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8章 回府(二)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回府(二)

老王爷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她确实长的和女儿很像,但比她多了几分英气,眉眼间的不是女儿那种娇媚而带有几分清冷。

“你……”老王爷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就算曾经面对皇上也是不曾有的。

“老王爷。”苏槿很认真恭敬的行礼,她知道让自己回夏王府是老王爷决定的,不管原因是什么,对于老王爷,她总归是感谢的。

老王爷叹了一口气,这女子如果真的是皇上的女儿,他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惆怅。

“你还是先在我身边吧,这夏王府内,没人会在为难你的。”老王爷顿了顿“你可有什么要求?”

苏槿笑了,她现在的身份不明,说到底还是夏王府的丫鬟,老王爷如此询问一个丫鬟,可见老王爷的谨慎。

“老王爷,苏槿此时能站在这里已经十分庆幸,哪里还有什么要求。”

老王爷也觉得自己显得过于小心了,也许她真的只是一个丫鬟。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他点点头“我知道原来委屈了你,不过你始终记得,你是夏王府的人。”

其实他想说的是,苏槿以后若真的成了公主,那她也始终是从夏王府出去的,只是这话不能说的太明。

苏槿听懂了“老王爷,苏槿不会忘记自己曾是个乞丐,是二少爷救了我。”

现在根本不能确定的事情,自己也不用高兴的太早,而且就算她身上真的流着当今皇上的血,也不一定能成为什么公主。

老王爷却似乎松了口气,他似乎已经断定了苏槿的身份,也断定皇上会认她,没有缘由。

苏槿踌躇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这点小动作老王爷自然是看到了。

想了想,苏槿还是问道“不知道老王爷可知道王府里一个叫红杏的丫鬟?”自己那日被卢氏卖去了评仙阁,也不知道后来红杏怎么样了,有个那样混账的弟弟。

“红杏?”老王爷摇头,对于王府里的丫鬟,除了自己身边和老妻身边几个得力的,他大多是不认识的。

看到苏槿有些失望的样子,老王爷安慰道“你且去问问老王妃,她兴许知道。”

“红杏?”老王妃看向李嬷嬷“那孩子怎么了?”

李嬷嬷叹了口气,她没想到苏槿回来第一件事居然是担忧红杏那孩子,也有些感慨,自己当初也只是觉得红杏和苏槿交好能得到些庇护,没曾想苏槿是真的把红杏当好姐妹。

“魏氏求了我,我便同王妃说了,他们一家子现在都已经去庄子上了。”李嬷嬷朝老王妃解释道“因为不过是一件小事,也就没有来打扰您。”

原来是去了庄子上,苏槿松了口气,其实田庄的生活比夏王府更适合红杏。

“苏槿,尽管我不知道老王爷为何对你态度如此大转变,但你在王府里也不要太过于执念于从前的一些东西了。”老王妃转动着佛珠。

苏槿知道这是在提醒她不要想着报复之类的,她点头,自己现在还是寄人篱下的丫鬟呢,虽然老王爷把卖身契还给了她,她现在也可以算是自由人了。

重新回到夏王府的苏槿成为了王府下人口中新的谈资,因为没有谁能够“逃跑”以后还被如此礼遇的接回王府,各种猜测众说纷纭。

“你是想来拿回你的玉佩?”夏启晨晦暗的看着苏槿,这是自从苏槿刺伤他以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是。”苏槿点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块玉佩是我买的吧。”夏启晨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这是怎样一个女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和自己对话。

苏槿沉默了,夏启晨说的是实话,记忆告诉她,当初确实是她自己拿着玉佩去当铺,巧遇夏启晨,夏启晨便买了玉佩顺便询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回夏王府。

“你想要回那玉佩做什么。”这个女人总不会天真的以为拿着块玉佩去皇宫就能见到皇上得到公主的身份吧。

“我愿意出钱买回那玉佩。”没有回答夏启晨的问题,苏槿直接开口道。

“买回?”夏启晨冷笑“苏槿,你以为我是当铺么。就算是当铺,你也得有凭证吧。”

苏槿捏紧了拳头,这个男人见到她就是算计好了的吧,她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怒火“你想怎样。”

夏启晨盯着苏槿“嫁给我。”

嫁?嫁给我,曾经,那个一模一样的面孔也说过这句话,当时的自己欣喜若狂的答应了,哪怕他什么都没有,只是还不等她穿上洁白的婚纱成为他的新娘,他就亲手,哦,不,是连同她的闺蜜一同把她推向了死亡。

如今,再次听到这句话,前世今生的怨恨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苏槿毫不犹豫的端起桌上的茶盏朝夏启晨泼了过去。

被淋了一身水的夏启晨呵呵一笑,舔了舔唇边的茶水“苏槿,原来你可没有这么不乖。”

“乖?我就是太听信你才会弄成这步田地。”面前的人和董瑞重合起来,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夏启晨还是董瑞,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为达自己目的不择手段。

“这步田地?”夏启晨有些不明白苏槿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压着怒意说道“苏槿,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就凭你自己根本不可能让皇上承认你的身份的。”

“所以呢?”苏槿冷冷的看着夏启晨。

见似乎有回旋的余地,夏启晨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你只要答应嫁给我,我就能让你成为公主,真正的公主。”而且,他看着苏槿,他的心里是真的有了这个女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眼里不再是一枚棋子,他为了她也打乱了自己很多计划,他原来从没有想过要尚公主,可是为了她,他宁愿被世人所笑。

“夏启晨,你觉得你母亲会同意么,我现在只是丫鬟。”苏槿看着他,目光似乎有些动摇。

夏启晨愈加志在必得了“没关系,母亲那我去想办法。”说完他走近苏槿,欲执起她的手“只要你嫁给我……”

“啪——”

“苏槿!”夏启晨是真的恼羞成怒了,这个女人刺伤他他没有计较,今天泼了茶水他依然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但是现在她竟然打了他一巴掌!

“夏启晨,不要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脑子里只有权势。”苏槿不屑的说道,她想要那玉佩并非是想当什么公主,只是因为那是这世的母亲留给她最后的唯一的东西,对她来说,很重要。

“你以为我当真不敢奈你何么。”夏启晨抓住苏槿的手腕“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公主,本少爷就算强了你又如何。”

“夏启晨,”苏槿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你是觉得上次没能让你断子绝孙所以这次你也能走运么。”

想到自己之前被刺伤,去医馆那郎中另类的眼光,夏启晨只觉得头脑一热,一种被严重羞辱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狠狠的把苏槿甩向桌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本少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公主?公主又如何,他夏启晨还不放在眼里,况且面前的人不过是他捡回来的乞丐。

苏槿撞到了桌角,一阵头晕目眩,她摇了摇头,眼前是一片血色。

“苏槿,少爷……”一直守在门外的墨竹不顾墨玉的阻拦冲了进来,看到的就是愤怒的夏启晨和额头已经染红了的苏槿。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夏启晨怒吼。

紧跟在墨竹后面的墨玉立刻去拖墨竹,哪曾想一向听话的墨竹却拼命反抗“少爷,苏槿……”

“墨……墨竹……”苏槿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但是听声音知道是墨竹。

“小槿,小槿……”墨竹发了狠的挣脱了墨玉的束缚,冲到苏槿身边,他的声音有点哽咽“你怎么样了……”

“墨玉。”夏启晨稍微冷静了几分,墨玉看到夏启晨的眼光,点点头,上前就欲拖走墨竹。

“放开我。”墨竹挥开墨玉的手,看向夏启晨“少爷,小槿她只是个女子……”

“墨竹,你疯了么,分不清谁是主子了么。”墨玉皱眉,这个墨竹难道看不到少爷脸上的红痕么,那明显就是这个苏槿干的。

墨竹看了眼夏启晨,又低头看看有要昏迷迹象的苏槿,他跪着朝夏启晨磕头“少爷,放过苏槿吧。”

对于墨竹的做法,墨玉有些惊讶,他们从小跟着夏启晨,很少会有下跪的时候,墨竹居然为了这个女子……

夏启晨眼神冰冷,一言不发。

苏槿拽住墨竹的衣服“别……别求他。”

眼见苏槿额头的血似乎流的更多了,墨竹咬咬牙,抱起苏槿就往门外走。

墨玉要上前拦住,夏启晨开口道“你若出了这门,从此便不要认我这主子。”

墨竹的身子震了震,他是夏王府的下人,是夏启晨的小厮,如果夏启晨不要他了,他就会被逐出夏王府,一般被王府逐出的下人都很难再寻到别家了,大户人家都忌讳这种,认为只有犯了大错才会被原主逐出。

怀里的苏槿已经陷入了昏迷,墨竹没有回头“少爷,你的恩情,墨竹来世再报。”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