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1章 竞价

第一百一十一章 竞价

“五千两。”一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黄金。”

“早就喊过五千两了,现在都到九千两了。”有人刚不屑的开口,忽然反应过来“黄……黄金?”

韩六郎吃惊的看着金四郎,拉了拉他的衣袖“兄弟,我是答应帮你出钱,可是……”可是没答应出那么多啊,黄金啊,还五千两,自己爹也不一定拿的出来那么多啊。

金四郎朝韩六郎摆手“之前你帮我出的钱我会给你的。”

韩六郎把金四郎上上下下又重新打量了一遍,一个出‘门’在外连小厮都不带的人拿的出五千两黄金?

一直对众人喊价显得漠不关心的苏槿也把目光投过来,不期然和金四郎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玉’树临风,这是金四郎给苏槿的第一感觉,从他身上看不出那种沉浸于‘花’酒声‘色’中的气息,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也参与到其中。

也许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说不定,苏槿移开目光。

梅姨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回过神来,笑着看着这个财神爷,她四下张望了下,没有看到财神爷带来的小厮,这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

“这位公子,请问你的黄金何时能取来呢。”梅姨也不再问别人了,反正他既然出了五千两黄金,想来也不可能有更高价了。

金四郎正‘欲’开口,另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五千五百两黄金。”

土豪啊,正宗的土豪,苏槿忍不住心里感慨一声,原来自己这么值钱,只是这声音怎么听的有些耳熟。

众人纷纷让路。想看看京城谁家的公子那么舍得,有些人则开始考虑要不要告诉自家老爷子。毕竟能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的人家实在少之又少。

欧阳洵挂着微笑从众人让开的道路走过来“梅姨,评仙阁有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作为京城中出名的纨绔feng/流子弟,梅姨也是认识欧阳洵的,只是欧阳洵一向只去翠仙楼,从未来过这评仙阁,所以她才疏忽掉了。

今天欧阳洵都出现在这里。说明什么。说明翠仙楼的生意很快就会被评仙阁分走一部分了,想到这,梅姨连忙谄媚的迎上去“欧阳公子哪里话。这不是使人去通知了么,也不知道下面人怎么办事的,我一定好好责罚他。”

欧阳洵不在意的笑道“梅姨可真是太抬举我了。”

听闻欧阳洵可是能为‘女’子一掷千金的人,这样的人物以后若是经常光顾评仙阁……

金四郎看到欧阳洵没有‘露’出任何诧异的神‘色’“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来。”

“你都来了我怎么能不来。”欧阳洵笑的有些**“你在这里呢。”

众人看看两人。合着这两人认识?欧阳洵他们都知道,可这金四郎是谁。京城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号人物?

有人偷偷走近韩六郎“这小子什么来头。”

韩六郎依旧一副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听说是路过的客商。”

客商?欧阳洵会和路过的客商相熟么,众人纷纷在心里猜测金四郎的身份,但是都不得头绪。

从看到欧阳洵的那一瞬,苏槿的心就莫名的安了不少。他,会帮着自己的吧。

“可是我不会让给你的。”金四郎笑着把目光转向梅姨“六千两。”

“七千两。”欧阳洵漫不经心的加价,仿佛从他嘴里说出的不过是一个再小不过的数字。

“八千两。”

“九千两。”

“一万两。”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一万两,黄金?!这两人都疯了吧。丞相家有多少资产他们不清楚。可是要拿出这么多银钱就为了买一个‘花’魁?!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金四郎就更邪乎了,敢和欧阳洵叫板倒是其次,那么多银钱,这家底得有多丰厚。

欧阳洵微微愣了下,笑着摇头“你这又是何必。”

欧阳洵本就长得太过俊美,他这似哀非怨的语气不免让周围的人有些异想翩翩,难道……

金四郎嘴角‘抽’了一下“欧阳洵,你不要在美人面前如此说话。”

“我怎么了。”欧阳洵的声音更委屈了“四郎,你从前可不是如此待我的。”

那一声四郎叫的让周围的人都不由汗‘毛’倒立,再听听他说的话,从前,看来这两人真的关系不简单呐。

京城中不少大户人家的公子都喜欢养些俊美的小厮,这些都是不宣的秘密,像他们这种如此高调的还是头一次见。

周围人看两人的目光愈发**起来,甚至有脑‘洞’大开的人已经脑补出八卦故事,这金四郎是欧阳洵的相好,因为和他赌气才来这评仙阁,就是为了刺‘激’欧阳洵。欧阳洵自然是为了他而来的,至于金四郎敢喊价,那还用说,肯定是欧阳洵给钱。

议论声越来越大,金四郎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欧阳洵,你还喊不喊价。”

欧阳洵叹了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溺爱模样“你若真的喜欢,纵容你又何妨。”

有人已经忍不住叫了一声,这种断袖之间深情的戏码实在太难见到了。

金四郎克制了半天,才能忍住不上去揍那个人。

被一系列事情‘弄’的已经晕头转向的梅姨总算抓住了重点,初雪,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子以一万两黄金的价格买了!

一直看着欧阳洵演戏的苏槿笑不出来了,欧阳洵就这么放弃了?!

欧阳洵递给苏槿一个无奈的眼神,实在是拼不过这个人啊,他太有钱了。

“那……这钱……”话是对着金四郎说的,梅姨眼睛却一直瞟着欧阳洵。

不负众望的,金四郎面不改‘色’的对着欧阳洵说“你帮我先垫着吧。”

此话一出,众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模样。难得欧阳洵在这种目光中依然一副淡定的样子,无奈的摊手“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也只能遵从了。”

金四郎面‘色’第一次有些微红“欧阳洵,好好说话会死么。”

欧阳洵很配合的不再开口,只是那幽怨的目光说明了一切。

梅姨可不会管金四郎和欧阳洵之间的事情,只要钱到手了,那一切都好说。

……

苏槿沉默的看着她的第一个客人。金四郎从进屋到现在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品茶。

“你叫初雪?”

“嗯。”反正到了这个地方,自己原来的名字也不重要了。

“哦。”金四郎说完也不再吱声,房间又陷入了一片安静。

“我和欧阳洵……”金四郎忽然有些懊恼的开口“不是那种关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面前的‘女’子不过是个qing/楼‘女’子,自己总有种无所遁形的奇怪感觉。

苏槿点点头,欧阳洵之前语气虽然认真,可是眼底深处满满的都是戏谑。说起欧阳洵,也不知道他使人拿了钱以后去了哪里。

看到苏槿一副走神了的样子。金四郎更多了几分好奇,一个‘女’子面对这种处境,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走神才对。

“你‘花’费了我很多金子。”金四郎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槿“你觉得你值这个价么。”

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金四郎,“值不值是我说的算么。”

金四郎被哽住了。是自己和欧阳洵把价格越抬越高的,自己愿意出这个价现在问她值不值好像确实没什么道理。

“那个什么闯关的主意是你想出来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就连金四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

苏槿没否认,直接承认了“嗯。我不想接客。”只是最后还是被‘逼’到了这个境地,她有些郁闷。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出来的。”金四郎很好奇。

……该怎么告诉他,这是三国演义中周瑜刁难诸葛亮结果反被诸葛亮气吐血的故事。苏槿想了想,诚实的回答道“我听别人说的。”

金四郎明显不相信的样子,却也不再追问,他把眼睛投向房间里那张雕‘花’的大‘床’,又看看苏槿,面前小人穿着他从未见过的服饰,在烛光下雪白的肌肤更显几分‘诱’人的光泽,他有些局促的把目光移开了。

“你们这里就是这样伺候客人的么。”金四郎觉得自己声音有些干涩,他不是没有碰过‘女’人,面前的‘女’子又是自己‘花’了一万黄金买下来的,为什么总有种不敢上前的感觉。

苏槿眨眨眼,好像才想起自己的身份,她的心一下提起来了,这个金四郎从进屋到现在都只是坐在桌边喝茶,她才放松了警惕,她早就该知道,这种人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

金四郎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拼命告诫自己,自己是piao/客,面前的‘女’子是qing/楼‘女’子,他朝苏槿招手“过来伺候本公子喝酒。”

苏槿咬咬‘唇’,捏了捏袖子里的酬情,缓缓起身,如果他要强了她,哪怕拼个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四郎——”一声呼喊,屋里陡然冲进一个人。

“欧阳洵……”金四郎感觉自己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三个字。

示意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梅姨把‘门’关上,欧阳洵朝金四郎抛了个媚眼“你怎么能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呢。”

“谁是新欢,谁是旧爱!”金四郎火大的站起来“我今天忍了你很久了。”

“是么。”欧阳洵不以为意的坐下,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那一万两黄金我是找皇上要呢还是皇后呢,亦或者是皇太后?”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