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3章 礼物

第一百零三章 礼物

苏槿和欧阳洵站在夏启晨的院子里大眼瞪小眼。

他(她)怎么在这,两个人都狐疑的打量着对方。

“也罢,也罢。”欧阳洵忽然没头没脑的拉起苏槿“反正你是不是那个身份有什么要紧呢。”

苏槿被欧阳洵带着朝王府的后花园走去,这欧阳洵似乎对夏王府已经了如指掌,一路走过去竟然没碰到什么人>>>☆★其他书友正在看★☆。

已是冬日,夏王府的后花园早已没有花团锦簇的模样,没了叶子的树枝光秃秃的在风中更显萧索。

“欧阳洵,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本来好不容易避开其他人的视线,想趁此机会找找玉佩的苏槿有些郁闷。

“小丫头,不要不高兴嘛,我带你来自然是让你看样东西的。”欧阳洵神秘的一笑,便开始在后花园中的泥土里翻找起来。

苏槿有些哭笑不得,丞相府的公子到夏王府的后花园玩泥巴?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有种奇怪的喜感。

欧阳洵在泥地里刨了一会,拿出一个脏兮兮的布包。他小心翼翼的一层一层打开,仿佛里面是什么稀世珍宝。

苏槿也有些好奇,欧阳洵的什么东西会被藏在夏王府。

一枚小巧的匕首安静的躺在欧阳洵的手里,闪着些寒光,刀柄是木质的,因为长期使用变得有些光亮。

“喜欢么。”欧阳洵炫耀一般举着匕首“送给你做生辰礼物吧。”

苏槿接过匕首,这把匕首的刀锋很是尖锐,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她更喜欢这种质朴的感觉,不过她还是疑惑的开口“生辰?”

如果说是生辰礼物。那欧阳洵不是应该送给夏启盈才对么,今天是她的生辰,可不是自己的。

欧阳洵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的眼里写了些苏槿看不懂的东西“小丫头,那你可知道自己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生辰?苏槿皱眉,自从恢复了古代的记忆后,很多东西她都是清楚的。比如带她来京城的并非她亲生娘亲。而是娘亲生前的婢女,比如她从小就没有见过娘亲……可是,她的记忆中偏偏没有自己的出生年月。每逢问起,娘亲的婢女总是避而不谈。

“既然不知道,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欧阳洵笑着摸了摸苏槿的头。

“不要弄乱我的发型。”苏槿嘟了嘟嘴。很是可爱“为什么要今日呢。”而且,择日不如撞日是个什么意思。出生年月还撞日?

“因为我就想今天送你礼物啊。”对于苏槿的娇俏,欧阳洵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他有些不自然的把目光转向一旁的枯树上。

对于欧阳洵如此“合理”的解释,苏槿有些哭笑不得。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匕首“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把匕首。”

欧阳洵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色,带些伤感“那时候我还小,父亲带我来夏王府做客。我和启晨在这花园中游戏,我们将自己的心仪之物藏在这院子里。如果对方找到就归对方。”

苏槿眨眨眼“那你找到他的了么。”这把匕首现在都还在这里,那夏启晨必定是没有找…到欧阳洵的了。

欧阳洵摇摇头“游戏才进行了一会,府里的下人就匆匆赶来,说……说我母亲……病逝了。”

苏槿微微一怔,低下头“对不起。”

欧阳洵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笑着摇头“没事的,母亲的走的很突然。连我也始料未及。”他低头看向匕首“这把匕首是小时候母亲送给我的,她告诉我,男儿要坚强>>>☆★其他书友正在看★☆。”

一听是欧阳洵母亲留给他的,苏槿赶忙把匕首塞还给欧阳洵“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我怎么能收。”

“匕首小巧,适于女子。我现在也用不上了,不如留给你更合适。”欧阳洵将匕首又递给苏槿“收好便是。”

犹豫了一下,苏槿接过匕首“我会好好珍惜它的。”

欧阳洵踌躇了一下,开口道“这个匕首是有名字的,叫酬勤。”

酬勤?天道酬勤那个酬勤?

见苏槿似乎并不知道酬勤是天下有名的利器,削铁如泥,欧阳洵并不意外,毕竟她现在只是个生长在王府里的小丫鬟,又怎么会得知这些江湖上的事情呢。

“小丫头,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也送我点什么。”欧阳洵一改刚才有些伤感的模样,一副调侃的样子。

这丫是双子座的吧。苏槿翻了个白眼“不是说是生辰礼物?还要回报?”

“啊——”欧阳洵长长的啊了一声,似乎有些后悔自己说这是礼物,想了想,欧阳洵开口“那我的生辰礼物呢?”

“……”你难道也今天过生辰啊,苏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欧阳公子,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生辰。”

欧阳洵低着头,一副思考者的样子,半响才抬起头“我忘了。”

忘了……忘了你现在管我要生辰礼物?!苏槿克制住想抓狂的冲动,毕竟面前的人才送了自己“生辰”礼物“欧阳公子自己的生辰都不记得了么。”

欧阳洵理所当然的点头“所以干脆今天也是我的生辰好了,该你送我了。”生辰?母亲走后已经没有人记得自己的生辰了,有没有差别也不大了。

对于欧阳洵如此胡搅蛮缠,苏槿有种扶额的冲动,不过谁叫拿人家手短呢。

“不知道欧阳公子看上什么了。”她就不信了,他想要的东西需要自己一个小丫鬟去弄来么。

欧阳洵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脑袋“你好像也没什么可以送的。”

知道就好。苏槿正准备说些什么话来搪塞过去这个送礼的问题,欧阳洵却又想起“给我唱首歌吧。”

“唱……唱歌?”苏槿打量了下周围,月黑,风高,周围又没有其他人。似乎……很适合唱歌?

“嗯。”欧阳洵点头“就你上次唱过的,青影听到过的那个。”

苏槿拼命回忆,才想起原来跟着青影习武时,自己无聊唱过张卫健的《真英雄》,没想到青影连这都告诉了欧阳洵。

给了一个欧阳洵“你确认让我唱的眼神”,得到欧阳洵肯定的点头,苏槿清清嗓子。

“醉卧于沙场。听呐喊的嘶哑。笑看人世间,火树银花。”女子的声音不同于男子,苏槿的声音里带了一些柔软的感觉。

“数风云叱咤。不过道道伤疤,成王败寇一念之差。”苏槿闭上眼,看不出在想什么。

“生死一霎那,豪气永放光华>>>☆★其他书友正在看★☆。江山如此大,何处是家。”正元王朝如此大。这个夏王府却没有自己的家,前世被自己的闺蜜和男友害死,到了这里依然没有家,苏槿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过重重关卡。看盛世的烟花。赢尽了天下,输了她。”苏槿猛然睁眼,眼里没有泪珠“颠覆了天下。贪一夜浮夸,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

欧阳洵深深的看着苏槿。这首歌为什么她唱出来会有一种让他说不出的难过,赢尽了天下,输了她,欧阳洵闭上眼,输了她。

意识到欧阳洵情绪的转变,苏槿没有继续了,她停下来看着欧阳洵。

他们一起出现在夏启晨的院落,同是两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却谁也没有问对方为何在那里。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愿让别人轻易触碰。

欧阳洵还是没有睁眼,他从接手雨阁将其转变成听风阁以后,里面的艰辛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自己手染的鲜血怎么洗也是洗不尽的吧。

他睁开眼,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白皙而修长。橙影曾经和他开玩笑说主子的手比芊芊的还美,他当时一脚踢了过去,这双手,不是用来抚琴的,而是翻云覆雨的。

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是她唱的吧,她能理解明白他的吧。

苏槿看着欧阳洵,觉得他的目光似乎在看着自己,又似乎没有看她,这首歌是不是选的太大气了?毕竟欧阳洵也没有上过战场,很多东西无法理解的吧。

苏槿绽开一个讨好的笑容“要不然我换一首?”既然这首他不喜欢,也许换那个更适合他?

对于苏槿的心思欧阳洵自然是看出来了,不过他也没有解释,既然她误会自己不喜,再听一首也是好的。

见欧阳洵没有反对,苏槿想了想。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欧阳洵大抵就是这样的人吧,游戏花丛间,片叶不沾身。

“此生未了,心却一无所忧,只想换得半世逍遥。”这首曲子较之刚才的多了不少欢快的气氛,苏槿的声音不是那种寻常女子的轻快,多了些沙哑的味道。

“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想开心到老。”来生难料,也许没有人比自己更能体会这其中的意味了吧。苏槿笑的有些苦涩。

“好好好,对酒当歌开心到老。”欧阳洵哈哈一笑,没想到这丫头唱的歌居然还有这种情怀。

苏槿白了他一眼,也不继续唱了“欧阳公子,不知道我这礼物你还满意么。”

欧阳洵点头“自然。”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却出其的别致。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你一起对酒当歌。”欧阳洵温柔的看着苏槿“小槿,我有这个机会么。”()

ps:文中苏槿唱的歌曲为张卫健的《真英雄》,是《隋唐英雄传》的主题曲,另一首是陈淑烨的《笑红尘》,是港版电影《东方不败风云再起》的国语版主题曲。两首都是不错的歌哦,大家可以去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