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2章 争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争人

虽然有猜想到金四郎的身份非比寻常,但是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苏槿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当今皇后的唯一儿子,也是皇上最喜欢的儿子。

“慕染,你今天又是偷跑出宫的吧。”欧阳洵盯着晋慕染“不会又是拿我做借口吧。”

被戳穿了身份的晋慕染懒散的趴在桌上“自从你修了那什么寺庙,皇祖母现在可是相当信任你,不说你说谁。”

欧阳洵哼了声“我明天就去告诉皇后娘娘。”

晋慕染展现在人前的样子一直是一副无法无天的嚣张模样,因为怕他在外惹是生非,皇后是不允许晋慕染出宫的,所以见过他的人并不多。

“你敢。”晋慕染坐直了身子,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是被威胁的那一个,又换了副讨好的笑容“欧阳洵,咱俩相‘交’多年了,你不会出卖我的吧。”

欧阳洵报以微笑,只是笑的有些‘奸’诈。

“那……”晋慕染皱眉“你想如何。”

“这初雪姑娘让给我吧。”欧阳洵喝了口茶“反正你身边美‘女’如云,不缺这一个。”

晋慕染翻了个白眼“说的你好像家中没有美婢一样,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欧阳公子怜香惜‘玉’,家中想为你红袖添香的美人更是不计其数。”

欧阳洵看了一眼苏槿,见她没什么反应才松了口气,他看向晋慕染“我家中的美婢什么来头你不清楚么。”

那些所谓他怜香惜‘玉’带回丞相府的,多是欧阳旭早就安排好的邂逅,既然他想给自己下套,那自己就干脆顺了他的意。这些东西别人不清楚,难道晋慕染还不明白么。

晋慕染哼哼两声。看了看苏槿“初雪,你愿意跟着我们谁。”

苏槿看了看两人,从内心深处来说,欧阳洵肯定比这陌生的四皇子要靠谱的多,可是这毕竟是皇子,她也不敢随意得罪。

就在苏槿内心挣扎的时候,晋慕染开口道“不过你选谁也没用。你是我‘花’一万两黄金买下来的‘女’人。欧阳洵这小子凭什么想染指。”

欧阳洵低下头一副深思的样子“说的没错啊,我看我明天还是直接找皇后娘娘拿钱吧。一万两黄金呢,可不是个小数目。”

再一次被威胁的晋慕染有些郁闷。他将苏槿再次打量了遍“这丫头有什么好。”

“我也想知道你看中她什么了,不惜要和我翻脸么。”欧阳洵毫不示弱的问道。

要说美貌,苏槿的确是出众的,但也不至于让晋慕染如此坚持。欧阳洵心里有种隐约的不安。

晋慕染被这一问也愣住了,是啊。他看中了她什么,不惜在众人面前‘露’面,为了一个qing/楼‘女’子一掷千金这种荒唐事他从没觉得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你又是为什么。”既然想不通那就不用想了,晋慕染把问题抛还给欧阳洵。

欧阳洵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槿“她。不同寻常。”

晋慕染噗嗤笑出了声“欧阳洵,那些‘女’子都是这么被你的甜言蜜语骗了的吧。”他想了想,自觉想出一个好办法“要不然让人把翠仙楼的芊芊带过来。你不是很喜欢她么。”

“晋慕染,我发现你聪明了不少呢。”欧阳洵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晋慕染哈哈大笑两声“初雪。你看看,有两个少年为你倾倒呢。”

苏槿感觉自己嘴角‘抽’了下,何止两个少年,这两个还是标准的高富帅,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她却一点没感觉到荣幸。

“四皇子还是不要取消我了,我不过一个风尘‘女’子,当不得两位的厚爱。”苏槿中规中矩的应声。

晋慕染摇摇头“一个能想出那样有趣问题的人怎么会如此死板呢。”也许这就是他对苏槿感兴趣的原因吧,有趣。至于和欧阳洵抬杠,不过是为了整整他而已。

“初雪,你说我帮你赎身可好。”晋慕染朝苏槿眨眼“离开这地方。”

苏槿的眼里闪过一抹亮光“真的么。”

晋慕染看着苏槿的眼睛,那种明亮好像突然照进了他的心,他下意识的点点头“真的。”

看着两人互动的欧阳洵觉得自己忽然好像成了多余的那个人,不过很快他就想起苏槿的身世……

“慕染,还是我来享受美人的报恩吧,我替她赎身就好,你还是想想那一万两黄金该如何还我吧。”

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晋慕染兴致有些抑郁“明天到宫里来找我。”哼,宫里可不是欧阳洵能做主的了。

“天‘色’不早了,慕染,走吧。”欧阳洵忽然起身。

晋慕染还想多说几句,看到欧阳洵严肃的表情,他也只好跟着起身“一会我会去和梅姨说的,这些日子你都不必接客。”

苏槿眨眨眼,有些不明白,两人就已经离开了。

事情好像也没自己想的那么糟糕。

……

“你再说一遍?!”夏启晨抓住了夏启明‘胸’前的衣襟“她被送去了哪。”

知道二哥会生气,但是没想到反应会如此大,夏启明也被夏启晨吓了一跳,他挣脱了夏启晨的手,面对二哥,他第一次有些愤怒“她被母亲卖去了评仙阁,你现在这般模样,当时你又在哪里。”

当时,当时,当时自己在哪里,夏启晨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那你为什么今天才告诉我。”

夏启明低头,沉默了。他本想依靠自己的能力,去那评仙阁将苏槿赎出来就行了,哪曾想第二日去那里的老/bao告诉他,评仙阁没有什么苏槿。

等他多方打听得知,苏槿就是评仙阁近来名声大噪的‘花’魁初雪时,已经迟了。

“赎人?”梅姨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子,笑问“你有多少钱赎我家初雪。”

钱?夏启明皱眉“你要多少。”不过是个qing/楼‘女’子,这老/bao能要多少。纵然是个‘花’魁,那点钱自己还是给的起的。

梅姨不屑的笑笑“我们家初雪接客的当晚就被一个公子用一万两黄金买下了,还只是初次呢。”

一万两黄金?夏启明不是没听到这个传闻,只是他没往心里去,他以为只是街头巷尾夸大其词的传闻而已,原来竟是真的。

其实,她那样的‘女’子。也许真的会有人愿意出万两黄金。回去的路上夏启明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思考着。

看到夏启明不说话了,夏启晨也顾不得追究,他静下心想了想“是不是那个初雪。”

夏启明惊讶的抬头。二哥怎么知道初雪就是苏槿,他当初打听可是‘花’了不少工夫的。

夏启晨叹了口气,对于苏槿的失踪,母亲的解释是让苏槿外出办事却再也没回来。说她是‘私’自逃出王府的。堂堂一个夏王府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丫鬟大张旗鼓的去找人,这事似乎也就不了了之。

夏王爷对于这件事不置可否。倒是老王爷气的砸了书房里的青‘花’瓷瓶。

他知道苏槿不可能是什么‘私’自出逃,但是他暗地寻找也没能寻的些许蛛丝马迹,连和苏槿‘交’好的那个叫红杏的丫头也不见了踪影。

他早就应该想到,评仙阁怎么会那么凑巧的冒出一个什么‘花’魁。初雪。初雪,让人一掷千金的初雪。

那晚评仙阁发生的事情已经在京城传遍了,有关神秘的金四郎和欧阳洵之间的**故事。还有那个被传的如同仙‘女’一般的名为初雪的‘花’魁都是事情的主角。

版本虽然五‘花’八‘门’,但大多数版本都有个共同点。初雪最后的价格真的是黄金一万两。

“我听我那小舅子说,那个初雪长得,啧啧,比天上的仙‘女’还美上几分呢。”

“就瞎说,你小舅子见过仙‘女’啊。”

“哎,你别不信,那初雪要不是美得不似凡人会有人为她‘花’一万两黄金啊。”

“不是,不是,我听说其实是那个丞相府的欧阳公子在和一个和他有断袖之癖的公子斗气呢。”

听着茶馆里五‘花’八‘门’的说法,橙影把头凑到青影旁边“你说那黄金最后四皇子有没有还给主子。”

青影看了一眼橙影,这件事里他就关心主子最后有没有损失黄金?

发现青影略带鄙夷的看着自己,橙影正‘色’道“一万两黄金啊,可不是小数目。”

“这位小兄弟,你说的可真对啊,”旁边一个正在喝茶的络腮胡子被橙影的大嗓‘门’吸引过来接嘴道“要不怎么叫红颜祸水呢。”

红颜祸水,青影看络腮胡子的眼神冷了几分。

“不过,那欧阳公子原来真的有龙阳之好啊。”络腮胡子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我看他那秀气的样子早就这么认为了,原来是真的。”

“噗——”橙影一口水全喷在了络腮胡子身上。

“哎呀,你干什么。”络腮胡子立刻惊叫着跳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水渍。

“对……对不起。”橙影笑着道歉“我不是有意的。”

络腮胡子不满的瞪了橙影一眼,不过碍于旁边青影散发出的冰冷态度,最终没说什么转身朝另一桌子走过去凑热闹了。

“青影,若是主子在这听到这话会是什么反应。”橙影笑嘻嘻的又给自己添了一杯茶。

青影放下自己的茶杯“你话太多了。”他们两人被派出处理听风阁的事情,没想到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变成了评仙阁的初雪。

“哎,你这人真无趣,猜猜主子会有什么反应嘛。”橙影有些不满,青影就是个大木头,无趣的很。

“你猜我会有什么反应。”‘阴’测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橙影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转过头“主子……”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