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2章 事端(二)

第一百零二章 事端(二)

红杏看着地上被牢牢捆住的人,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家里对这个最小的弟弟一直很宠,他并没有在夏王府当差,因为魏氏舍不得他吃苦,结果不知道他在哪里染了赌博的习惯,有时候是会做些小偷小摸的事。

但是这次是夏王府啊,他怎么能把手伸到王府里。

林嬷嬷一脸得意,这下有把柄可以把这红杏赶出夏王府了。虽然赶走一个红杏的实际意义看似不大,但认真想的话,这可是**打了老王妃的脸,她看重的人做出些偷鸡摸狗的事,以后再想安插自己的人就不那么容易了。

“家里进贼了?”夏王爷正风得意的和同僚举杯,结果朱颜过来小声向他解释苏槿去了大厨房,苏槿又不是护卫,家里进贼让她去做什么。他还打算再让她用上次皇上赏赐的雪凝震撼一下这些同僚呢。

苏槿看着面前的场景,林嬷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红杏又是一脸的哀求。

“苏姑娘,你可识得此人。”林嬷嬷见苏槿过来,一张老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这两人都是王妃看不顺眼的,不管谁倒霉都是她乐于见到的。

“我,不认得。”苏槿垂下眼睛,她真的没有办法指认红杏的弟弟。

“哦?不认得?那为何要把他捆绑起来呢。”林嬷嬷笑的越发灿烂“碧荷可是亲眼看到的。”

苏槿这才注意到站在林嬷嬷后的碧荷正面露讥诮的看着自己。

说来也巧,夏启盈想让大厨房在添几个菜打发碧荷过来,结果碧荷就目睹了苏槿捆人的一幕。

“我不认得此人可没说我没见过。”苏槿看了一眼红杏。

“既然如此,那苏姑娘因为什么要捆绑起他呢。”碧荷追问,苏槿和这个红杏不是姐妹深么。当初苏槿晕厥的子都是红杏在照料,那今天就让她看看她们还怎么姐妹深。

苏槿叹了口气,带些为难的看着红杏“那是因为红杏要求的,我也没办法。”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她,就连红杏也不例外,不过红杏很快就收敛好自己的绪以免被人发现。

“魏姨和红杏今天都忙。红杏的弟弟平又不是个听话的。所以红杏请我帮忙照看下他,可王爷那边我也走不开,最好的办法也就是打晕了等忙完了再来管他了。”苏槿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碧荷狐疑的和林嬷嬷对视一眼,林嬷嬷皱眉“夏王府岂是可以随便带人进来的地方。”就算这丫头找到了打晕他的理由,她就不信整治不了两个丫鬟。

“林嬷嬷说笑了,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呐。”苏槿心里也悬的老高。不过面上还是风轻云淡的转向李嬷嬷“红杏是求了老王妃同意的呢。”

李嬷嬷会意,故意带点不满“红杏。你这丫头这点小事都要去叨扰老王妃。”

红杏傻傻的听着苏槿的“胡说”,现在受到李嬷嬷的责备立刻诚惶诚恐的点头“是我考虑不周,以后不敢了。”

“等等。”眼看事似乎要就这样揭过了,碧荷却总觉得哪里不对“泼醒他问问他是如何进来的。”

“碧荷姐姐。你是在质疑老王妃私自人进来么。”苏槿故意曲解碧荷的意思。

碧荷哪里敢背上这样的罪名“苏槿,你不要胡说。”她只是怀疑这件事老王妃根本就不知。

“那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碧荷姐姐到底想发现什么。”苏槿嘲弄的问道“难道你非要说王妃管理不利导致王府莫名进了陌生人?”

怎么又扯到王妃上了。碧荷正想继续开口,结果林嬷嬷一记眼神严厉的瞪了过来。她是想帮王妃的,可不是想给王妃抹黑,这丫头继续开口如果再被苏槿绕进去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纵然如此,你们也不能瞒着所有人藏个人在这里。”见事似乎有收尾的迹象,李嬷嬷不咸不淡的教训。

“是,苏槿知错了。”苏槿低下头一副恭敬的模样,不过暗地里却朝红杏眨了眨眼。

红杏也跟着开口“红杏知错了。”

碧荷却不想就此放弃,她眼睛随意的一瞟,视线落在厨房的菜上,笑着开口“苏槿,你如此狠手也不怕把红杏的弟弟打出问题。”

“这点事就不劳碧荷姐姐心了。”苏槿心下也有些着急,这事拖的越久越不利,如果红杏的弟弟此时苏醒还不知道会怎样“前厅那边来了那么些贵人……”

苏槿的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那么多贵人等着伺候,碧荷却在这里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居心何在。

“我看还是让魏姨来看看比较好。”碧荷越发肯定苏槿在撒谎。

几人正在僵持,朱颜却来了,她扫了一眼面前的场景,转向苏槿“王爷还等着你泡雪凝呢,你在这里耽搁什么。”

“这里乱糟糟的在搞什么,今天那么忙,都在这里偷懒么。”朱颜不满的看着李嬷嬷和林嬷嬷“你们两个都是府里的老人了,搞砸了六小姐的生辰担当的起么。”

林嬷嬷立刻警醒,今天不是收拾这几个人的机会,虽然这里是后院,但是人多嘴杂,事传出去对王妃也是极为不利的,不免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都是这个碧荷不依不饶的,否则自己哪里会被王爷边的丫鬟训斥。

“朱颜姑娘说的是,我们这就散了。”李嬷嬷示意红杏,两人一起把红杏的弟弟架了出去。

“怎么,林嬷嬷和碧荷今天很悠闲?”朱颜看着碧荷,这丫鬟好像还想开口辩解。

“不敢,不敢。”府里都那么忙,自己无故生事王妃肯定是不悦的,林嬷嬷也离开了。

独独留下个碧荷,她也不敢和朱颜争辩,王爷边的大丫鬟自然比她高了不止一个等级,不是她能够招惹的。

“朱颜姐姐,谢谢你。”跟着朱颜回去的路上,苏槿低声道谢。

“谢我?我可没什么需要你谢的,只是不想让王爷在前厅丢了脸面。”对于苏槿的感谢朱颜并不买账。

看到苏槿略显尴尬,朱颜缓了缓语气“这夏王府不是有点小聪明就可以随便开口的。”

她虽然不知道事的全部,但是也能猜出一两分。

……

“雪凝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夏兄,你这王府的丫鬟的泡茶水平确实不俗,和皇宫的御用茶师相比也当仁不让呢。”一个大臣奉承道。

夏王爷乐的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花,他就知道不应该听卢氏的话,都是妇人之见。什么妖孽都说出口了,这明明就是个茶师呢。

“启晨,你是从哪捡回来这么个人物的。”欧阳洵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夏启晨心已经提起来了,他认真看着欧阳洵,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不过看欧阳洵的模样又似乎不像。

“街上碰到的,你不是一天到晚都从街上带回可怜的女子么,就不许我怜香惜玉一回?”

“夏启晨也会怜香惜玉了么。”欧阳洵哈哈一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深究下去。

夏启晨心里松了一口气,那边的人应该都解决了吧,知道苏槿世的人应该都不存在了吧。

“二少爷,王爷让你过去一下。”朱颜过来向两人福了福。

夏启晨朝欧阳洵做个无奈的姿势,便随着朱颜离开了。

欧阳洵收起玩笑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朝夏王府的后院走去。

今天宾客众多,夏王府的守卫本就不多,现在应该大多数都在前厅那边。

那玉佩应该在启晨那里,他想确认一下,唉,堂堂的听风阁主子居然要像个毛贼一般作风,他无奈的笑笑,也许自己早就不是自己了吧。

夏启晨的院落已经近在咫尺了,他却看到一个影小心的溜了进去。

这夏王府真有贼?欧阳洵瞪大了眼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