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98章 女婿(二)

第九十八章 女婿(二)

夏启正眉头紧锁,晋宏那边传来的消息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想起前几日自己的人发现夏启明去过将军府,难道是和夏启明有关?

“你不想嫁给夏家的小子了?”赵老将军看着赵静馨,这丫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启明来了两三次之后忽然又说不喜欢夏家了,难道是相处过程中闹了矛盾?

“嗯。赵静馨应道,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前几天日日都会想到那人,怎么现在连他的样貌都想不来了呢,她甚至抓不到一点痕迹。

赵老将军叹口气,心里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失落。女儿不用那么早嫁人他自然是高兴的,可是女儿不喜夏启明也不知道日后会嫁给谁。

这对父女到最后也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夏公子根本不是一个人。

秋后算账,这是苏槿面对夏启明逼问的第一感觉。

怎么认识苍先生,有关qing/人结的东西,这一切都和欧阳洵有关呐,可自己要怎么说呢,苏槿很纠结,把欧阳洵出卖了感觉不太好,但是这夏启明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

“你知不知道qing/人结事关重大。”夏启明一脸正色,他是真的很担忧苏槿的,能知道qing/人结的通常都是皇家之人,她一个小丫鬟不但得知还会分辨。

“五少爷,重不重大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要给王爷送茶,你能让让么。”把她堵在这茶室已经一盏茶时间了,一会王爷生气遭罪的可是她。

夏启明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夏启正的贴身小厮过来了。

绀青看到夏启明也是一愣,朝夏启晨行了个礼“五少爷。”而后转向苏槿“苏姑娘,大少爷今天胃口不太好,想喝些清茶。”

夏启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哥没有胃口想喝茶?这茶还有开胃的效果呢。”

绀青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他还是微点了下头“大少爷近日来喝的汤药都极其苦涩,蜜饯都偿不出甜味,苏姑娘泡的茶是清香中带些甜意,想来能驱散些药味。”

看了一眼不再说话的夏启明,苏槿点点头“我把这茶给王爷送去了就来。”

等绀青走后,夏启明阴阳怪气的问“你当真要去大哥那里?”

“他是主子,我是下人,还能有选择么。”感觉到夏启明态度的不善,她更是莫名其妙,他和夏启正不对付管自己什么事。

夏启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莫名的烦躁。肯定是因为她是二哥的女人,所以自己才会如此,对,一定是这样。

“大少爷。”苏槿端了杯铁观音站在书房门口,久久没有听到里面有应答的声音。

“这不是苏妹妹呢,今天这么得空来我们这里啊。”红盈走过来“怎么在这门口站着呢,难道大少爷没让你进去。”

没有理会红盈的挑衅,苏槿依旧站在门口,再次开口“大少爷,你要的茶送到了。”

气不过苏槿的无视,红盈笑意妍妍的讽刺“不是去王爷身边了么,还想来gou/引大少爷么。”

“红盈姐姐,那么些时日过去了,我可是每日都在等着大少爷为你摆席纳了你呢。”苏槿淡淡的微笑“可是看红盈姐姐这装扮,好像还没能得偿所愿呢。”

红盈被苏槿说中心事,面色一红,冷哼一声转身不再理会她。

两人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放低,夏启正在书房里听的一清二楚,那个小丫头啊,还是如此,红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呢。

夏启正看了一眼晋宏才让人交给他的书信,开口道“苏槿,你进来吧。”

苏槿走进书房,将茶放到夏启正的书桌上,正准备离开,却被夏启正捏住了手腕,想起上次夏启正对自己的“非礼”,她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觉察到苏槿的反应,夏启正呵呵一笑“我有那么可怕么,比起欧阳洵,我只怕差远了吧。”

苏槿甩开夏启正的手“我不知道大少爷在说什么。”

“不知道?苏槿,曾经我邀约你与我联手你也是答应了的,只是现如今你不但不帮我还几次三番坏我事情。”被苏槿挣脱了手的夏启正也毫不在意,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这笔账,怎么算。”

苏槿沉默,她不知道夏启正知道了多少,而且牵扯进了欧阳洵。

“那次我设计夏启晨,你让蝶舞不给他用药,想放他一马,只是那小子最后不争气的还是被蝶舞拿下了”他看了看苏槿,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接着说“蝶舞那次出现在我的房间,虽是她自愿所想,可也是你挑窜的吧。”

“qing/人结的事情也是你透露给夏启明的,我没说错吧。”夏启正冷冷的笑了“你以为这些事我都不知道么,整个夏王府都在我眼皮子地下,这点小事会被我疏忽么。”

“既然整个夏王府都在大少爷的掌控之下,那我还真不明白了,你要这王位不是轻而易举么。”苏槿是真的不明白了,夏启正什么都了解都知道,不过是个王爷的位置,他想要还不手到擒来么。

夏启正把目光移开,她当然不懂,他要的怎么会是一个夏王府。

“小槿。”夏启正叹了口气,语气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不管你做了什么,哪怕陷害我,打乱我所有的计划,我依然忍让着你。你的心就不能偏向我么,哪怕一丝一毫也好。”

对于突如其来的表白苏槿没有惊喜,有的只是惊吓“夏启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做什么。”夏启正语气有些无奈的凄凉,在苏槿听起来却更加像个深闺怨妇般渗人“不过是爱上了不该爱不能爱的人。”

“……”

“小槿,你嫁给我可好,我帮你恢复你的身份。”夏启正眼睛里有一种苏槿看不懂的光芒“你的身世,你的双亲,我都会告诉你的。”

身世,双亲,身份,听起来很诱人的样子。自从恢复了古代的记忆,苏槿就知道自己的娘不是一般女子,可是父亲究竟是什么人记忆中是没有一点痕迹可寻的。现在忽然有人说可以告诉她一切……

“夏启正,我不明白你背后究竟有怎样的势力,只是,曾经那个月下的白衣少年已经死了。”苏槿说完便转身了,意料之中的夏启正没有在喊住她。

她不仅仅是苏槿,同时也是苏凉。娘亲已死,那未曾出现过的父亲对她实在吸引力不大。她只是想从夏启晨那里拿回玉佩,那是娘亲留给她的。

白衣少年,已死么……

夏启正闭上眼,她终究要和他站在对立面了是么。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可能是同盟的。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