一阵白一阵的,好在屏风挡着,也只有近旁的夏启盈看到。

对于欧阳洵如此不给面子的做法,晋宏只做没有听见,晋颜‘玉’对欧阳洵的心思他也是知道几分的,想起刚才那个端糕点的丫鬟的举动,如果不给晋颜‘玉’一些教训,这个妹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欧阳洵对她分明无意,她一个‘女’子怎么能如此做。

夏启盈还以为欧阳洵会夸赞几句晋颜‘玉’,没想到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她看也不看晋颜‘玉’,也扬声“我也有些口干,这茶怎么还没上上来。”

张嬷嬷拉了下碧荷,两个人让开道路,碧荷犹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谁让她不会闻香识茶呢。

苏槿端着茶盘将茶一杯杯端到各人面前,她根本就不需要揭开茶盖。这茶是她泡的,她又怎么会忘记里面装的是什么。就算她会闻香识茶,也不可能当着各个主子的面打开盖子,怪只怪张嬷嬷和碧荷想不到这一点。

看到苏槿的动作,张嬷嬷和碧荷也知道自己被骗了,什么闻香识茶,她根本就知道各个茶盏里面装的是什么茶,但人也已经进去了,难道还能在吆出来不成。

苏槿照例最后转进屏风,只是她这次的动作较刚才更为谨慎了,尤其是在递给晋颜‘玉’的时候她格外小心这个‘女’人的动作。

如果不是屋外的太阳毒辣,她又不能随意离开,她也不想进来上这个茶,谁喜欢对着一个满腹心计的毒蛇呢。

“欧阳哥哥,你觉得晋颜……晋姐姐弹的如何呢。”夏启盈的声音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晋颜‘玉’弹的再好又有什么用,欧阳哥哥不喜欢她,从刚才她就看出来了。

夏启晨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自己这个妹妹怎么这样不省心,晋颜‘玉’的琴技明显和启盈不是一个等级的,她自以为欧阳洵那话是不给晋颜‘玉’面子所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发问么。

晋颜‘玉’的心也不由得悬起来。

“我?我早就说过我不通音律。”欧阳洵品了一口茶“感觉这茶没有之前泡的好啊,温度没有之前掌控的好呢。”

“苏槿,你怎么回事。”夏启盈厉声询问身后的人“难道我之前罚了你所以怀恨在心泡茶也不用心了么。”

晋颜‘玉’抚琴的事情似乎就这么揭过了,夏启盈的内心更是乐开了‘花’,她就知道欧阳哥哥不待见晋颜‘玉’,一下就把事情从抚琴变成了饮茶。

“回小姐,张嬷嬷和碧荷姐姐之前问了我些问题,所以路上耽搁了一下。”苏槿看不到欧阳洵的表情,但是凭借欧阳洵的功夫,听到她和张嬷嬷碧荷在屋‘门’口的对话也不是难事。

张嬷嬷脸‘色’一白,她怎么也想不到那茶没有及时端上还会变味?欧阳洵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启晨。

夏启晨果然变了脸“怎么,主子要的东西也敢有人中途作梗?”

张嬷嬷和碧荷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奴婢……奴婢……”她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本以为简单的一件事就算不成功也不至于会被罚才对,怎么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夏启盈也没想到本是想不让人继续关注晋颜‘玉’的琴声的随口一问,怎么会把自己的下人给牵连进来,可是欧阳哥哥都这样说了,她有些为难,因为苏槿惩罚自己的人她不想做,但那茶又是因为张嬷嬷和碧荷才没有之前的好,她有些烦躁,怎么张嬷嬷越来越不顶事了呢。

见夏启盈没有出声,夏启晨也就只有替她处置她的下人了,本来是件小事,可欧阳洵和晋宏都在,这关系的就是夏王府的面子问题了,他挥挥手“下去各领十杖吧。”

欧阳洵看到两人离开后心下一阵爽快,那两人不想让苏槿进屋他是听到的,至于茶的味道……晚那么一会哪里品的出呢。

晋宏没有心思理会夏王府如何处置下人,他开口道“饮茶赏乐都已经结束了,我想先告辞了。”

夏启晨和晋宏关系本就一般,只是他还没说同意,欧阳洵也跟着起身“我也该走了。”

晋颜‘玉’和夏启盈同时有些不快,晋颜‘玉’给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有些怯懦,但是架不住主子的目光,只好强作镇定的点头。

夏启晨也只好起身送欧阳洵和晋宏出府,欧阳洵对启盈是一丝情意也没有的,希望启盈能看明白吧。

晋宏一出夏王府就头也不回的上马走了,告别都懒得多说一句。

夏启晨摇摇头,看向欧阳洵“她当真是不可能的么。”他知道欧阳洵明白她指的是谁。

欧阳洵在夏启晨面前第一次敛去笑容“启晨,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发生了。”

夏启晨一直都知道欧阳洵不是别人眼中所谓的纨绔子弟,他叹了口气,用手捶了下欧阳洵的肩膀“我还指望你给我当妹夫呢。”

“欧阳公子……”一个‘女’声怯怯的‘插’进来。

这不是刚才的丫鬟么,欧阳洵狐疑的看了一眼夏启晨,你家的丫鬟怎么出来了。

看到夏启晨的目光,丫鬟忙摆手“我是晋王府的丫鬟,刚才是送糕点的姐姐临时有事把糕点塞给我的。”

夏王府的丫鬟怎么可能连是不是自己王府的下人都不认识了,夏启晨皱眉,晋宏是一个人来的,那这丫鬟应该是晋颜‘玉’的,只是她怎么在这。

丫鬟鼓足勇气对欧阳洵开口“欧阳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夏启晨呆愣了,看向欧阳洵,可欧阳洵脸上是半分惊讶也无,扬起‘唇’角“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