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4章 毽子(一)

第九十四章 毽子(一)

丫鬟成长记红盈这几天发现大少爷的脾气变坏了不少,或者说自从苏槿去了王爷边,大少爷的心就有些捉摸不定了,大少爷和二少爷争夺苏槿的事她也听说了,本以为苏槿最后不是被大少爷收房就是被二少爷,哪曾想她最后成了王爷边的丫鬟。

红盈将茶水放在夏启正的桌上,她微微倾了倾,想看看夏启正在看什么。

“下去。”夏启正头也不抬的说“自己的本分都忘记了么。”

红盈只好满面委屈的朝门口走去,前段时间大少爷不是还有纳了自己的意思么,怎么现在的态和原来有天壤之别呢。

“少爷,赵将军那边……”见红盈走了,绀青小声询问道“还是不肯松口么。”

夏启正闭上眼,声音充满了疲惫“那次蝶舞的事不知道怎么回事传到了那老头耳朵里,他不放心把静馨嫁过来。”

绀青有些愤愤“那ri分明是有人算计。”

是啊,有人算计又能如何,赵老头晚年才得这个女儿,原配夫人生下这个女儿又走了,他又不肯续弦,对这赵静馨宝贝的紧,眼看就要让他松口了,结果出了那事,晋宏那边传来消息,赵老头现在有意把赵静馨许配给德王府的公了。

父亲对于自己都不重视,莫说自己的婚事了,至于那个卢氏,夏启正冷哼,指不定会帮自己求娶怎样人家的女儿呢。

夏启正托着下颌深思,看来只有从赵静馨本人入手了。依着赵老头对她的宠,如果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那赵老头答应的几率就会大的多。可是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见见这个女呢。

“让我娶晋颜玉?”夏启晨看着卢氏“母亲,你不会是在说笑吧。”

卢氏不满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当初若没有那个婢多事,颜玉可能早就是我儿媳妇了,现在不过是晚了些时ri,你怎么这副样。”

夏王府一直都有意和晋王府联姻,如果不是苏槿偷了晋颜玉的东西多生事端,晋颜玉可能早就嫁过来了。

“但是……”

“但是什么,颜玉xing温婉,又是京城出了名的大家闺秀,才样貌在这京城之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卢氏对晋颜玉很是满意,看晋颜玉的样就知道是个软xing,嫁过来以后自己也可以拿捏的住。

“我不是嫌颜玉不好……”夏启晨忽然灵机一动“夏启正不是还没成婚么,我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在他之前啊。”

这个儿怎么这种时候那么愚蠢,卢氏摇摇头“他那个病秧,没有娶妻也正常,最关键的是,这王府的继承嗣也是很重要的。你若是比他先有了嗣,就更名正言顺了。”

夏启晨想了想,还是拒绝道“母亲,如果我真的比大哥先成婚,那外面指不定就要传你的是非了。”

其实夏启晨这样说也没错,卢氏是填房,夏启正又并非她所生,夏启晨先大婚的话确实有她不管萧氏嫡的嫌疑。

卢氏揉揉眉心,有些烦躁“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一直没有给她物se出好的人选。”

夏启正大婚的对象,不能地位低,可最好是不能给他助力的,京城中这样适婚的女并不好寻。

看到自己的母亲一脸的烦闷,夏启晨上前帮卢氏揉着肩“母亲不必烦恼,就算夏启正先于我大婚,也未必比我早有嗣。”

卢氏还有些不放心“他骨虽然不好,可是他若早于你成家,这王位的继承可就于你不利了。毕竟成了家,以后不会存在没有当家主母的问题。”

夏启晨哈哈一笑“母亲真是多虑,难道他成家以后父亲就会把王位直接传给他吗?”

卢氏不在言语,还是得赶紧给夏启正找个合适的婚配对象,颜玉那孩也快及笄了,这样启晨才能尽快成婚。

……

“苏槿,你觉得我这个儿怎么样。”夏王爷忽然开口问正在研磨的苏槿。

对于夏王爷突如其来的问题苏槿还是很惊讶的,不过她还是回答道“位少爷都很优秀。”这种问题能怎么回答,敢说主不好么。

夏王爷呵呵一笑“他们其中两个可都是对你有意呢。”

苏槿心里咯噔了一下,夏王爷这话什么意思,治自己个狐媚之罪?事也过去一些时ri了,秋后算账也不是这么个算法。她想了想,谨慎的开口“苏槿本是粗笨之人,主赏识乃是苏槿的福分。”

对她有意可也没说什么意不是,干脆就装傻到底好了。她故意把这有意曲解成赏识。

夏王爷似是没料到苏槿会如此回答,微微一怔后又开怀大笑“果然是个机灵的丫头。”他看着苏槿,这女美貌又不失聪慧,启正启晨想纳了她也是理之中的。

想起卢氏之前和自己念叨几个孩的婚事,他就有些头疼,这本来就是妇人该管的,这朝中大臣的女儿些哪些适婚他又不甚清楚,现在怎么让他来物se人选呢。

“王爷……”见夏王爷不知突然在想何事出神,手中毛笔的墨汁就要低落了,苏槿忍不住开口提醒。

夏王爷一看,立刻将毛笔放到一边“还好,还好。”

他平时没什么特别的好,唯独对于书法很是衷,没事就喜欢练练,再把自己满意的装裱起来。

“苏槿,若是让你在启正和启晨当中选一个你要如何选。”夏王爷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就是想问问这个小丫鬟。

选,选什么选,选夫君么。苏槿心里忍不住吐槽,我一个都不想选可以么。只是她不敢那样回话“苏槿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当妾,你更愿意做谁的妾室。”夏王爷也不想再遮掩,直接问了出来。

我才不想当妾室。苏槿有些闷闷的回答道“王爷说笑了,两位少爷岂是苏槿能够肖想的。”

对于苏槿的回答夏王爷虽然不是很满意可也不再刁难了,如果单是启正要她或者启晨要她都没有问题,现在这两个儿同时想要纳了她,他可不想被说成偏哪一个孩。

见夏王爷也不再追问,苏槿松了一口气,好好的干嘛问这种问题。

“王爷。”朱颜敲了敲书房的门“六xiaojie派人来问问苏槿姑娘可有空去她那泡茶。”

“怎么,以后这夏王府泡茶的事都要麻烦我这丫鬟了么。”夏王爷调笑道。

朱颜解释道“听说是赵将军府上的静馨xiaojie来了,六xiaojie想让苏槿帮静馨xiaojie泡茶。”

夏王爷哈哈一笑“原来那小丫头是想炫耀啊。”他看了一眼苏槿“你就去吧。”

“盈姐姐,苏槿泡的茶好喝么。”赵静馨眨着眼,她也是听丫鬟说的,说夏王府有个很会泡茶的丫鬟,一时好奇她就来了。

夏启盈勉强挤出个笑容“都是外面乱说的,茶叶么,都是差不多的。”真不知道是哪个嘴碎的传出去的。

苏槿很快跟着丫鬟来到了屋里,她向夏启盈和赵静馨福了福“不知道六xiaojie和赵xiaojie想喝什么茶。”

夏启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龙井。”上次听到欧阳哥哥就喝的这个。

赵静馨摸摸鼻尖,有点可“我平ri不怎么喝茶的,但是听说你泡的特别不一样,有什么喝起来甜甜的茶么。”

甜甜的茶?蜂蜜柚茶……苏槿有些无奈,不过还是认真的思考了下“铁观音喝完以后回味的时候会有丝甜意,不知道赵xiaojie可愿意。”

赵静馨点点头,反正她也不清楚“那就听你的,铁观音。”

夏启盈和赵静馨又闲聊了几句,苏槿端着泡好的茶上来了,赵静馨接过茶,打开茶盖“这味道闻着可真舒服。”

粗鲁的人家自然是不会茶的,夏启盈心里有些鄙夷,赵府是将军府,这赵静馨更是没有半点女儿家的模样,别人家的女儿都是琴棋书画,哪里像赵府,都是舞刀弄枪的。

赵静馨一点点喝着,她没过茶,也不了解茶道,只是觉得口中的茶水清香中带丝甜,她朝苏槿笑笑,由衷的夸赞“你泡的茶真好。”

“承蒙xiaojie喜欢。”苏槿一直很喜欢这个赵xiaojie,从赵静馨第一次在柴房要帮她开始,她对这个直率的xiaojie就充满了好感。

“启盈姐姐,今天阳光这么好,我们去院里踢毽吧。”赵静馨有些向往的看了一眼外面“平时在家都没什么人陪我玩。”

武将家的女儿就是如此野蛮,哪家xiaojie聚在一起不是绣花作诗的,她却喜欢什么踢毽。不过碍于两府面,夏启盈还是扯出个笑容“好啊。”她忘记了自己也是完全不怎么会绣花作诗的、

因为只有两个主,丫鬟下人也就跟着一起闹闹,苏槿本来就告退的,奈何赵静馨出言请夏启盈留下了她,夏启盈虽然不喜欢苏槿,可赵静馨的面还是要给的,也就不不愿的让苏槿加入了。

刚刚初秋的天气并不寒冷,一群人在院中欢闹着也都出了点薄汗,赵静馨更是玩的脸蛋红扑扑的格外惹人疼的模样。

“少爷,赵xiaojie今ri已经来了,现在正在六xiaojie的院中和六xiaojie一起踢毽。”绀青悄悄对夏启正说道,他不由佩服少爷,让人把夏王府丫鬟会泡茶的消息传到赵静馨耳朵里,这个对任何事都充满好奇的xiaojie果然来了。

夏启正放下手中的书卷,总算来了。

i954丫鬟成长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