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0章 闯关

第一百一十章 闯关

梅姨想错了,真的有不少冤大头。

为了不要难倒这些人,一开始闯关的题目并不算难,无非就是些诗句,越到后面题目就越难,作诗的要求越来越高,对的对子越来越难,不少人在规定的时间内都无法完成。

本来大家也没有热衷于再次闯关的,不过只要有一个人喊了一声“不服,再来。”剩下的人都会跟着重来,钱对他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自己闯的关数太低丢了面子才是真的。

韩六郎出人意料的已经第八关了,总共有十关,能闯到第八关的人寥寥无几。

不少人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一开始没有直接买到五关,费用是一方面,更因为他们小瞧了这五关的难度,想在众人面前炫耀证明一下自己。

“那个和韩六郎一起的小子是谁啊。”有人开始好奇金四郎的身份,就是因为有他的帮忙,韩六郎那种草包才能到第八关。

“不知道啊,怎么‘蒙’个面,肯定面貌丑陋。”另一人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闯关的进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苏槿百无聊赖的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热闹。最后一题可是她出的,她就不信有谁能够答出来。

梅姨看着一笔笔的进账,笑的已经没了眼睛,这初雪的法子真好啊,评仙阁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更没有一夜之间能挣那么多银子。

“唉。”又一个公子哥从台上走下来,他第九关已经闯了十次了,还是没能答出来。

“哎,哎,你们看。”有人高呼。

韩六郎已经败下阵来。不过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琴姑娘,那琴姑娘此刻正坐在他的怀里,韩六郎眯着眼享受着美人给他剥的葡萄。

那个神秘的‘蒙’面男子已经到了第十关,也就是说,只要他闯过第十关,再出三千两就可以得到刚才那‘花’魁了。

“那小子能闯的过去么。”有人伸长脖子看,可是谁也不知道第十关是什么题目。

“他已经耽搁了那么久。肯定不行吧。”有人满怀期待。他得不到的自然也不希望别人得到,只要今天没人拔得头筹,那‘花’魁的初次他就还有机会。

想到那样一个娇俏的美人。他吸了吸口水。

而此刻站在舞台上的金四郎也呆在了那里。现在舞台上就他一个人了,其他人都已经闯关结束抱得美人归了。

这第十关并没有时间限制,可是金四郎还是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有汗水溢出了。

这道题目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小他就有专‘门’的师傅教导。可以说各种知识都有所涉及,诗词文采更是不在话下。如果说第九关对他来说只是需要认真思考的话,那第十关根本就是无从下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金四郎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比起一般不识五谷杂粮的贵族子弟,他已经算是博识了。他知道‘鸡’。也知道蛋,可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怎么说的清。

“喂喂。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下面有人开始起哄。

金四郎又沉思了一会,终是无奈的叹口气。他朝梅姨摇摇头“我答不上来。”

梅姨看着金四郎一直纠结在最后一关上,她并不知道苏槿出了什么题目,满心以为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将得到苏槿的初次,哪曾想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没有头筹?那‘花’魁归谁?梅姨眨眨眼,让下人去问问苏槿的意思。

很快丫鬟就告诉了梅姨结果,梅姨先是一愣,接着面上便浮出喜‘色’,这个丫头真是个会赚钱的鬼‘精’灵。

梅姨走上舞台,清了清嗓子“我们家初雪姑娘说,既然没有人拔得头筹,便把这第十关题目公布出来,但凡答出来者都作数。”

此话刚出,下面的人纷纷热血沸腾,这等于是又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啊。只是韩六郎却有些愤愤不平的起身“不行。这是对四郎不公平。”凭什么那些人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得到第十关的题目,四郎可是辛辛苦苦自己闯过去的。

金四郎按住韩六郎,摇头“他们答不出来的。”

韩六郎犹豫了一下,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些人虽然前几关不济事,担保不齐最后一关撞了大运呢。不过看到金四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不再说话。

拿到题目的梅姨也‘挺’好奇的,什么题能够这么难,只是她张口准备念出来的时候,她也呆了,这算什么题。

“快念啊,怎么不念了。”众人等的心焦,可梅姨却只是看着不出声。

梅姨忍住想骂人的冲动,勉强开口“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这算什么题目啊。”有人立刻大喊“自然是先有‘鸡’。”

旁边的人马上反驳“为什么现有‘鸡’,没有蛋哪来的‘鸡’,我看是先有蛋才对。”

场上的局面很快就在梅姨意料之外了,“先‘鸡’”者分为一派,“先蛋”者又分为另外一派,两派吵的不亦乐乎,甚至有些冲动的人有拳脚相加的意思。

看着如此‘混’‘乱’的场面,梅姨匆匆跑上楼,一把推开苏槿的‘门’“初雪,你什么意思。”

苏槿无辜的眨眨眼“只是一个题目而已。”

“那种题怎么可能有答案。”梅姨眼神冰冷“我看你这是想拆了评仙阁。”

“梅姨这可就错怪我了,这题自然是有答案的。”

梅姨冷哼,“既然如此,那就答对的人竞价买这次‘花’魁吧。”反正答案无非就是先有‘鸡’,或者先有蛋。

苏槿的表情也冷了下来“梅姨,这答出来的至少要说出理由吧。”

“这可由不得你。”梅姨放下狠话“你最好赶紧给我说出正确答案,而且说出理由来安抚那些人。”

苏槿看着面前的‘门’再度合上,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袖,那里藏着欧阳洵送给她的酬情,她一直没有动用。难道今天还是要动武了么。

“大家静一静,这道题目是我们的‘花’魁初雪姑娘出的,一会她就会来给大家公布正确答案。”梅姨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声音才能压过下面的争吵声。

“初雪姑娘出的题?”

“可真是一个妙题啊。”

一开始说这题有问题的人纷纷扭转了风向,开始力捧起来。

梅姨觉得自己嘴角‘抽’了下,不是还没见到真面目么,这些人就开始吹捧起来了。

“大家现在开始押宝吧,出五百两就可以参与题目最终的选定。胜利者可以参与最后的‘花’魁争夺。”梅姨眼睛一转。既然这些人那么想要得到‘花’魁,那自己干脆再从中捞一把。

没有人觉得梅姨这样是种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大家哄抢着又开始押宝。毕竟,能够再一次有机会得到‘花’魁啊,而且这种不知道答案全凭自己臆想的,和赌博又类似。多刺‘激’的玩法。

“四郎,你觉得答案会是什么。”美人在怀的韩六郎依旧兴致勃勃。其实得不到‘花’魁他也不在意,他就是好凑热闹。

金四郎低下头,这个叫初雪的‘花’魁真的有几分意思,他想了想“先有‘鸡’。”

“嗯。我替你押。”韩六郎也不问为什么,反正大家都是‘乱’猜的。

‘乱’哄哄的场面总算结束了,梅姨舒了口气。看着一脸‘阴’郁的苏槿“收起你那副苦瓜脸。”

什么叫过河拆桥,这样就是。苏槿看了梅姨一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就是去公布下答案么,反正没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

看到向往已久的初雪又再次出现,下面的人都沸腾了“初雪姑娘,快公布答案吧。”

仍旧是带着面纱,苏槿这次走的是楼梯,她走的有些漫不经心,那种随意的姿态反而让这些见惯了那些大家闺秀的公子哥再一次尖叫吹捧起来。

没有理会那些声音,苏槿淡定的走到舞台中央,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充满期待的望着她。谁都希望她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那样自己就有了竞价资格了。

“先有‘鸡’。”苏槿说出了答案。

“先‘鸡’”派立刻一阵欢呼雀跃,他们都有了竞价资格,这不仅仅是一个‘花’魁啊,更是一个男人的面子啊。

“先蛋”派马上一片哀嚎,有人不服的问道“没有蛋哪来的‘鸡’。”

“如果第一个蛋是种蛋,又哪来‘鸡’。”苏槿反问道,那人被问了个懵,傻傻的说不出下文来。

看着那些欢呼的人,苏槿并没有一丝高兴。这些人中就会有她所谓的第一个客人了么。

“我们虽然答错了,但是好歹也付了那么多银钱了,梅姨,好歹让我们看看‘花’魁的样子吧。”“先蛋”派有人高喊。

“就是,我们要竞价也要先验验货么。”胜利了的“先‘鸡’”派有人下流的开口道。

验货二字一出,所有人哄堂大笑,都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台上的苏槿,那‘裸’‘露’出雪白的肌肤吸引着他们的目光,有人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梅姨立刻点头“这是自然的。”

在梅姨狠厉的目光下。大有苏槿不动手她就上来帮着摘了面纱的感觉,苏槿不情不愿的伸手摘去面纱。

安静。安静。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美‘女’,那翠仙楼的芊芊也是个绝‘色’美人,只是面前的‘女’子……

“她,是不是有点像荷妃娘娘。”终于有人小声的开口了,只是在这安静的环境下,他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这些子弟虽没有近距离看到过荷妃,但是每逢朝廷宴会,还是有人可以进入皇宫,遥遥相望一眼。

“别胡说八道,脑袋不想要了,荷妃娘娘也是你可以亵渎的。”旁边立刻有人拍了一下说话的人的脑袋。

“果然是美‘女’。”终于有人感慨“我出三千两。”

他这一喊价,众人纷纷回过神来,谁也不愿意落后,凡是有资格喊价的都开始争先恐后的出价,在短暂的安静后,评仙阁再次热闹起来。

谁关心她长得是不是像宫里的娘娘,她现在就是个qing/楼‘女’子而已。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