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09章 登场

第一百零九章 登场

梅姨看到站在那一动不动的苏槿,她感觉自己也有种扶额的冲动“初雪,你连这个都不会?”

苏槿也觉得自己的嘴角抽了下,我又不是体队员,这种高难度动作怎么可能会,就算是普通的古代女子这些也是没有练过的吧。

意识到苏槿没办法像自己预期的那样“惊艳”登场,梅姨有种掩饰不住的失望“你如果就那样走楼梯未免噱头不够,没办法吸引客人呐。”

“……”

梅姨想了想,还是不愿放弃“其实很简单的,你拽着第一根彩带,用力过去,顺势抓第二根,途中做些gou/引人的姿态就好了。”

还gou/引人的姿态,我不摔死都是好的了。苏槿瞅着那些彩带,在电视上看那些演员做起来似乎也很容易的样子,可是为什么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么心虚呢。自己还跟着青影习过武,子应该较普通人更为轻盈吧。

见苏槿有些动摇,梅姨再接再厉“你的出场给下面那些人越多的震撼,到时候参与的人就会越多嘛,这样你才能红嘛。”那样才能带来更多的银子嘛,不过最后一句话可不能说。

嗯,好像不用考虑了。

“梅姨,如果我一个手滑,掉下去了怎么办?”苏槿的语气实在太过真诚,真诚到梅姨终止了白花花银子的幻想。

掉下去?她做这行这么久了,这种登场方式不少有点档次的qing/楼都出现过,也没听说哪家姑娘掉下去过。可是,她打量了下苏槿那细胳膊细腿的样子,这姑娘要是掉下去。肯定要摔胳膊断腿了,万一这脸朝下……

梅姨打了个寒颤,不敢继续往下想,她摆摆手“不用这种法子也行,你赶紧自己想个,总之不能直接走楼梯。”

两个人悄悄商量的时间,下面起哄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大声高喊“看不见花魁就不报名。”梅姨有些着急了。

苏槿咬咬牙。自己现在已经在这评仙阁了,难道还怕这红绸缎?至于姿势是否优美她就不敢保证了。

见苏槿终于妥协,梅姨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又提起来了“你没问题吧。”她可不想要个残缺的姑娘。

“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苏槿拽进第一根红绸,深呼吸了一口。

梅姨向乐师示意,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

下面吵闹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一个着宽大白衣的女子拽着丝带。轻盈的飞舞在上空,一根接一根的丝带。她距离“舞台”越来越近了。

“好美……”韩六郎喃喃的开口。

旁边有人嗤笑“韩六郎,这人都还没下来呢,你就看到了?”

韩六郎哼了声“你懂个,看那段也知道。”

段?那人抬头望着。那么宽大的罩衫都给遮挡完了,他还能看出段?

眼看离地面越来越近,苏槿舒了口气。她还有点小得意,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出场能不能和《笑傲江湖》里面陈乔恩版的东方教主相媲美。只是,她在快落地的时候手有点酸了,一时没拽稳,子直直下坠。

“哎呀——”众人惊呼,这花魁难道要当众摔个狗吃屎?

千钧一发,苏槿迅速脱下外面宽大的罩衫扔在地上,自己则在最后关头以尽量优美的姿势趟在上面,还不忘摆了个杨丽萍孔雀舞的起手式,让人看起来像是有意而为之。

这一些列变故,别说不知的客人了,就连梅姨都呆在原地。

苏槿款款起,罩袍下面是一件贴的露脐装,带有流苏亮片的新颖款式让众人都觉得喉头一阵干渴。

这件衣服是苏槿自己设计的,她不愿穿那种若隐若现的薄纱衣服,在她眼里,这评仙阁的衣服哪里是正常衣服,根本就是qing/趣内衣,想到第一次见芊芊那种出尘的感觉,这评仙阁明显不是走高雅路线的。

劝说不动梅姨,她就要求自己设计,好歹印度舞的衣服不会那么透。

对于苏槿要求自己设计衣服梅姨本来不以为意,反正不合她心意她是不会许的,没想着丫头设计的衣服居然那么奔放。他们评仙阁的衣服虽然是薄纱,但好歹有个遮掩,这丫头的那胳膊,那肚脐可是**的露在外面的。

女子小巧白嫩的双脚未着寸缕,上面系着一串铃铛,随着她的走动而叮咚作响。

“好美……”又是韩六郎的声音,他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更显的响亮。

这次没有人反驳他,尽管花魁带着面纱,可是那双灵动的眼睛不会骗人,而且那段……虽然不够丰满,但是却是玲珑有致,整个人有一种含苞待放的感觉。明明穿着暴露,却让人生不出半丝yin/邪的想法。

苏槿鞠了个躬“小女初雪,初次登台,还望各位大人海涵。”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声“我要花魁。”报名台那边再次乱哄哄挤满了人。

一大堆铜钱银子抛向舞台中央,只为博得美人的回顾。

华衣锦服男子仍旧没有动,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苏槿,苏槿亮相以后便回房了,想要再见的话只有夺得那什么闯关的第一名了。

“哎?你不去报名么?”韩六郎撞了撞男子“看你眼生的很,哪家的公子。”

能来这里消费的都不会是平民百姓,平时这些人也都是认识的,突然多出了个生面孔,怎能不让人好奇。

男子顿了顿“我是路过的客商。”

“客商?”韩六郎上下打量了下男子“你这样子可不像客商。”

男子微微一笑“怎么不像。”

韩六郎挠挠头,他哪里见过什么客商,只是感觉不像,而且哪有路过的客商会来这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不许我这过路人来凑个闹么。”男子看着韩六郎。

韩六郎点点头。也对,这公子看起来也是年少,说不定是路过的有钱客商的儿子,他不再怀疑,自来熟的把手搭在男子肩上“我是韩家的,排行老六,他们都喊我韩六郎。怎么称呼你呢。”

男子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搭在肩膀的那只手。忍住了把它甩下来的冲动“家里人都喊我金四郎。”

“哦,四郎啊,你怎么不去报名呢。”韩六郎把头凑到金四郎耳边。小声问道“是不是报名费不够,没关系,我给你啊。”

金四郎往后小退了一下,躲开韩六郎的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样子很寒酸么。居然被人认为没有钱?

可惜金四郎的举动在韩六郎看来就是一副发现自己没带钱的样子,同的说道“没事,我帮你报名。”

不等金四郎拒绝,韩六郎便冲向拥挤的人群“给我兄弟金四郎报个名。”

自己和他没说两句话吧。这就成兄弟了?金四郎苦笑着摇头,这个韩家小子还真是单纯。

金四郎抬头看了看那已经紧闭的花魁的房间,也许这个名值得一报呢。他想了想。从上拿出了一块锦帕,蒙住了自己的脸。只余双眼在外面,看起来和之前苏槿的扮相倒有几分相似。

好不容易再度挤进挤出的韩四郎到处在找金四郎,终于发现金四郎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忍不住上前抱怨“四郎兄,你可让我好找。”发现金四郎居然带着面罩,好奇的问“怎么忽然带上了面罩。”

金四郎一副怕被人发现的样子“我怕有认识的人认出来我。”

原来是背着家里出来玩的,韩四郎了然的点点头,带点同的说道“我爹就从来不管我这些,人不feng/流枉少年。”他看了看舞台“这里看不清楚,去我的包间吧,那里准保看的清楚又没人发现。”

“不是要闯关?”金四郎纳闷的问道。

韩六郎嘿嘿一笑“哪里用得着和那些土包子比之前的项目,我给咱们都买到第五关了。”

……

“不行,初雪现在谁都不见。”不耐烦的又赶走一个人,梅姨心里乐开了花,不过是亮个相,就已经那么多钱了,想到后苏槿可能带来的收入……

“梅姨,可否通融一下,我们老爷愿意出五千两买初雪姑娘的初次。”一个小厮再度上来询问。

“不……”梅姨话都还没说完就反应过来了“五千两?”

小厮点点头,五千两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乖乖,五千两啊,梅姨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这丫头值那么多啊。这次的闯关除了要交报名费外,最后拔得头筹的人还得付得起钱。

得到花魁除了要拔得头筹,还得交纳三千两银子,这在规则里面都是写的清清楚楚的,每个人闯关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过可以通过交纳银子再度闯关,只是银子会越增越多。

第一次再度闯关是五十两银子,第二次就是一百两,以此类推,因为成倍翻涨的银子,一般人最多闯三次闯不过也就不会继续了。

只是,现在出现了个五千两……

“初雪,你看这事……”梅姨搓了搓手。

“梅姨,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坏了规则,那你怎么向那些人交代呢。”苏槿有些无奈,这个梅姨的眼里怎么就只有眼前的利益呢“那些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哪个得罪的起呢。”

“话是如此,可是……”五千两白银啊,梅姨有些不想放弃。

“只要那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闯,何止五千两。”苏槿摆摆手“不要被眼前的东西欺骗了。”

话虽如此,可是哪个冤大头会不停闯关呢。梅姨小声嘀咕,不过终究不愿得罪太多人,回绝了那个要用五千两高价买苏槿初次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