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5章 解救

第一百一十五章 解救

自从那日后,夏启晨再也没出现过,苏槿依然过着被软禁的。

“姑娘……”素茹再一次欲言又止,苏槿看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素茹这种样子已经很多天了。

素茹鼓足勇气问道“你是二少爷抢回来的么。”只有抢回来的女子才会如此不情愿,甚至不惜伤了二少爷吧。

抢?夏启晨也不算是抢她回来的吧,可是如果说不是抢回来的,要怎么解释她伤了夏启晨的事情呢。苏槿沉吟了一下,点点头“我不是心甘情愿到这里的。”其实这也不是谎话。

素茹叹了口气,多日来的猜想得到了证实,她着实没想到二少爷会做这种事情。毕竟,夏王府的二少爷也是一表人才之人,怎么会做出强抢民女这种事呢。

“姑娘,其实如果二少爷能给你名分,跟着他也不是不好。”素茹劝慰道,事已至此,苏槿一味反抗吃亏的只能是她,看她样子应该只是普通人家的,如果能当上二少爷的妾室,其实也挺好的。

名分么,苏槿玩味的一笑“只是我不喜欢他呢。”

这傻姑娘,素茹大着胆子坐下来“姑娘,女子嫁人哪还有喜欢不喜欢的呢。”大家不都是盲婚哑嫁的么,能嫁个好人就该庆幸了。

苏槿知道自己和素茹说这个是说不通的,不过她饶有几分好奇“你嫁人了么。”

素茹脸上染起一抹红霞,摇摇头,按理说她的年龄在田庄这边早都该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奈何父母总怀有希望,素茹长的是家里最好看的,他们想让她成为夏王府几个主子的姨娘,久而久之,这年龄也就大了点。

看到素茹红了脸,苏槿想了想“你有意中人了么。”

意中人么……素茹心里浮现出那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可是,那只是她的异想天开,说出来只会被人嘲笑吧。

见素茹不愿说,苏槿也不强求,本就是无聊随意问问的事情。

“苏槿,苏槿,你在么。”门外一个男声响起。

素茹愣了愣,是自己产生幻听了么,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那个声音她听一次就不会忘记。

“让我进去。”夏启明看着拦在他面前的侍卫“你们到底是不是夏家的人,连我都不认得么。”

侍卫面面相觑,夏启明他们自然是认得,可是现在是二少爷让他们守在这里……

“我和二哥可是亲兄弟,这里自然是二哥告诉我的,否则我怎么可能找过来。”夏启明严肃的看着几人。

素茹打开房门,果然看到了那个人,她压抑住心中的欣喜,朝几个侍卫开口道“让五少爷进来吧。”

犹豫了一下,几个侍卫让开道路,夏启明走了进去。

他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的素茹,低声道“多谢。”他来这里根本不是夏启晨告诉他的,因为夏启晨那日伤回到了夏王府,虽然据他说是碰到了歹人,还一副不愿多少的模样,可是哪有歹人能刺伤那里?

他悄悄调查了很久,才得知夏启晨那日来过这边的田庄,但具体哪个田庄他也不知道,于是这几天他便挨个田庄的去找,终于……

“夏启明?”苏槿惊讶的看着来人,他身后并没有跟着别人。

“苏槿……”夏启明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想让母亲把她送出夏王府,这样自己就能照顾她了,怎么事情最后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略显激动的夏启明,苏槿也有些不知所措,她只好安慰“我。”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好么,为什么这位探望者这么难过。

“我带你走。”夏启明冲动的牵起苏槿的手就欲往外走。

苏槿有些没反应过来,素茹更是吃了一惊,她急急的上前“五少爷,不可以。”

夏启明皱眉看着素茹,“你是二哥给苏槿找来的丫鬟?”

素茹点点头,她扫了一眼五少爷牵着苏槿的手,心里暗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五少爷为什么会和这个女子相识,可她还是不能让他带走“二少爷吩咐过,苏槿姑娘不能离开这里。”

“让开。”夏启明不想和她废话。

素茹咬咬唇“就算我让开了,门口那些侍卫也不会允许的。”能让五少爷进来是看在二少爷和他是一母同胞加之兄弟关系一向很好的情面上吧,带走苏槿无论如何也是的。

夏启明的眼神一下暗了,他指示不动家里的侍卫,他松开了苏槿的手,垂下头。

“夏启明,这不怪你。”苏槿叹了口气。

“苏槿……”她不明白,是自己让她陷入这种境地的,夏启明握紧了双拳。

夏启明虽然不可以,但是既然夏启明能找到这里,那……

“素茹,我和五少爷有些话要说。”苏槿看了一眼素茹,有些话是不能当着她面说的。

素茹明白这是在赶自己出去,可是……

“出去。”夏启明冷冷的开口,素茹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启明,转身出了房间。

“夏启明,能帮我找欧阳洵么。”现在也只有选择相信夏启明了吧。

欧阳洵?夏启明眼里闪过复杂,欧阳洵和那个金四郎争夺花魁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难道苏槿真的和欧阳洵……

“夏启明?”看到夏启明有些失神,苏槿不得不开口询问,难道自己不应该托他的么。

“嗯。”如果欧阳洵有办法,自己去找他也不是什么大事。

苏槿舒了口气,夏启明答应就好,她对欧阳洵有种莫名的信任,或许也不是莫名,他真的帮了她很多次,不是么。

……

“她在夏王府的田庄里?”欧阳洵有些狐疑的看着夏启明。

“嗯。”夏启明点头“那个田庄没有写在夏王府的名下,是我母亲的陪嫁。”

欧阳洵低下头,看来听风阁的办事效率有所下降,那么明显的地方都没有查到么。不过,能得知她的下落就好。

“欧阳洵,你有办法能救出她么。”其实夏启明的内心也很是挣扎,那个软禁苏槿的人是他一直钦佩的二哥啊,自己这样做……

欧阳洵沉思了一下“我不敢保证。”毕竟他现在对夏启晨的部署不是很清楚,的侍卫到底有多少他也不清楚,他虽然能救出她,但是如果动静闹太大对她也不是件好事。

“那她让我来找你有什么用。”夏启明再一次心急道“要不然我去求求二哥。”

“你是真的不了解你二哥么。”欧阳洵看着夏启明“他大费周章的把人软禁在那,你以为三言两语能打动他?”

夏启明焦躁的开始走来走去“那你说有什么办法。”

欧阳洵略一沉吟,他还是不想和夏启晨翻脸相向,苏槿又想拿回自己的玉佩,那就只有……

“告诉祖父?”夏启明声音因为惊讶而拔高“告诉祖父的话她还不是又要回夏王府么。”

欧阳洵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不想让她回夏王府?”

她好出了夏王府,现在又要回去了么……夏启明低下头,他也知道,夏王府并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先回到夏王府。”见夏启明不说话,欧阳洵也没有耐心管这个少年的心理活动了“老王爷只要开口,夏启晨也不能奈她何。”对于苏槿的身份,老王爷那样的人精,多多少少也猜的到一些吧。

“好吧,我去试试。”夏启明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洵会笃定祖父会管这件事,可是现在他也全然束手无策。

“软禁?”老王爷老眼中闪过一抹锐光“他将苏槿软禁在了你母亲陪嫁的田庄上?”

“祖父,二哥这样做如果传出去也多有不好。”见老王爷似乎有要管这件事的趋势,夏启明准备把自己之前准备好的“利弊”说给他听。

老王爷抬手制止了夏启明“去把你父亲和你二哥叫来。”

夏启明张大嘴巴,叫二哥他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要把父亲一起喊来。

“父亲……”夏王爷刚刚开口,一个青花瓷盏就在他脚边落下了。他不明所以的看着老王爷,什么事情让他动了这么大的气。

“你那个妹妹糊涂,你也是个糊涂的么。”老王爷看着夏王爷“你难道不知道那很有可能是什么身份?”他虽然把那丫头调在了身边当婢女,都终究不敢真的让她做太多活计,这糊涂儿子,居然任由自己的妻子将她赶出了夏王府。

“父亲,现在什么都不能确认……”夏王爷不服气的开口辩解“凭什么说明她就是……”

老王爷冷哼“不用确认,哪怕有那么一丝可能也不能松懈。”作为开国元勋之一的夏王府,如果连这点小心谨慎都做不到,怎么能长存下去。

一直被忽视的夏启晨觉得自己有些心惊,父亲和祖父都知道了么,他看向同样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夏启明,难道是启明发觉了什么。

夏王爷低头不敢说话,老王爷也不再理会他,转向夏启晨“启晨,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苏槿的身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