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5章 毽子(二)

第九十五章 毽子(二)

“哎呀,赵小姐好厉害,这都快五十个了。.”苏槿有些钦佩的说道,她是发自内心的感慨,不知道为什么,她踢毽子总有种肢体不协调的感觉,所以对于赵静馨可以一直踢且不时翻‘花’的踢法感到有些惊奇。

谁说古代‘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体弱类型的,这赵静馨不就是个活生生例子,那体力充沛的,一院子的丫鬟‘妇’人都比不上。

在“第一百三十八”的声音中,赵静馨终于感到有些疲惫,她用足力气一掂,那彩‘花’‘鸡’尾羽‘毛’做的毽子竟飞的老高,落出了院子。

“啊——”似是没想到自己一脚可以踢那么高,赵静馨也惊呼了一声,不等丫鬟仆‘妇’反应,她自己就蹦跳的跑出院落去捡那丢失的毽子,反正在家都习惯了,与其等那些丫鬟磨磨蹭蹭,不如自己亲力亲为。

赵静馨走出院落四下张望了下,看到那个彩毽落在了石板路旁边的泥土上,走过去正‘欲’伸手,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却先于她拾了起来。

“这是小姐的么。”一股淡淡的‘药’香,赵静馨眨眨眼,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他长得可真好看。

夏启正看到赵静馨的打量的目光也有几分诧异,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不是应该脸红害羞么,这赵小姐似乎全然没有男‘女’设防的意思,只是那目光很是澄澈,到也没让他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小姐。”紧随赵静馨后面的赵府丫鬟看到了,一把拉过赵静馨,朝面前的男人福了福身,也不多说什么就拉着小姐往院子里走。

赵静馨走了两步却停下来了,她转过身好奇的询问“你是启盈姐姐的大哥吧?”夏王爷有三个儿子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夏启明她也认识,看面前人的年龄和他身上气息,应该是夏启正吧,传闻中启盈姐姐的大哥不是一直身体抱恙么。

夏启正微笑的点头,这赵府的小姐倒是不同于其他小姐,他对娶她又多了几分兴趣。

“静馨妹妹好大的力气呢。”看到赵静馨拿着彩毽回来夏启盈似夸似贬的说了一句。

赵静馨倒是没什么感觉,甜甜一笑没说话,倒是赵静馨身边的丫鬟有些难堪,这夏小姐的意思是讽刺小姐不似‘女’子吧。

“虎父无犬‘女’,赵老将军一定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苏槿轻声赞叹,虽然赵静馨也没‘弄’明白这力气大和顶天立地有什么具体的关联,不过苏槿这话明显是帮着自己的,她笑的更加灿烂了。

夏启盈有些愤愤的扯了一根自己彩毽上的羽‘毛’却又无可奈何,她还能说苏槿说错了不成。

苏槿离赵静馨站的很近,她似乎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她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赵静馨,她身上怎么会有qing/人结的味道。

注意到苏槿投过来的目光,赵静馨朝苏槿笑笑“怎么,没见过我这样粗鲁的‘女’子么。”

苏槿摇摇头“只是觉得赵小姐身上似乎有些中‘药’味道,赵小姐最近身体不适么。”

赵静馨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中‘药’?不过旋即想起刚才那个温柔如‘玉’的男子,脸微微红了红,只是从他手中接过彩毽,应该不会沾染什么味道吧。

苏槿将赵静馨的表情收至眼底,刚才她一定是碰到什么人了,整个夏王府身上有‘药’味的,只有那个人了。

她悄悄附在赵静馨耳朵边问“刚才可是碰到大少爷了?”

赵静馨诧异的看着苏槿,见周围的人都在继续玩闹着踢毽子,才点点头“刚才是夏公子先捡到彩毽递给我的。”说完又生怕苏槿误会的摆摆手“我只是凑巧碰到的。”她虽然年纪尚小也知道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说法。

对于赵静馨是不是真的中了qing/人结苏槿也不太确定,只是觉得那个中‘药’味中带有一丝甜意,欧阳洵当时除了气味还给自己诊了脉的,她可不会诊脉。

苏槿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我以为赵小姐身体有不适,怕你运动量过度对身体不好而已。”

运动?过度?赵静馨有点不太明白苏槿的意思,不过苏槿担心她身体她是明白的,她待苏槿更亲切了。

自己很少生病,但是一旦生病伺候的下人虽然不少,可是会从心里说出对她关心话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赵静馨很快把这个小事抛在脑后,重新融入到踢毽子的大军中。她们开始分为两队,类似于蹴鞠的玩法,把毽子踢到对面的区域落下的得分,她可是主力战将。

苏槿一直密切注意着赵静馨,见她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就放下心来,兴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少爷。”见夏启正回来,绀青立刻走上前,他很想询问,可是那个红盈正好奇的看着这边,只有生生按下内心的紧张。

夏启正微点了下头,‘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事情比他想的还要容易。

毕竟是‘女’子,平日里也没有什么锻炼,很快夏启盈和一般丫鬟仆‘妇’就吃不消的要求休息会了。

赵静馨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只能点头同意,趁着下人端茶送水的档,她凑到苏槿身边,小脸红红的,看不出是热的还是害羞“苏槿,我想问问,你们夏王府的大公子身体好像不像外面流传的那样虚弱呢。”

苏槿只当她好奇,随口回答“嗯,我不知道外面是怎么说的,不过大少爷确实需要每天吃不少汤‘药’才行呢。”

赵静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的身体的确不太好,父亲一定不会同意的。”

苏槿敏感的问“同意什么。”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赵静馨连忙紧张的摇头“没……没什么。”要是让苏槿知道自己心中所想那还不丢死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只见了夏公子一面,可脑海里总会想起那个身影和那个声音,一直萦绕,她甚至觉得自己若是能嫁给夏公子该多好。

嫁……想到这个字眼,眼前又是那个人了,自己都还没有及笄呢,明明自己之前都不会想这些男‘女’之事的,赵静馨有些困扰,不过她很快就不在意了,也许这就是父亲说的,当他看到母亲时就觉得母亲是他想要的人,自己看到夏公子的时候大约也是一样的感受吧。

有小丫鬟过来给赵静馨递茶,碧荷也在那喊苏槿过去伺候夏启盈,一直到赵静馨离开苏槿也没能再和赵静馨说一句话。

“只是会让你‘精’神恍惚,变得温顺。最关键的是,种qing/人结的根本不会察觉自己的异常。”苏槿反反复复的回忆欧阳洵说过的话,赵静馨的模样不像是恍惚,只是她那句父亲不会同意又是什么意思。

“苏槿?”紫绡见苏槿再次走神了,她都不知道这是苏槿第几次走神了。

“嗯?”苏槿回过神来,怎么自己才像中了qing/人结的那个人,她不好意思的笑笑“紫绡姐姐,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紫绡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我知道现在自己来找你说这些很可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能对谁说。”

从大少爷搬回修葺好的院子差不多也有半年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提收通房的事情,老王妃旁敲侧击了很多次也没有用,现在红盈在大少爷面前明显比自己更得欢心。紫绡就想起了苏槿,曾经她在的时候,大少爷最器重的就是她,也许她能有什么法子帮帮自己也说不准。

苏槿觉得自己脑袋‘抽’了‘抽’,自己和紫绡的关系不是什么亲密闺蜜吧,再说,要自己教她怎么拢络住夏启正的心?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夏启正的心,现在要如何教她。

看到苏槿的表情紫绡也知道自己冒失了,可是……她咬咬牙,把自己听来的消息告诉苏槿“大少爷就快娶正房妻子了,如果我不能在此之前得到大少爷的欢心,那以后……”

其实紫绡也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可是既然有了正房,那夫妻自然要甜蜜许久,等大少爷对正房妻子腻烦的时候,她早就年老‘色’衰了。只有早点成为大少爷的人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就算不能先于正房诞下子嗣可就凭借自己是老王妃的,姨娘的位置总归能保住的。

“娶妻?”没听说夏启正要娶妻啊,王爷不是正在愁夏启正的婚事么,怎么就要准备娶妻了?八字都没一瞥吧。

见苏槿如此不带遮掩的怀疑,紫绡也觉得有些尴尬,可还是硬着头皮小声解释“那天我去给大少爷送‘药’汤,在房‘门’外听到绀青和大少爷的对话,大少爷要娶赵将军府上的赵小姐。”

赵将军府上的赵小姐,那不就是赵静馨!

联想起赵静馨说的父亲不会同意,苏槿隐约觉得有些不对,难道赵静馨和夏启正‘私’下已经互许终生了?

紫绡有些闷闷“你就不能看在老王妃的面上帮帮我么。”

苏槿尴尬的‘摸’‘摸’鼻尖“紫绡姐姐,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我现在是王爷的婢‘女’,而且我也捉‘摸’不透大少爷的心思。”见紫绡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她只好接着补充“主子的心思那么多变,我要是随便能猜到还会是个小丫鬟么。”

紫绡叹了口气,也知道苏槿说的是实话。

苏槿半宽慰半试探的开口“那赵小姐是将‘门’‘女’子,大少爷又是个文弱之人……”

“谁说不是呢,大少爷恐怕都没有见过赵小姐呢,定是王妃帮他选的。”紫绡带了不小的怒意,她是老王妃的人,老王妃和现在的王妃不对盘,那王妃选来的儿媳‘妇’自然是向着她的,自己日后的日子只怕更不好过。

没见过赵静馨?苏槿又细细回忆了一下下午赵静馨的情况,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赵静馨也是第一次见夏启正!卢氏不可能把赵静馨说给夏启正,夏启正又要娶赵静馨……

赵静馨很有可能中了qing/人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