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6章 偷听

第一百零六章 偷听

对于荷妃的话夏王爷也有些惊讶,同僚的夸赞能让他觉得很有面子,荷妃的话明显言过其实了。.

苏槿泡茶的手艺确实不错,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同宫里那些老茶师相比。

夏王爷想了想,苏槿的茶艺,那还是老王爷发现的,他便呵呵笑着把问题丢给了老王妃“这丫鬟可不是我培养的,她原本是母亲身边的丫鬟,因为偶然,才发现她会泡茶。”

老王妃倒没想那么多,随口道“不过是个丫鬟,哪有什么培养。”

几人正说着,苏槿将铁观音端上来,荷妃接过品了一口,似是极为享受“‘唇’齿留香,这铁观音确实是茶中上品。”

她看着苏槿问道“你是哪里人,听口音不像京城人士呢。”

苏槿垂下眼,心里一惊,这个荷妃好敏锐,她在京城生活了很多年,一般人根本听不出她口音的区别,这个荷妃却一语道破。

“我也不记得自己祖籍是哪里了。”苏槿‘摸’‘摸’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带我到京城了。”

注意到苏槿提的是娘亲,荷妃心里更紧了“怎么是娘亲带你进京?你父亲呢。”

“父亲早亡,苏槿并没有见过父亲。”其实这也是实话,记忆中始终没有关于父亲的。

“哦。”荷妃点点头“也是个可怜孩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荷妃没有在提过苏槿,一家人一起吃了顿看似祥和的午膳。

“哥哥,那个丫鬟不能留。”

夏启明手里拿着一首诗,他想征求一下父亲的意见,看看这首诗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不期然听到了姑姑的声音。

“你是说苏槿?我看刚才你对她很有好感。”夏王爷有些意外,他怎么也想不到妹妹要和自己单独谈谈说的是这个事情。

荷妃叹了口气,她坐在椅子上,右手轻轻撑住自己的额头,似是极度疲惫“哥哥,你可知为何我会盛宠那么多年。”

“自是你聪慧动人得到皇上的宠爱,外加我们夏王府的相助了。”夏王爷理所当然的回答,他不知道这和苏槿有什么关系。

荷妃苦笑着摇头“帝王心是最难测的,当今皇上又不是痴情之人。”

“你的意思是……”夏王爷凝重起来,看来妹妹得宠另有玄机了。

荷妃痛苦的闭上眼睛,开始回忆那段耻辱。

“‘玉’儿,是你么。”当年的皇上还只是年轻气盛的太子,他一把拉住前面的‘女’子,后面跟着的太监急匆匆的跑着“殿下,殿下。”

跟着母亲进宫来朝拜皇后的荷妃惊慌失措的行礼“参见殿下。”

太子却有些失望,松开了手,但还是礼貌的回礼“是我唐突了。”

很快荷妃就入宫成为了太子侧妃,从懵懂的满心爱恋的少‘女’一步一步成为‘精’心算计的宠冠后宫的荷妃娘娘。

没有人知道她历经了多少痛苦,那个男人,那个看着她对他说出誓言的男人。要怎么承认,承认他诉说的对象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玉’儿。

‘玉’儿,‘玉’儿,多少次深夜,那个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遍遍喊着那个名字,充满了深情,她想把他推下去,奈何……她不仅仅是她,她的背后还有整个夏王府,惹怒了皇上夏王府也会被牵连。

她学会了麻木,也学会了权势。

皇上就算爱着那个他口中的‘玉’儿又能如何,他的身边躺着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玉’儿。

凭借着皇上的宠爱,她在后宫也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

但是,今天那个小丫鬟的出现,让她嗅到了危机。

夏王爷怔怔的听着,他没想到妹妹在皇宫过的是如此的苦。一直以来妹妹向他们展示的都是她光彩照人的一幕。

荷妃说道最后自己也有些哽咽,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镇定的说“今天那个叫苏槿的丫鬟,和我长得确有几分相像。”

这些年来选秀进宫的‘女’子,能得到皇上几分垂怜的不是高官家的‘女’子就是长得和自己的眉眼有几分相像,不,应该是和那个‘玉’儿有几分相像。

高官‘女’子那是因为皇权所需,那长得神似,毫无疑问,那是皇上的个人喜好了。

“她不过就是王府里的丫鬟,哪有什么机会面见天颜。”夏王爷得知了妹妹的担忧,宽慰道“你太小心了。”

“不,我是担心——”荷妃顿了一下“她是那个‘玉’儿和皇上的‘女’儿。”

皇上的‘女’儿?流落在外的公主?夏王爷和躲在外面偷听的夏启明同时呆住了,这怎么可能么。

虽然一开始看到苏槿夏王爷就觉得此‘女’有些不同,只是看她尚且安分,后来又会泡茶看起来也机敏,这才将她留在身边。

“哥哥可能有所不知,”荷妃嘲讽的笑了笑“这些事可是皇家秘辛了吧。”

当今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也是京城中出了名的feng/流,和欧阳洵不同。欧阳洵只是夜宿qing/楼,而当时的太子是处处留情。

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玉’儿是哪里人,但一定不是京城的贵‘女’,否则依照太子的‘性’子,怎么样也会让她当上太子妃,如果身份实在太低,侧妃也是跑不了的。

当年的太子十分喜欢游历,对外说的是微服‘私’访民间疾苦,实则就是去各地游玩。不过,太子当时也是个极其注重自己身份的,寻常‘女’子他绝不会让她诞下他的孩子。

至于‘玉’儿,她是‘花’了极大价钱,才从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口中探听出一二的。

那次太子出去游玩,没有带任何随从‘侍’卫,太子当时的失踪还曾引起了朝廷一度动‘荡’。等他再度出现时却是一身狼狈,据说是被山匪袭击了,后来被一个‘女’子所救,那个‘女’子,就是‘玉’儿。两人一起生活了很久,久到已经有了孩子。

“‘玉’儿,是我负了你啊。”那个男人曾经喝醉了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我们的孩子,你也不会让她知道我吧。”

“那苏槿……真的有可能是皇上的孩子?”夏王爷皱眉,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件事就有些麻烦了。

“也不一定。”荷妃笑笑“天下长得相像的人何其多呢。”不过,防患于未然是最好的了。荷妃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况且那个丫头不仅是和自己有些像,认真去看的话,她的眉眼中还带了点皇上的影子。

“那依照妹妹的意思是……”夏王爷拿捏不准。

荷妃笑声很清脆,好像在谈论一件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不过是个下人,突然惹怒了主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就是要——杀了苏槿的意思么。夏启明觉得脑袋有些晕乎。

“哥哥,话说到这里,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宫去。”荷妃起身。

“你这次回来……”夏王爷说不出口,他想问,她是真的回来探望父母,还是为了……

荷妃嫣然一笑“我自然是为了看望父母亲了。”当然,看到苏槿也并不是意外。她之前再宫里就听说夏王府的一些事情,也知道有小丫鬟有些像自己,本来没当回事,但听说启晨和启正两兄弟为了争一个丫鬟撕破脸才觉得有些古怪。

什么样的丫鬟能让他们那样做,想必是个有心计的,有心计,长得和自己神似,年龄也不大,荷妃终于决定来夏王府看看究竟。

夏启明听到动静赶紧跑开了。

“苏槿,五少爷找你。”朱颜眼神有些怪异,毕竟,大少爷二少爷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连五少爷也和苏槿关系亲密了么。

“夏启明?”

“苏槿,你逃吧。”夏启明的神‘色’中充满了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父亲那里直接跑过来找她。

逃?莫名其妙逃什么逃,苏槿笑笑,把手探向夏启明的额头“没发烧吧?”

少‘女’柔软的手覆上来,夏启明的脸一瞬间红了,他拿下苏槿的手,磕磕巴巴的说“什么发烧……”

看到夏启明脸红,苏槿噗嗤笑出了声,真是个纯情的小孩子“没发烧你来这说什么胡话呢。”

想起自己过来的正事,夏启明立刻严肃起来“你赶紧跟我走,我带你离开夏王府。”

离开夏王府?夏启明带她?

见苏槿还是一脸困‘惑’,夏启明拉起她的手就走“来不及解释了,你不走的话就会没命的。”

“到底为什么。”苏槿没走两步就停住了“你看看,这样我们能出的去么。”

周围的下人都投来好奇的眼光,夏启明瞪向周围“看什么看,还不去**们的活。”

苏槿有扶额的冲动,这样一来,只怕卢氏更要恨死自己,gou/引一个夏启晨不算,现在还加上一个夏启明。

她是公主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她呢,夏启明有些矛盾。毕竟,对于一个一直是王府的丫鬟的人来说,成为公主可谓是一步登天了。

只是……她真的是么,而且想要成为公主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夏启明眼神复杂的看着苏槿。

被夏启明的眼光‘弄’的心里‘毛’乎乎的苏槿拍了拍他“到底怎么了。”

“你很有可能是皇室遗落在外的公主。”夏启明深吸一口气“当今圣上的‘女’儿。”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