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7章 束手

第一百零七章 束手

皇室遗落在外的公主……当今圣上的女儿……

皇室?公主?

突如其来的世让苏槿有些难以置信,她知道自己的爹也许并非普通人,可也不用掉这么大个“惊喜”给她吧。

担心苏槿现在就想着“认亲”,夏启明不得不泼冷水“只是可能,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而且也没有听说皇上有流落在外的女儿。”

苏槿点了点头“如果我真的是皇室的公主,那你为什么要让我逃。”

夏启明踌躇了,该怎么告诉她,自己的姑姑怕她真的是公主所以想置她于死地?

看到夏启明为难的神色,苏槿试探的问道“这个消息是荷妃娘娘带来的吧。”

夏启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苏槿耸耸肩“原来有关这方面的消息没有透露出一星半点,今天荷妃娘娘来了你就知道了,那多半就是从她那听到的。荷妃娘娘,是不希望我出现在皇上的面前的吧。”

其实也很好理解,谁希望自己老公前任的孩子出现。

“夏启明,谢谢你。只是,我不能走。”苏槿笑着准备转。

“为什么,苏槿。你不要忘记,你现在还不是……”夏启明终究没有说出那两个字了,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来说,他真的不希望苏槿是什么公主,他宁可她就是夏王府的一个小丫鬟。

“你觉得,我现在真的能离开的了么。”苏槿的声音带了点说不出的萧索,听得夏启明心里一颤。

很多事,夏启明只是不愿意去想里面的肮脏,可不代表他傻。姑姑既然想除掉苏槿,她是没有办法离开的。即便出了夏王府,也不过是落个客死异乡的结局。

夏启明看着苏槿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他一定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一定不会。

“怎么,王爷待你不好么。”老王爷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丫鬟,这是她第二次主动来找自己。

“王爷待下人都很好,只是今天荷妃娘娘的到来让我惭愧。自己笨手笨脚的。跟在王爷边容易冲撞了贵人。”苏槿俏皮的笑道“我还是想跟着老王爷在磨练些子。”

老王爷抚须哈哈大笑“一个丫鬟有什么好磨练的,我看你就是觉得王爷那活多,想来我这偷偷懒吧。”

见苏槿似被说中心事一般低下头。老王爷摆摆手“无妨无妨,我和他说一声,让你继续回这伺候就是了,反正那小子其实根本不懂品茶。留了你也是浪费。”

“多谢老王爷。”苏槿心里舒了一口气。她来求老王爷本来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思,没想到老王爷真的应了。

看到苏槿那如释重负的样子。老王爷心里叹了一声,那孩子,还是忍不了么,都那么多年了。她还是放不下么。

当年荷妃被选为太子侧妃的时候他曾问过她可愿意,他告诉过她,帝王之家最是无。只是她那时候一脸小女儿姿态根本听不进去。

“什么?”夏王爷听到朱颜的禀告有些恍惚,这是巧合么。

“王爷?”对于夏王爷的失态朱颜有些意外。毕竟苏槿原来是老王妃院子里的下人,现在兜兜转又被要回去也不是不可能,难道王爷是当真舍不得她了么。

“没事,没事。”夏王爷闭上眼,现在苏槿又回了父亲的院落当丫鬟,他的手再长也不方便伸向那里。

“王妃呢。”夏王爷睁开眼,他已经许久没有去过卢氏那里了。

“五少爷正陪着王妃聊天呢。”比起卢氏其他几个孩子,夏启明无疑是最让她省心的一个。

“启明,还是你懂娘的心思。”卢氏欣慰的看着夏启明。

夏启明低头“哥哥也能明白的。

卢氏不满的哼了哼“他那个孩子,哪里明白。”夏启晨还是不肯乖乖娶晋颜玉,若是真的让夏启正得逞,有他后悔的。

“母亲……”夏启明咬咬牙“二哥之所以不肯娶晋小姐,一定和那个丫鬟有关。”

经夏启明这么一说,卢氏也点头,眼神郁“不错,就是因为有那个狐媚的东西。”

“既然如此,母亲何不将她赶出夏王府,不过是个丫鬟,赶出去也没什么。”夏启明眼神虚了虚,这是他思索很久想出来的法子,只要母亲将苏槿赶出了夏王府,他就给她置办院子田产,在外当个自由人怎么也比在王府当个丫鬟强吧。

“唉——”卢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是我不想,是她现在成了老王爷边的婢女了……”

自己一个做儿媳妇的怎么去指手画脚老王爷的婢女呢。

“那……那就任由二哥如此么。”夏启明有些着急,二哥,对不住了,不过你肯定也不愿意看到苏槿死在这王府之中吧。

“我知道你替你二哥着急,这事容我仔细想想吧。”卢氏拍拍夏启明的手安慰他。

……

夏王爷接连几天都休息在了王妃的屋子里,王妃这些天的心一直很不错,夏王府的下人们也舒了口气。

“那丫鬟,你若不喜欢,想个法子赶出王府去吧。”早上,夏王爷对正在帮他穿衣的卢氏说道。

卢氏正低头系扣子,随口问道“什么丫鬟。”

“就是那个苏槿。”夏王爷这些天也在想苏槿的问题,如果她不是也就罢了,若她真的是皇上的女儿,自己因为妹妹的几句话把她弄死了,那自己可就是谋害皇家子嗣啊,这种灭族之罪他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她赶出夏王府,那她是死是活都与自己无干了。

卢氏的手顿了一下“原来你不是不让的么。”

夏王爷把卢氏的手放在手心“仔细想想,为了一个丫鬟与你生气实在是不值得。毕竟,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

卢氏被夏王爷的一番话说的鼻子一酸,闷闷的用手轻打了下他“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个酸话。”

夏王爷呵呵一笑,任由卢氏发她的小脾气,有时候想想,卢氏还是可的。

“苏槿,王妃让你过去一趟。”绿意在茶室外面喊她。

卢氏?苏槿的心莫名悬了起来,一向不出府的老王爷今天带着老王妃去上香了,而且一个下人都没带,说是要自己游玩,不想让下人跟着碍眼,连王爷都没拦住固执的老王爷。

卢氏偏偏现在找她,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苏槿,你可知罪!”苏槿刚刚进屋,卢氏就示意边的嬷嬷开口。

苏槿摇摇头“不知道苏槿哪里做错惹得王妃不快。”

“你gou/引大少爷,二少爷不成,又想去蛊惑王爷,现在还去了老王爷边,让老王爷心神不宁所以去寺庙求平安,还说无罪?”旁边的嬷嬷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这都什么罪名,老王爷去寺庙是因为她?她有这么大本事?卢氏想找理由治她的罪也用点心行不行,这么牵强的说法都弄出来了真的好么。

但是不等苏槿开口反驳,嬷嬷已经冲旁边几个下人喊道“拿下。”

拿下……还真当自己是官府拿人了啊。苏槿翻了个白眼,好久没施展拳脚了。

“苏槿,你要不先考虑考虑。”一个小厮狠的声音传来,苏槿抬头,脸上出现怒意“你这个畜生,那是你姐姐!”

红杏的弟弟拉着被捆了手的红杏走过来,红杏被白布塞着嘴,满脸泪痕,她拼命摇头,似是难以置信,红杏的弟弟手里拿着一把尖刀,明晃晃的对着红杏的脸,只要苏槿反抗,那尖刀就会毫不留的划下去。

“王妃,你居然拿红杏来威胁我?”苏槿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些古代的名门贵妇,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听闻你会些旁门左道,对于你这种妖孽,我也不得不使出些见不得光的的手段了。”卢氏终于开口了“我早就说过你是妖孽,奈何他们都不信,不过没关系,反正很快就要结束了。”

看着红杏,苏槿低下头“你想如何。”

“不会要了你的命,只是要把你赶出夏王府而已。”卢氏也不想她的太紧,红杏毕竟只是朋友,如果涉及到生命,苏槿不肯就范就麻烦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苏槿定定的看着卢氏。

“因为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卢氏一个眼神,那尖刀又向红杏的脸近了几分。

红杏,那个在自己晕厥时一直照顾自己不曾放弃的女子。

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怎么也不该由自己来做吧,自己明明是个女子,电视上的桥段不是这样演的。

只是,现实明显比电视剧真实。

苏槿没有挣扎,任由那些下人将她捆绑起来。

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个丫鬟,卢氏大费周章的对付自己,也算自己价值的体现?苏槿干笑了两下。

“红杏,管好你弟弟。”这是苏槿离开房间前最后一句话,红杏能被轻而易举的制住,那绝对和她那个“好”弟弟分不开。

“送出去了么。”夏启明听到秋梅打听回来的消息,他也着实替苏槿捏了一把汗,那样倔强的丫头。

“嗯。”秋梅不明白五少爷为什么要打听这个消息,不过还是如实说“听说要送往评仙阁。”

夏启明的血色顿时褪尽,评仙阁?那是和翠仙楼齐名的qing/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