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7章 女婿(一)

第九十七章 女婿(一)

赵静馨中了qing/人结,这怎么可能呢……qing/人结是宫里的秘‘药’,一般人很难拿到,而且就算在宫中那都是禁‘药’,会配的人寥寥无几。据说曾经有皇家的人用此‘药’害过皇帝,后来这种‘药’就已经找不到了。

他本来也不知道这种‘药’的,是一些狐朋狗友逛qing/楼的时候夸耀得了类似qing/人结的‘药’物,他好奇多问了两句才得知的。

“这事非同小可,你是如何得知的。”他正‘色’看着苏槿,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苏槿咬咬‘唇’,这事要如何解释,思来想去也只能把责任推给这古代的老妈了“我听我娘说过,中了qing/人结的人身上会有股淡淡的‘药’味‘混’合着甜意,那日赵小姐和我们一起踢毽子的时候身上就有这种味道。”

夏启明也知道苏槿是被夏启晨带回夏王府的,对于她的父母夏启晨虽然不曾提过但想必也是早就不在人世了,他也没法去问苏槿的娘又是怎么知道的。

qing/人结的气息极其特殊容易被忽略,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苏槿。

看到夏启明眼中浓浓的怀疑之‘色’苏槿也毫不意外,毕竟qing/人结的事情可能牵扯甚广,自己不过是个丫鬟又如何能够得知且分辨呢。

夏启明将苏槿带回了夏王府“赵静馨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查证呢。你既然得知了qing/人结,虽然现在看似很安全,以后还是不要随意说给别人听了。”

当年qing/人结的事情闹的整个皇宫乃至京城都动‘荡’不安,那时候的知**多半也已经没几个了,发生那事的时候自己都还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只是现在才听说那时候的血雨腥风,如今qing/人结再次出现,谁知道意味着什么。

夏启明的态度到让苏槿有些错愕了,她以为他会‘逼’问,会怀疑,会讽刺甚至不理会她,就是万万没想到他就这样简单的相信了,甚至还在关心她的安危。

“夏启明,谢谢你。”谢谢你的相信,谢谢你的关心。

“说什么没头脑的话。”夏启明不以为意的笑笑转身离开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

……

“夏启明?要见静馨?”赵老将军听到下人的禀告很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夏王府的人都怎么回事,先是夏大公子托晋王府的公子来试探他的口风,现在夏五公子又要来见静馨,他不知道礼法的么。

“听说是小姐抱恙,夏公子来探望的。”下人小声的解释,接着‘摸’‘摸’头,没听说小姐生病了呢。

果然,赵老将军的反应更大“静馨生病了?”他也不理会还被挡在府外的夏启明,直接匆匆朝后院走去。

赵静馨一反常态的没有在院子里和丫鬟玩闹,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闺房里做‘女’红。她从小都没学习过这些,嘟嘟囔囔倒腾了一阵“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啊。”

旁边的丫鬟正待说两句宽慰小姐,赵老将军已经一阵旋风似的走进来“静馨,你身体不适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赵静馨不解的看着赵老将军“父亲,你在说什么,什么身体不适。”

看看桌上的‘女’红,看看一脸疑‘惑’的赵静馨,赵老将军也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女’儿明明好好的,那臭小子居然说‘女’儿病了。

“没事。”赵老将军低沉的开口“你怎么突然做起这些了。”他记得静馨很讨厌这些东西。

赵静馨的脸有些红,略带羞涩的随口道“就是突然想起而已。”

突然想起?赵老将军有些纳闷不过也不在意,‘女’儿大了有些东西不愿意和自己说也是正常的,唉,想到‘女’儿长大以后就要嫁人了,赵老将军有些伤感。

意识到父亲心情的低落,赵静馨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是自己的隐瞒导致的,从小父亲待她就极好,自己的不诚实想必是被他看出来所以伤心了吧,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她还是鼓足勇气“父亲,其实……其实……其实我是有心仪的人了。”

“嗯。”赵老将军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也没认真听,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赵静馨的小脸已经如同饮酒微醺一般。

“是夏家那小子?”想到之前被自己挡在府外的夏启明,赵老将军有点反应过来了,怪不得他想来看静馨,想到静馨也什么朋友,就是有时候会去夏王府找那夏家的六小姐,想来是碰到过夏启明,一来二去两个孩子有了些情义。

赵老将军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而赵静馨对于赵老将军的问话也没有否认,只是低着头。这种默认的态度更加证实了赵老将军内心的想法。

“虽然我对那小子没什么感觉,不过你若喜欢也不是不可以。”赵老将军‘摸’‘摸’下巴,夏家对于他们赵家也不算高攀,静馨还没及笄,幸好那夏启明年岁也不大,两个孩子可以先订了婚约,过几年完婚刚刚好。

同是夏家的孩子,夏启明可比那夏启正靠谱多了,夏启正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让他等静馨几年就算他愿意那着急抱孙子的夏家老王妃也不见得高兴,指不定就给他塞些小妾同房,那到时候静馨嫁过去可不要受委屈,而且夏启正身子也不好,实在不是静馨的良配。

没想到父亲那么好说话,赵静馨吃了一惊,不过又想到父亲对自己的疼爱,想必是怕自己伤心吧,赵静馨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自家‘女’儿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干脆利落,这点像他,没有那些人家扭扭捏捏的样子。赵老将军点头“你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让她放心什么,赵静馨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父亲是担心夏大公子身体吧。

赵老将军在战场上练就了一个风风火火的‘性’格,自己的疑‘惑’得到解答,他很快就离开了,得看看那夏家小子还在不在,若没走还是让人领了进来,自己也好深入看看这人是不是个合格的‘女’婿。

还在赵将军府外等候的夏启明还在想办法,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小厮突然又换了一个脸‘色’“夏公子,我们家老爷有请。”

夏启明吃了一惊,这赵老将军如此善变?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因为一点误会,赵老将军已经把他当半个‘女’婿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