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5章 荷妃

第一百零五章 荷妃

“荷妃娘娘要来?”卢氏惊讶的看着夏王爷。

夏王爷点点头“就是回来看看母亲。”看到卢氏仍旧不敢相信的神,他也感觉纳闷。这宫中的妃子怎么能够回来呢,而且老王妃也没有大病,皇上怎么就同意了呢。

“你也不用太焦虑,就当是一家人就好了。”夏王爷安慰卢氏,虽然妹妹已经成为妃子,但终究和自己还是有血缘亲的。

卢氏却摇头“不好好准备到时候让荷妃娘娘误以为我们敷衍了事呢。”

见卢氏坚持,夏王爷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整个夏王府又再度陷入忙碌中。

“荷妃娘娘怎么会忽然回家呢。”这是夏王府下人间流传最广的一个问题。荷妃入宫早,有些新买来的下人根本不曾见过,这里面,就包括苏槿。

“荷妃娘娘啊,嗯,是个很美的女子。”自从那次朱颜帮过苏槿以后,两人的话便多了起来。

荷妃能够得宠那么些年,自然是很美的,可是美到哪种程度呢。是像妲己那般妖孽的美丽,还是清新可人类型的呢。

见苏槿仍旧一脸好奇,朱颜噗嗤笑了出来,“明荷妃娘娘就来了,说不定有机会见上一见。”说完她又认真看着苏槿“不过你和荷妃娘娘真有些相像。”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槿长得越发出落了。

相像么,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了。苏槿摸着自己的脸庞,自己的世,或许这个荷妃能解开其中的谜团。

“荷妃要去夏王府?”欧阳洵得到消息后感觉心就被揪了起来,怎么好好的会回夏王府呢,莫不是她发现了什么。

“青影。你曾在夏王府潜伏过很长时间,明开始,你就暗自保护苏槿吧。”欧阳洵是真的有些不放心,原来并不知道苏槿的世倒也没什么,现在知道了,看什么都觉得疑神疑鬼的。

“主子……”橙影刚要开口阻拦,没想到另一个人比他更快。

“主子。青影这样去不是保护苏姑娘。而是害了她。”一向不怎么说话的紫影开口道“荷妃去夏王府皇上定然派了不少护卫保护……”

欧阳洵低下头,皇家的护卫自然和夏王府的不同,可是苏槿她……

欧阳洵第一次觉得心里那样烦闷。荷妃能够那么些年在宫中屹立不倒,甚至大有盖过皇后风头的样子,那手段心计自然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她会不知道当年的事么。

“主子。你要相信苏姑娘。”橙影开口道“以苏姑娘的聪慧就算遇事也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想起青影让自己找苏槿,苏槿一句话就帮了他。橙影现在对苏槿是相当佩服的。

相信,相信,欧阳洵用折扇轻轻的敲击桌面“有关她世的东西都处理干净了么。”

“是。”白影点头,听风阁出手一般都干脆利落。

“主子。最近你大哥那边……”欧阳旭最近又有了新动作,白影有些担忧,最近主子的心都放在苏姑娘上了。他怕主子被欧阳旭暗算。

欧阳洵嘲讽的笑笑“他可是又不安分的有动作了?”这个欧阳旭还真是不让人省心,自己现在一天到晚都不在丞相府了。还不能让他过个安生子么。

“是,最近发现他和皓月那边联系频繁。”

皓月国是正元的邻国,实力和正元相当,两国经过几年的交战,最后皓月国的公主嫁到了正元和亲,两国的边疆才逐渐平息了战火。

“嗯,继续密切注意。”欧阳洵不在意的交代,欧阳旭和皓月那边的人勾结在一起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

“主子,那苏槿那边呢。”青影其实是想去夏王府的,那个女子有了危险,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自保都是问题。

欧阳洵略带奇怪的看了一眼青影,一般这种保护人的活他们五影是没有人愿意接的,都觉得麻烦,这次青影怎么好似想主动请缨的样子。不过他也没细想“夏王府那边你就看着点吧,不要出现在夏王府了,在它周围打探消息就足以了。”

橙影说的不错,自己要相信苏槿。她和别人是不同的。

传闻中的荷妃,那个盛宠多年的女子终究是来了。

因为是王爷的婢女,苏槿很荣幸的在夏王府门口就见到了那个女子。

被宫女轻搀着走下马车,面前的人没有穿宫装,而是一袭看似比较普通的长裙,是今年京城贵妇间最流行的款式。

夏王府的老老少少都一起下跪行礼,荷妃连忙扶住老王爷和老王妃“快起来,快起来。父母这是折煞我了。”

老王爷本就是虚跪,他直起子“多些荷妃娘娘。”哪怕是自己的女儿,也只能行礼参拜。

在夏王府上上下下的行礼簇拥中,荷妃进了夏王府。

比起其他人头都不敢抬,苏槿还是胆大不少,她偷偷看了眼那个女子。很美。

那种美,不是给人那种惊艳的感觉,也和妩媚完全不沾边。有的是一种恬静的感觉,让人看着很舒服。

苏槿来到这里也见过不少美人,夏启盈虽然没什么头脑但也是个美女,还有看似温婉的夏茗和清新秀丽的晋颜玉。

还有那个出尘脱俗的芊芊,虽是qing/楼女子却不带一点烟视媚行的模样。

但是这些人,都没有办法和面前的荷妃相比。那种举手投足间带来的优雅,最关键的是明明是三四十岁的女子,那风采却不疏于任何一个年轻女子。

荷妃坐在椅子上,四下打量了一下,抿嘴笑道“这夏王府还是那样,都没怎么变呢。”

老王妃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有泪珠闪过,她也许久没有见过她了,她知道。皇家的儿媳妇难做“是啊,都没怎么变呢。”

看到这样的老王妃,荷妃也有些触景生“我记得,当年母亲成抱着我,连父亲都看不下去了呢。”

老王妃用锦帕擦擦眼角,是啊,当时自己最是疼这个女儿。做什么都要带着她。到最后老王爷都看不下去,吩咐找些娘回来。

“荷妃娘娘,请用茶。”苏槿将刚泡好的铁观音端上来。

荷妃不在意的顺手接过。眼睛却刚好瞟到了苏槿,不由一愣,手中的茶因为她突然的走神而倾斜了。

“啊——”荷妃一声惊呼,迅速站了起来。旁边的宫女吓的赶紧用锦帕帮她擦拭上的水渍。

“你这丫鬟好大的胆子,敢惊扰娘娘。”荷妃边的宫女立刻出声。她才不管是不是荷妃自己没拿好,把水洒出来就是这个丫鬟的错。

夏启盈一脸看好戏的神,这个苏槿,整用些狐媚手段。不是gou/引二哥就是欧阳哥哥,这下惹怒了荷妃,她的小命也算到头了。

苏槿立刻跪了下来。只是她没有说话。

荷妃示意宫女把锦帕拿开,她定定的看着苏槿“把头抬起来。”

苏槿依言将头抬起。荷妃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抿嘴笑了笑“你这丫鬟看起来确有几分胆色。”

寻常的丫鬟碰到这种事只怕早就跪地求饶了,这个丫鬟只是跪地却并不说话。

“荷妃娘娘,她冲撞了你……”夏启盈开口,她担心荷妃就此放过苏槿。

荷妃摆摆手,笑的很是温和“不过是件小事。”

一旁的宫女眼底同样闪过一丝诧异,刚才荷妃被泼到水时脸上那恼怒的神色绝不是装的,怎么会就这样轻而易举作罢了呢。

荷妃在宫里也并不是那种很和善的主子,不过主子的心思自己也没什么好猜的,宫女低下头,好像之前斥责苏槿的不是她。

这件小插曲很快就被众人忘在脑后了,夏王爷和卢氏早就让大厨房准备了上好的膳食。

“刚才那个丫鬟呢。”荷妃四下张望了一下“就是刚才端茶的那个。”

卢氏有些惊讶,没想到荷妃还会注意到苏槿,她解释道“她做了错事自然不便再出现在娘娘面前。”

荷妃轻轻皱了皱眉“都说是一桩小事了,让她来伺候吧。”

这次就连夏王爷都惊讶了,妹妹难道进宫以后转了子?怎么对个下人都开始上心,不过他还是吩咐让人把苏槿叫上来伺候。

苏槿像其他下人一样,给荷妃布菜,添茶,如果没有其他人不时打量嫉妒的目光,她和其他丫鬟也没什么不同。

碧荷不甘心的暗自咬牙,凭什么,这个婢就能莫名得到荷妃娘娘的看重。

荷妃简单吃了一些东西便放下了碗筷,她转头看向苏槿“你下去再泡一杯铁观音来吧。”

苏槿福了福,离开去泡茶了。老王爷却皱起了眉,其实荷妃并不喜欢喝铁观音,这件事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因为当今皇上对铁观音很是钟,所以这些嫔妃不管实际喜不喜欢,都为了投其所好的天天准备着铁观音。

现在是在自己家,完全没有必要,难道真的是喝多了便也喜欢上了么。

觉察到老王爷的目光,荷妃看向老王爷“父亲?”

老王爷呵呵一笑,兴许是自己想多了吧“好久没见娘娘,娘娘似乎一如既往的年轻。”

“父亲就是取消我。”荷妃略带撒意味,荷妃的年纪也不小了,如此说话非但不让人生厌,反而充满了小女子的俏在里面。

“不过哥哥,我离开王府那么久了,这么会泡茶的丫鬟你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荷妃转向夏王爷“说出来我也好给宫里那些茶师说说。”

夏启晨正夹菜的手顿了一下,姑姑果然是揪着苏槿不放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