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4章 发现

第一百零四章 发现

这,算是表白么。苏槿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空白了。

看到苏槿没有任何反应,不,应该说反应只是呆愣,欧阳洵有些气馁。作为一个京城中出了名的feng/流公子,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对一个‘女’子说这样的话,结果对方的反应竟然是没有反应。

欧阳洵看了看腰间的折扇,又望了望天,这种时候好像不适合拿折扇出来扮潇洒啊,可是……谁能告诉他该怎么办。

苏槿却噗嗤笑了出来,欧阳洵窘迫的样子着实有几分好笑。

“笑什么。”欧阳洵低声嘀咕。

苏槿敛了笑容,故作严肃“欧阳公子,我只是王府的小丫鬟,你当真想和我一起对酒当歌么。”

不就是对酒当歌,他又没说其他什么,自己又何必想太多呢,这就是苏槿目前的想法了。

欧阳洵正准备同样认真的回答,却看到了苏槿眼底的戏谑之‘色’,不由佯怒道“既是小丫鬟,本公子也是你可以戏‘弄’的么。”说完就用手指节弹了一下苏槿。

苏槿不甘示弱,只是她身高有限,不得不跳起来,欧阳洵又有所防备,一击没成,苏槿哼了一声“以男欺‘女’,以高欺矮,以大欺小,算不得好汉。”

欧阳洵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不由笑道“我本就不是什么好汉。”

苏槿转转眼珠,一脚踩到了欧阳洵的脚背上,一个黑乎乎的脚印便印了上去。

欧阳洵疼的哎呦一声,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力气还不小。

“那……是洵哥哥?”远处的假山后面,晋颜‘玉’有些难以置信。

夏启盈随着晋颜‘玉’的目光看过去,脸‘色’也变了。本是因为不想看到晋颜‘玉’所以出来走走。没想到晋颜‘玉’却跟了出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不期然看到这样一幕。

欧阳哥哥怎么会和那个贱婢一起,还笑的如此开心。夏启盈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走过去,被晋颜‘玉’一把拉住“你想干什么。”

“晋颜‘玉’,你不会这种时候还想装吧。”夏启盈冷哼一声。不理会晋颜‘玉’。挣脱了她的手就要继续走,没曾想又被拉住,不由怒道“干什么。”

“夏启盈。你是想自找没趣吧。”晋颜‘玉’也没了往日的好脸‘色’“他们又没做什么,洵哥哥和一个丫鬟说话而已,你如此‘激’动的冲过去能做什么,徒惹洵哥哥生气而已。”

若是往日。她才不会拦着夏启盈,只是自己现在和她一处。她如果过去,洵哥哥难免也会看到她,她可不想给洵哥哥留下偷看的印象。

“那你说怎么办。”夏启盈有些泄气,但是目光还是紧紧盯在那两人身上。

晋颜‘玉’思索了一下。拉着夏启盈朝相反的方向走“我们先回去吧。”

“什么。”就知道晋颜‘玉’是个靠不住的,夏启盈没有动“我不会让洵哥哥被那个贱婢gou/引的。”

“不过是个丫鬟。”晋颜‘玉’摇头“你们王府的下人你想什么时候惩治不行?现在当着洵哥哥的面你惩治她,洵哥哥会怎么看你。”

夏启盈忽然想起自己上次也是想惩治苏槿。结果欧阳洵不但帮苏槿挡伤,还讽刺了自己。她攥紧了拳头。却终究跟着晋颜‘玉’走了。

那个丫鬟夏启盈还没有除掉么,晋颜‘玉’低着头,洵哥哥尽管待‘女’子一向很好,可那苏槿不过是个下人,而且也从未见洵哥哥能笑的那样开怀。

两人满怀心事的走回座位,都把目光投向欧阳洵的位置,那里依旧空空如也。

“欧阳洵,你离开那么久,难道夏启晨不会找你么。”苏槿提醒欧阳洵,毕竟从刚才到现在已经过去不少时间了。

“我想在哪里他还拦得了我么。”欧阳洵略带狂妄,好像完全忘记了这里是夏王府。

看到似乎有人影在向这边走来,苏槿还是摇头“这里毕竟是夏王府,而且……”而且她也不想多生事端,如果被人看到她和欧阳洵这样在后‘花’园,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版本的流言,想到夏启盈那个没有大脑又暴力的‘女’人她就一阵头疼。

欧阳洵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略带不舍的看了一眼苏槿,然后疾步离开了。

见欧阳洵没了踪影,苏槿才松了一口气,以后这样揪心的幽会还是不要有的好。

等等,幽会……苏槿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呢。她摇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想法抛之脑后。

来的人是碧荷,夏启盈终究不甘心,找了个借口让碧荷去后‘花’园看看。

“苏槿?”碧荷看到苏槿一个人站在那里“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

苏槿看向碧荷“我只是觉得烦闷随便走走,不知道碧荷姐姐有什么指教?”

碧荷冷哼一声,四下张望了一下,确认没看到什么其他人才随口答道“小姐让我来后‘花’园看看有没有早开的梅‘花’。”

早开的梅‘花’?这种时候夏启盈要什么梅‘花’。不过夏启盈一向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那种人,突然来了兴致想要梅‘花’也说不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碧荷姐姐了。”苏槿向前厅走去。

碧荷看着苏槿离开的背影,有些愤愤,不就是个小丫头片子,曾经还是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现在摆什么谱。

见欧阳洵总算回来了,而且身后也没跟着其他人,晋颜‘玉’不自觉得松了一口气。但是那个丫鬟,一定要想办法除掉。

那个丫鬟始终是夏王府的人,自己也不好‘插’手。夏启盈这个主子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晋颜‘玉’越想越觉得夏启盈实在是没用,她的心情有些急躁起来。

看到苏槿出现在前厅,距离晋宏不过几步的距离,晋颜‘玉’笑了笑,计上心来。

苏槿刚走到前厅。一个小丫鬟忽然冲了过来,她被撞得向后退了几步,立刻感觉自己踩到了人。

苏槿回头一看,竟然这么巧,踩到了冰山……

那个撞了她的小丫头早就没了踪影,晋宏就那样冷冰冰的看着她,那视线似乎要把人冻成冰块一般。

“晋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苏槿立刻行礼道歉,毕竟是她踩到了人。

“嗯。”晋宏应了一声,不再理会苏槿。从她身边走开了。

苏槿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晋颜‘玉’却皱起了眉,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她记得原来有次有丫鬟也是不小心踩到了晋宏,晋宏直接让人把丫鬟给拖下去杖毙了。怎么这次苏槿碰到他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因为苏槿是夏王府的丫鬟?晋颜‘玉’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在晋宏眼里。这些权贵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不要说一个小小的丫鬟,就算是夏王府的主子做了晋宏不喜的事情,他也会想办法惩治的。

“晋宏。好久不见。”夏启正微笑着和老友打招呼。

晋宏却没有夏启正那样热情,他只是淡淡点了下头。

对于晋宏冷淡的态度,夏启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笑脸“听闻最近皇太后一直在催促你亲事,有意把六公主许给你。”

“道听途说。”晋宏瞥了一眼夏启正。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这么无聊了,居然关心起这些事。

在一旁的绀青有些替自家少爷不平,不就和皇家沾亲带故点么,至于这么目中无人么。

夏启正尴尬的笑笑“其实六公主也‘挺’好,你为……”

话还没说完,晋宏已经面‘露’不耐“你要是喜欢她你自去求娶。”

求娶公主其实夏启正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夏王爷不会同意的。

见夏启正表情有些苦涩,晋宏只是抿‘唇’不说话,他帮夏启正是因为萧氏的缘故。

萧氏和自己的母亲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萧氏走的时候母亲伤心了很久,母亲也很是怜惜夏启正这个出身就丧母的孩子,所以他可以说是在母亲的念叨声中长大的,久而久之,对夏启正多照顾些,母亲似乎都会快乐不少。

对于晋颜‘玉’嫁给夏启正这件事,母亲是很赞同的。

“你是真的想娶颜‘玉’么。”晋宏看着夏启正,如果他真心愿意娶颜‘玉’,他会帮他的。

夏启正一愣,似是没想到晋宏会主动提起此事,他低头思索了一下“你愿意让我娶她么。”

听的夏启正这样的问话,晋宏却没有回答。如果他真有心娶颜‘玉’,就会这样问自己了。

晋宏把目光转向晋颜‘玉’那边,后者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欧阳洵那边。晋宏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除了赵静馨,你还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么。”

听晋宏提起了赵静馨,夏启正也有点烦闷。本来赵静馨已经中了他下的qing/人结,成功就在眼前了,结果又被苏槿给破坏了。

看夏启正似乎也没什么好主意,晋宏也不再说话。

“过两日荷妃可能要来。”沉默半响的晋宏忽然小声说“你最好求她帮你讨个赐婚的圣旨。”只要皇帝赐婚,那赵老将军就算不愿也只能遵从。

“姑姑要回来?”夏启正是真的吃惊不小,荷妃从进宫到现在也是盛宠不衰,可几乎没有回到夏王府过。

“嗯,我也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其实晋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震惊,皇帝的妃子是极少能够回家探望的,最多就是家人进宫。

“目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极少,包括夏王爷都不知道。”这次荷妃出宫的事情也极其隐秘,“不过想来明天你们家就会得到消息。”

夏启正点头,又想起那神似姑姑的人。夏启晨,我看你能怎么办。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