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6章 身份

第一百一十六章 身份

一秒记住,

夏启晨看着老王爷的眼睛,否认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颓然的点点头。

老王爷冷笑一声“还不赶紧把那丫头接回来。”敢囚禁皇家子嗣,这夏启晨是活够了么,他活够了不要紧,这夏王府的上上下下都会被他牵连的他难道想不到么。

“你早就知道?”夏王爷震惊的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如果早就知道苏槿的身份,那他怎么敢……

“祖父,”夏启晨皱眉“把她接回来要以什么样的身份。”

老王爷一怔,是啊,要用什么身份待这个丫头呢。说她是皇室的子嗣也不过是猜测,毕竟没有证据,这种皇家秘辛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去告诉皇上,万一惹得龙颜不悦,治他们个欺君之罪又该如何。

“那二哥你也不能将苏槿软禁在田庄里啊。”生怕祖父就此改变了主意,夏启明急急的开口。

夏启晨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弟弟,从小到大他都是仰仗自己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和自己作对了呢。

老王爷沉思了片刻“把她带回来吧,还是跟在我身边。”无论如何启晨把苏槿软禁起来都是不行的。

夏启晨只好应是,既然被祖父都开口了,他也没有理由再去说什么。

“五少爷,二少爷来了。”秋梅低声开口,五少爷从老王爷那里回来以后一直坐在书房发呆。

“二哥?”夏启明看着夏启晨,秋梅静静的退下了。

“启明,是你告诉祖父苏槿的下落的吧。”夏启晨随意的坐下,语气平常的好像在谈论天气一般。

夏启明沉默了,没有反驳。他知道自己如此做算是背叛了二哥。但是他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苏槿被囚禁,而且他也担心二哥会引火*。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你也长大了,”夏启晨自嘲的笑笑“不再是那个追着我屁股后面喊二哥的小孩子了。”

“二哥……”

“不过,”夏启晨瞟向夏启明“你既然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还对她动了心。”

“我没有。”夏启明否认道“我只是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子,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夏启晨讽刺的笑了“夏王府不错的丫鬟那么多。你身边的秋梅秋菊不是也很好。怎么没见你如此上心。”

那不一样,夏启明下意识的就要反驳,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为什么不一样,在知道苏槿的身份前,她不就是个丫鬟么。

“她如果真的是公主,那整个夏王府说不定都会给她陪葬。”夏启晨睁开眼“母亲亲自把她卖到了评仙阁。你觉得她会善罢甘休么。”

“苏槿不是那样的人。”

夏启晨摇摇头“启明,你还是那么天真。如果是你。你会罢休么。”

是啊,如果是他,他会罢休么。想起苏槿在夏王府的遭遇,夏启明也有些拿捏不准了。

“我会娶她。不管她是不是皇家的公主。”夏启明半晌后道“如果她真的是皇家公主,那我就算尚公主,如果不是。那也没什么关系。”

没想到夏启明会这样说,夏启晨眼神有些复杂。他知道启明对苏槿上了心,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毕竟娶和纳是不同的,况且现在的苏槿什么也不是。

“母亲不可能同意的。”丢下这一句话,夏启晨便走了,不管苏槿是不是公主,卢氏都不会同意的。

“公主?”皇上哈哈大笑“你这孩子就是会开玩笑,朕怎么可能有什么遗落民间的公主。”

晋慕染也跟着笑“欧阳洵,你说你想个好点的笑话来诓骗父皇也好,偏偏弄个那么离谱的。”

欧阳洵暗叹一口气,他才不想暴露苏槿的身份,只是这荷妃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他虽然有信心能保护好苏槿,可是夏启晨软禁她的事情告诉他,凡事还是稳妥些好点,皇室虽乱,但只要她有那身份,总归夏王府的人就不敢随意动她。

“臣虽不才也知道欺君之罪。”欧阳洵想了想“皇上可记得江南水乡,白姓女子。”

皇上的笑容不见了,御书房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慕染,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和欧阳洵说。”皇上严肃的看着欧阳洵,晋慕染好奇的瞅了一眼欧阳洵,难道父皇真的有什么遗落民间的公主?

“说吧,你到底知道什么。”皇上盯着欧阳洵,有些东西不是他应该知道的。

欧阳洵不是第一次面见皇上,因为和晋慕染交好,他在皇宫里虽不能来去自如,可也是常客,皇上爱屋及乌,待他也一向很好,所以他才能在京城一直扮演个嚣张跋扈的角色,只是这一刻,他感觉到那种来自上位者浓浓的威压,让他有些气闷。

“皇上,我只是偶然得知夏王府有一婢女,酷似当今的荷妃娘娘。”他斟酌着开口。

皇上懒散的接口“普天之下下面貌相似者何其多人,难道你说朕的公主是荷妃娘娘遗落在民间的?”他和荷妃根本没有孕育儿女。

欧阳洵摇头“不知皇上可有信物在外?”

皇上不在意的挥手“朕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他就想起,自己好像留了一块玉佩给玉儿,难道……

“可是一枚玉佩?”看到皇上的表情,欧阳洵就知道他一定记起了。按照苏槿的说法,那龙型玉佩可不是轻而易举能得到的。

“欧阳小子,你在哪看到持有这枚玉佩的人。”皇上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难道,难道玉儿真的出现了么……

“玉佩现在在何处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那个丫鬟曾经拿着。”欧阳洵故意没有说实话,有些东西在没确定以前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哦。”皇上面上浮现出淡淡的失落,玉儿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去当什么丫鬟,她那样高傲的一个人。

“那你就把那丫鬟带来给朕看看。”也许那丫鬟能得知一些有关玉儿的情况也说不定。

“是……只是……”欧阳洵故作为难的顿了顿“她现在是夏王府的丫鬟,要从夏王府带人……”

皇上哈哈一笑“你这小子,不就是想要朕的圣旨么。”

欧阳洵嘿嘿一笑“皇上果然明察秋毫。”

“呸,明朝秋毫是这样用的么。”皇上心情显得很好,调侃了他一句,不过还是给了他想要的东西。

苏槿要回夏王府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王府。

“那个贱婢要回来?”卢氏有点难以置信“她不是……”不是应该在评仙阁待着么。

夏启盈有些闷闷的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二哥那听来的,他也没和我详细说,就说祖父找到了她,让她接着回来当祖父的婢女。”

“那怎么行!”卢氏站起身来“我去和你祖父说。”一个进过qing/楼的女子进夏王府的大门,这传出去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么。他们夏王府家的丫鬟都是清清白白的,怎么能要那样一个女子。

“你要和父亲说什么说。”夏王爷碰巧进来听到,他的心情本就不好,又听到卢氏的高声,心情更加烦闷了几分。

“王爷,那苏槿……”

“以后少惹她。”夏王爷说完便又转身离开了,他实在不耐烦看到卢氏,这事还不是她给惹出来的,结果自己还要被父亲责骂。

卢氏很是委屈,一个丫鬟而已,王爷怎么朝自己发那么大火,还说什么少惹她的话,到底这个夏王府她是主子还是那个苏槿是主子啊。

因为苏槿的身份并不能确认,所以按照老王爷的意思,并没有人敢宣扬出去。

“要回来了?”夏启正也有些意外,他隐约猜到那初雪就是苏槿,可是不等他去确认就得知初雪被赎走的消息。

绀青点头,有些奇怪道“还是在老王爷身边当差。”这种逃走了的婢女找回来不但没受到处罚还和没事人一样,这可是闻所未闻。

夏启正皱眉“最近一定有什么事脱离了掌控。”

绀青摸摸自己的头,一个丫鬟的往返能说明什么。

“晋宏公子那边……”绀青觉得自家少爷就是太小心谨慎了些,比起一个丫鬟的事情,还是晋王府的事情更重要些。

夏启正沉思“晋宏既然不能说服晋颜玉,此事就作罢吧。”婚事的事情迟迟没有敲定,他稍加打听就知道是晋颜玉不愿,甚至上演了以死相逼的戏码。

夏启正可没有想逼死谁的想法,况且传出去他们夏王府想逼婚这名声也着实难听。何况,那晋王府也不是夏王府能够逼的起的。

绀青叹了口气,那个晋小姐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会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在婚姻大事上忤逆自己的父母。

夏启正的手指在桌上画着圈,思索了下“德王府的小小姐是不是也快及笄了。”

德王府?德王府在几大王府之中一直最为低调,也可以说是最为弱小,少爷怎么会想到德王府的小姐呢。

“你着手调查下吧。”夏启正疲倦的合上眼“越快越好。”他总觉得苏槿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很多事还是早点办了比较稳妥。

“是。”绀青看了看窗外,又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