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1章 事端(一)

第一百零一章 事端(一)(求首订)

苏槿看着窗外,带点灰‘蒙’‘蒙’的感觉。

她搓了搓手,拨‘弄’了下屋里的炉火,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来这一年了。

明天就是夏启盈的生辰了,卢氏早早的就吩咐府里上下准备着,如果不是夏王爷拦着,卢氏还想请几个戏班子,再宴请些宾客,只怕夏启盈这生辰过的比老王妃的场面还要大。

其实卢氏心里也想借着夏启盈这次生辰的机会在和那些贵‘妇’‘交’流一下,夏启盈年纪也不小了,却迟迟未定亲。这京城哪家大户人家的嫡出‘女’儿不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像夏启盈这样都快及笄了还没定亲的并不算多。

苏槿打了个哈气,这古代的大户人家过个生日就是麻烦。现在就‘弄’的如此讲究,那等明年夏启盈及笄要怎么‘操’办。

“苏槿,你歇下了么。”红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苏槿疑‘惑’的打开房‘门’,红杏笑着开口“幸好你还没睡。我娘让我拿些‘花’样子回去。”

‘花’样子?这么晚冒着寒风就为了拿‘花’样子?苏槿有些不解,不过还是从屋里拿出些自己平日里练习用的‘花’样子递给红杏“你‘女’红比我好很多,怎么要从我这里取。”

“嗯——”红杏顿了一下“你这里的‘花’样子简单些,绣起来快些。”

苏槿眨了眨眼,这算是什么理由。

知道苏槿不信,红杏叹了口气,只好说了实话“王妃想把我配出去,我听说别人家都不喜欢‘女’红生疏的,就想着绣些简单的,让人感觉我是初学的。”

卢氏现在和老王妃正打着太极争这王府的管理,老王妃上次说是让自己身边的丫鬟‘玉’芝帮忙,实则是分权。卢氏不情愿又不能明着抗衡,两个主子就在暗地里开始了‘交’锋。

李嬷嬷是老王妃的人,红杏又深得李嬷嬷喜爱,那红杏在卢氏眼里自然是老王妃的人了。

“可是就算你藏拙,王妃做主的别人家哪里敢说不好,而且主子做主可是一种荣幸。”苏槿也有些替红杏着急,卢氏又不是真心想为红杏寻个好人家。

红杏摇摇头“李嬷嬷说让我放心,我只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王妃给我找的人家不喜我,事情也许会简单一些。”

这个傻姑娘啊,苏槿叹了口气,但是也不忍打击她,只好点着头安慰道“你且放宽心,李嬷嬷一定有办法的。”

自从发生钱四的事情,红杏对嫁人是半丝兴趣也没有的,甚至提到嫁人红杏是恐惧的,苏槿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个失贞的‘女’子就算是主子做主嫁出去的也未必能过的好。

这个小小的事情很快就被苏槿抛在了脑后。

夏启盈的生辰到了。

尽管没有大宴宾客,但是还是请了一些和夏王府平日‘私’‘交’甚好的名‘门’大户,这其中就有丞相府和晋王府。

欧阳洵百无聊赖的坐在夏启晨身边“为什么你妹妹过生日一定要请我呢。”

夏启晨纠正道“不是一定要请你,是请的欧阳伯伯。”言下之意你过不是顺带的。

欧阳洵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和他争论,他本来不想来的,不过想起之前看到的有关苏槿的身世,他还是决定来一趟,毕竟,苏槿在夏王府,自己来了见她会容易很多。

想到苏槿,他四下张望了下,凭借他的目力也没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她,这夏王府也真够高调的,一个小姐过生辰有必要闹这么大动静么。

欧阳洵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四处打量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夏启晨,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面‘色’不显“你在找什么呢。”

“当然是寻找美‘女’。”欧阳洵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你们夏王府的美‘女’太少。”

“自然不能和你的丞相府比。”夏启晨哈哈一笑,心里却安心了不少。

夏启盈和晋颜‘玉’坐在一起,两人的目光都不时瞟向男子坐的那边,只是距离太远,看不真切。

“晋颜‘玉’,我是不会让你当我大嫂的。”夏启盈忽然想起来晋颜‘玉’要嫁给夏启正的消息,不屑的开口。

虽然她和夏启正没什么兄妹感情,但是如果晋颜‘玉’成了夏启正的妻子,那她无论如何都得称呼她一声大嫂,想想就觉得烦闷。

晋颜‘玉’柔柔一笑,不理会周围异样的眼光“启盈妹妹,什么大不大嫂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姻大事岂可挂在嘴边呢。”

夏启盈的无礼更能衬托出自己的得体,大方。晋颜‘玉’看到周围的几个小姐纷纷对夏启盈偷偷指指点点,‘唇’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朝三暮四。”夏启盈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少拿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压我。”

晋颜‘玉’低头抿了一口茶“启盈妹妹,你还小,有些东西不要‘乱’说才是。”

夏启盈本想继续喝她理论,奈何张嬷嬷在后面不停咳嗽,她有些不满但还是不再作声了。

“咳,咳。”苏槿被烟熏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你到底会不会生火啊。”

小厮也是一脸着急“我……我不太会……”

苏槿傻眼了,不会生火来捣什么‘乱’。夏王爷今天特意让她过来泡茶,看那意思是想让她展示一下茶艺的,结果居然连泡茶用的热水也没有准备好,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好不容易有个小厮还是个不会烧火的。

“算了,我来。”求人不如求己,苏槿咬咬牙,撸起袖子准备展现一下自己‘女’汉子的一面。

只是她刚刚弯下身,身后就有一股大力袭来。毫无防备的她直愣愣的向燃着的柴火堆扑去,如果收不住身子,脸碰上了那堆柴火就算不死也肯定会被烧伤毁容的。

“砰——”的一声传来,苏槿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被人一把拉住。

那个故意害她的小厮已经不省人事的倒在墙边,她惊魂未定的看向救命恩人,诧异的开口道“你怎么在这。”

第一句话不应该是感谢么,这‘女’人怎么是这种反应。晋宏松开自己的手,拍了拍“路过。”

路过?这是夏王府的后院,怎么会随便就路过这里?

晋宏的脸微微有些红,他其实是‘迷’了路,本想方便一下,没想到自己走着走着就走错了路,奇怪的是这一路上也没看到什么人,‘阴’差阳错的居然救了这丫鬟。

“多谢晋公子相救。”苏槿福了福身,那个小厮是个生面孔,不过能把人都调走的,也就只有卢氏了吧。

没想到自己‘女’儿的生辰还不忘害人。

“带我去前厅。”晋宏冷冷的开口,只是这句话好像多了些尴尬的意味。

苏槿恍然大悟,什么路过,敢情他是‘迷’路了刚好走过吧。不过不管怎么样晋宏都是救了自己,苏槿点点头,又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昏倒的小厮,就这样简单的放过他?

看到苏槿迟疑,晋宏有些不悦,不过刚才那人是要害她‘性’命的,晋宏想了想“要我和夏启正说么。”

苏槿摇摇头,她看了眼周围,找出一根麻绳,打算先把这人捆起来再说。

“没用的,就算他说了指示他的人你也没有办法的。你只是个丫鬟。”晋宏淡淡的开口,其实他也有点纳闷,什么人会想要一个丫鬟的命还用如此复杂曲折的手段。

“丫鬟就该死,就该天生贱命么。”苏槿不理会晋宏,手上的动作不停“你们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也不过是投了好胎。”

苏槿这话虽然听起来粗俗,但是理却是这个理,晋宏也不再说话,沉默的看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他有一丝怪异的感觉,难道每个‘女’子都如她这般么。

把小厮捆好苏槿又试图把他拖到隐蔽的地方,奈何力气还是有点小,她拖起来很是费劲。

按照晋宏往常的‘性’子,他只会袖手旁观的看着这一幕,可现在,鬼使神差的,他开口道“我来吧。”

“哎?”苏槿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冰山面无表情的轻松把人藏到一堆罐子后面。

当苏槿把茶端给卢氏的时候,卢氏的手抖了一下。

果然是妖孽么,自己明明做了布置,她还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明明已经进入了冬天,卢氏还是感觉手心隐隐有汗水溢出。

“夏王爷,你家这丫鬟可真是个宝,泡的茶果然与众不同呢。”丞相饮了一口,称赞道。

丞相的称赞引得周围几个人都纷纷品茶,要知道,丞相没有别的嗜好,唯独对茶那是情有独钟,一般的茶叶根本不能入得他的口,能得他称赞肯定是绝佳的。

夏王爷哈哈一笑,很享受周围大臣投来的目光。夏王府一个丫鬟就有这种才情技艺,那更别说能调教出这种丫鬟的主子了。

不就是个丫鬟,能引得王爷这样高兴。卢氏深呼吸了一下,这个苏槿不除不行,gou/引完小的还要gou/引老的。

苏槿走到夏启盈和晋颜‘玉’身边的时候格外小心,夏启盈只是不耐烦的拿过茶杯,没什么别的反应,倒是晋颜‘玉’看了她一眼,晋宏之前可是跟着这个丫鬟重新出现在前厅的,他们难道之前在一起?

注意到晋颜‘玉’审视的目光,苏槿疑‘惑’的看过去。

“苏槿,你怎么磨磨蹭蹭的,那边客人的茶还没上呢。”李嬷嬷的声音传过来,苏槿点点头,转身离开,她能感觉到晋颜‘玉’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

苏槿走到李嬷嬷面前,李嬷嬷小声焦急的询问“你刚才在大厨房那边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李嬷嬷很少面‘色’如此凝重,苏槿想起那个被打晕的小厮,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发生什么了。”

“红杏那丫头被林嬷嬷抓住,说她引贼进来。”如果那人真的和红杏毫无关系也就罢了,那人偏偏是红杏的弟弟。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