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3章 赎身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赎身

事件的当事人出现在了,周围议论的声音立刻没了,都看着这个男子。

陌上人如‘玉’,这世上如此好看的男子就算是个断袖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橙影给青影使了个眼‘色’,青影头也不抬,敢在背后编排主子,那就要自己承担后果。橙影看到青影见死不救,只好自己狗‘腿’的凑到欧阳洵面前“主子,你怎么来了。”

“路过。”欧阳洵瞟了一眼橙影那谄媚的样子,也不由有些好笑“接着刚才的话,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反应。”

之前说话的络腮胡子听到这知道这是要找他算账的,立刻起身,准备偷偷溜掉。可惜他低估了自己的块头。

“站住。”白影开口道“之前是你在说欧阳公子有断袖之癖的吧。”

络腮胡子咬咬牙,转头哼声哼气的应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反正传谣言的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他一个。

白影正‘欲’说什么,欧阳洵伸手制止了,他邪魅的一笑“他又没说错。”

周围的人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一定是幻觉对不对,欧阳洵居然承认自己是断袖了。

丞相府的二公子,那个素来以feng/流闻名的欧阳洵居然是个有龙阳之好的人,原来他去qing/楼不过都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个消息像长草一般传遍整个京城。

“噗——”苏槿才喝进去的茶又一滴不落的喷到了欧阳洵的华衣锦服上“你当真那么说的。”

欧阳洵镇定的擦着自己身上的水渍,点点头“我承认了省的他们一天到晚都在谈论‘花’魁的事情。”

苏槿心里暖了一下,欧阳洵承认自己是断袖的事情一经传出,那个一掷千金为‘花’魁的事情就被人们所淡忘了,现在街头巷尾最大的谈资就是有关他的。

“晋慕染最近没来过吧。”欧阳洵看着苏槿。她现在脸‘色’倒还算红润,看来这评仙阁的梅姨也没有为难她,那样最好,否则……

苏槿摇摇头“没有。”其实这些日子是她来这里以后过的最为舒畅的日子了,不需要伺候人,每天当个米虫一般。

“初雪,那个夏王府的公子想见见你。”梅姨的声音在外响起。得了晋慕染的吩咐。她从来不叨扰苏槿,只是这,夏王府毕竟不是好惹的。最关键的是,那钱给的数目可是不小。

“夏王府?”欧阳洵挑眉看着苏槿,苏槿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梅姨在‘门’口尴尬的搓了搓手。回头看到夏启晨已经自己跟上来了“公子,初雪姑娘这会房里真的有客人呢。”

夏启晨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勉强克制住想冲进去的心思,他没理会梅姨,只是又拿了个钱袋子给她“无妨,我在外等等。”

没听说来qing/楼寻乐的还能这样等的。梅姨想了想,决定还是如实相告“夏公子,这初雪姑娘已经被金公子给包了。随意是不能接客的。”

夏启晨点点头“我只要见见她就好。”不管坊间是怎么传言的,他都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个初雪是不是就是苏槿。

梅姨摇摇头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便转身走了。他愿意在这等着就等着吧,自从闯关事情以后,评仙阁生意愈发的好了,自己可没工夫陪着。

“你想回去么。”不用问,夏启晨肯定是想来赎人的。

苏槿抿嘴笑了笑“我还能在这过一辈子么。”

欧阳洵叹了口气“你只要在这里暂时待一段时间,我自有办法让你出去的。”

“我……”苏槿咬咬‘唇’,看着欧阳洵的眼睛,他,是可以相信的吧。

“我有枚‘玉’佩在夏启晨那里。”

‘玉’佩?欧阳洵明白了,那大约就是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了吧“你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注意到欧阳洵也没有多问,苏槿看着他“你也知道?”合着这是个公开的秘密?

欧阳洵显得略有些尴尬“我……不久前才知道。”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苏槿,总觉得自己有些理亏。

苏槿到没有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个事情也不是小事,没有确凿证据以前谁都不能确定的。就算是现在,她也不敢肯定自己那没有丝毫印象的爹是不是就是当今的皇上。

“既然如此,我会帮你的。”欧阳洵看了眼苏槿,然后从……窗户走了。

苏槿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大开的窗户,这大概就是武功的魅力吧,逃跑起来真的很实用方便。

夏启晨在屋‘门’外静静的站着,不时有路过的‘女’子调笑的走过,他仿佛一尊木头。不知等了多久,房‘门’终于打开了。

“苏槿……”他看着多日不见的‘女’子,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苏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开身子,夏启晨怀着复杂的心情踏了进去。里面出乎意料的没有一个人,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扫向‘床’铺,帷幔并没有落下,整齐的样子不像是之前有人睡过。

他松了一口气,看向苏槿,却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嘲‘弄’的意味。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夏启晨解释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这个‘女’子是他亲自带回夏王府的,为什么他会有一种如此陌生的感觉,好像站着他面前的不是苏槿,而是那个初雪。

“不知道夏公子有何贵干。”苏槿也不招呼他,自己坐到桌边,随手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苏槿,我带你回去。”夏启晨看着这样的苏槿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

苏槿朝他妩媚的笑笑“夏公子,这里是评仙阁,初雪只是这评仙阁里的姑娘,你如何带我回去。”

夏启晨有些失神,是的。她现在是评仙阁的姑娘,自己如果将她赎回去,那……

“我会带你回去的。”夏启晨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既然已经确定了初雪就是她,那也没什么好犹豫耽搁的了。

“赎身?替初雪?”梅姨看着面前的夏启晨,这夏王府的公子都痴情于初雪?前几天不是也有个夏王府的公子想替初雪赎身么。

“嗯。”夏启晨点头,他需要苏槿。

梅姨也不想再废话了。实在是想替初雪赎身的人太多了“那你出多少钱。”

夏启晨也有些犹豫。他也知道京城里那个一掷千金的故事就是苏槿导致的,但是一万两黄金啊,自己恐怕拿不出那么多。

“启晨。你也在?”欧阳洵出现在了夏启晨身后。

“欧阳洵。”夏启晨的态度有些冷淡,他知道,一掷千金里除了苏槿和那个未曾谋面的金四郎,剩下一个就是欧阳洵。

欧阳洵不可能认不出苏槿。那他那样做意‘欲’何为。

好像没觉察到夏启晨的冷漠,欧阳洵看向梅姨“怎么了。”

这可是大财主。梅姨脸上绽开笑容“夏公子想赎初雪姑娘,你也知道,这初雪姑娘当初……”

“当初是当初。”欧阳洵打断梅姨的话“现在还有人出一万两黄金么。”

梅姨嘴角‘抽’了‘抽’,怎么可能有人出万两黄金来买个初雪。只是当初的价格那么高,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贬值了吧。

“梅姨,做人不要太贪心。我看,就一万两白银吧。”欧阳洵摆摆手。好像事情就这么定了。

一万两白银,夏启晨和梅姨的心里同时‘抽’了‘抽’,只不过一个感慨的是还是太多,虽然拿的出来但是‘肉’疼啊,另一个感慨的是白银怎么能够和黄金相比。

不过梅姨心里也明白,一万两白银也绝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来的了,就算让初雪接客,也未必赚的了这么多,毕竟价格抬高了消费的人就少了。

“既然欧阳公子都那么说了,那我也就做个爽快人,一万两,成‘交’。”梅姨咬咬牙答应了,至于那个金四郎?他不是就靠着欧阳洵的么,欧阳洵自然能做他的主。

于是,在晋慕染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苏槿被夏启晨赎回了夏王府。

……

“欧阳洵!”晋慕染进屋就掀了欧阳洵的凳子“谁允许夏家的小子把初雪赎走的。”

欧阳洵看着自己无辜的凳子,双手一摊“人家有钱为什么不能赎。”

“那是我看上的人。”晋慕染气恼的看着面前的人“而且那个老/lao说是你同意的。”他不是也很在乎那个初雪么,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让别人赎身走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夏启晨和我有自小长大的情分。”欧阳洵确也没说谎,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有些东西不一样了而已。

晋慕染冷哼一声,欧阳洵是那种因为情分就会退让的人?

欧阳洵低下头,浅笑一声“慕染,你该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晋慕染面‘色’一红“胡说些什么,本皇子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

欧阳洵认真的点头“你们的身份确实不能在一起。”

晋慕染狐疑的盯着欧阳洵“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感情方面的事情了。”欧阳洵不是个感情白痴么。

欧阳洵转了转眼珠,把手搭在晋慕染肩上“自从那晚一起去评仙阁啊,慕染,现在京城都知道我们是一对呢。”

晋慕染感觉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把欧阳洵的手从肩上拿开“那些谣言是你自己放的吧。”

欧阳洵给了他个还是你懂我的眼神。

“欧阳洵!”晋慕染拔高了音量。

路过欧阳洵院子的丞相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不由老泪纵痕,儿子真的是断袖就罢了,怎么还是和四皇子……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