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19章 圣旨(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圣旨(一)

苏槿去了一趟二少爷院子结果昏迷的消息很快就在夏王府传开了。

老王爷震怒的拍碎了手中的玉毛笔,老王妃吓了一跳,那枝毛笔可是老王爷最喜欢的,晶莹剔透的碧玉做的,甚至先皇曾经开玩笑似得向老王爷讨要,他也不曾给过。

“那苏槿到底是什么份。”老王妃本不多问,可是事好像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老王爷看了一眼老妻,叹了口气“也不知这是夏王府的福还是难。”

被老王爷的话惊到了,老王妃不敢相信的问“这么严重?”一个丫鬟出的人怎么会影响这么大。

老王爷没有说话,若苏槿真的是皇帝的孩子,只要皇帝认了,那夏王府可是功臣,可同时也是罪,敢把公主当丫鬟使唤不算,还闹出那么多是非,那个儿媳更是把公主卖去了qing/楼,老王爷不由打了个哆嗦。

“要不……”老王妃有些为难的开口“拨两个丫鬟去伺候她?”这叫什么事,一个丫鬟份的人,再让丫鬟去伺候,弄的主子不像主子,下人不像下人的。

老王爷沉吟了片刻,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探探皇上的口风。

“老王爷,丞相府的二公子求见。”丫鬟在外面通报道。

丞相府的公子来见自己?老王爷皱眉,就算不是去找启晨也是应该去见王爷,来找自己做什么,不过他还是朝外面喊道“让他进来。”

老王妃坐着没动,不过是个小辈,她也用不着回避。

“夏老王爷,老王妃。”一个翩翩影走进来。恭敬的朝两人行礼。

夏老王爷暗自点头,这小子哪有外面传言的那样沉湎于酒色,看那气色就知道精力旺盛,一点不像被酒色掏空了子的人。

欧阳洵环顾了一圈,不是说回来以后跟在老王爷边么,怎么没看到她,他想了想。笑着饮了口茶“不是听闻夏王府的苏槿姑娘最会泡茶。这味道可不像出自她手呢。”

没想到欧阳洵一来就谈论一个丫鬟泡茶,老王爷怔愣了一下,心间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难道他是为了苏槿而来的。

“苏槿今天受了点风寒,所以在休息。”老王妃见老王爷没说话就随口答道,她倒是没想太多,欧阳洵不按理出牌又没有礼数的名声她早就有所耳闻。

“风寒?”欧阳洵显然有些意外“她染了风寒怎么面见圣颜呢。”

“什么!”老王爷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么快,那么快皇上就知道了么……

老王妃也感诧异。不过她看了一眼老王爷,怎么他反应这么大。她稍加思索便笑道“是荷妃娘娘和皇上说的吧。”

她记得女儿曾在家宴上夸奖过苏槿的茶艺,还说要让她进宫教教那些茶师,本来以为只是个玩笑话。没想到她还真的去和皇上说了。

老王爷也想到了这一层,略带期待的问道“是如此么?”

欧阳洵眼睛一转,顺势答道“嗯。确实如此,皇上也听闻了苏槿的茶艺了得。特意让她去宫里展现呢。”

老王爷心里放下稍许,不过又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不待他细想,欧阳洵已经开口了“既然她染了风寒,那我就回去告诉皇上她来不了了。”

“别别别,这可使不得。”老王妃急忙拦住,一个小小的丫鬟染了风寒就敢违抗圣命,这可是对天家的挑衅,他们夏王府哪里担得了这样的罪名,只怕被有心人说成是仗着荷妃得宠连个丫鬟都敢拿乔。

“那可如何是好呢。”欧阳洵佯装为难“她染了风寒去不得,老王妃又不让我这样回去说。”

老王妃也有些为难,她看向老王爷,没想到老王爷却一副在思考什么走神的样子,她不由轻轻咳嗽了一声。

老王爷回过神来,强自按捺住心中的不安,叹了一口气“唉,其实苏槿并未染什么风寒。”

欧阳洵挑眉,他就知道不会是染什么风寒,否则老王爷和老王妃不会是这种反应。

“她……”老王爷犹犹豫豫的开口道“她是昏迷了。”

昏迷?!好好的人怎么会昏迷,欧阳洵眼神里没有丝毫温度,不过面上还是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笑容“怎么会昏迷。”

老王爷看了眼欧阳洵,见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方才解释“她不小心磕在了桌角上,所以……”

欧阳洵了然的点头,“那真是太可惜了。”不小心?那丫头会不小心撞桌角?他不自觉手指微微曲起放在了腰间的折扇上。

“烦请欧阳公子和皇上禀明况……”老王爷吞吞吐吐道。

欧阳洵想了想,很是纠结的样子“可是光说一个昏迷恐怕没有说服力啊。”

老王妃睁大眼睛,没有说服力,那还要怎样,苏槿现在确实是在昏迷中,难道让他们抬个昏迷的人进宫去进献茶艺不成。

老王爷却听明白了欧阳洵的意思,心里却更紧了几分“那欧阳公子还是亲自去看看苏槿,也好和皇上详细说说。”

欧阳洵满意的点头笑道“如此的话,当是最好不过了。”

看到面前躺着的那个面无血色的人,欧阳洵有一种想砸了夏王府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意,他看向房间里的素茹“她在哪里如何撞伤的。”

因为苏槿受伤,老王爷又让丫鬟照看,夏启明便主动把自己推了出来,素茹倒不觉得难受,五少爷在乎苏槿她能看的出来,既然五少爷让她照料那必然是相信自己的。

素茹看着闭着眼的女子,那么美,额头上缠着层层叠叠的布,隐约还能看到血色,果然是我见犹怜。

她摇摇头“听闻是墨竹把她从二少爷院子里抱出来的。”至于是怎么撞伤的她就不知道了。

二少爷,夏启晨。欧阳洵闭了闭眼,手里攥紧了盖在苏槿上的被子,他把她软起来,他现在还把她弄成这副样子,他到底想干什么。

“墨竹现在在夏启晨边么。”他是夏启晨边的小厮,既然是他抱她出来的,那肯定知道况。

素茹摇头“他被赶出夏王府了。”这件事本没多少人知道,她是听五少爷在感叹二少爷狠心的时候知道的。

“赶出夏王府?”欧阳洵也没料到,他知道夏启晨对边的两个小厮都极为看重,没想到他会赶走自己边的人。

他看了看依旧在昏迷中的苏槿,心中一阵疼痛,只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在这里做过久的停留,他扔给素茹一袋银钱“照顾好她。”便转走了。

素茹捏着手中的钱袋子,凭重量她也知道里面的数目不小,她再次望向那个女子,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这么多人都在意她。

……

“总算找到你了。”米粒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人“你在夏王府混的这么惨么,连点积蓄都没有。”

正在埋头吃着馄饨的墨竹抬眼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又把头低了下去。

米粒撑着下巴看着墨竹,这家伙是几天没吃饭了,怎么能这副吃相。

墨竹被赶出夏王府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带,积蓄他自然是有的,可那都是二少爷给的,他已经背叛了二少爷,怎么能再拿东西。除了上穿的蔽体的衣服,他什么都没有。

米粒忧心忡忡的看向夏王府的方向,主子让他学着当掌柜,把他放在了京城的酒楼之中学习,他已经很久没得到苏槿的消息了,今天橙影让他找人他才从橙影口中探听出了苏槿的消息,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

小槿已经那么苦了,那些夏王府的人怎么就不肯放过她。他已经不是那个生活在破庙中的少年了,他知道那些侯门深院远不是什么好去处。

“吃完了?”米粒回过神,发现墨竹第三碗已经吃完了,他试探的问道“还要么。”

墨竹愁眉苦脸的想了想,摇摇头,几天没吃东西他已经饿得不行了,现在也不能一次吃太多。

“走吧,主子还有事要问你。”米粒带墨竹朝丞相府走去。

墨竹是从丞相府的侧门进去的,刚走没几步,便碰到了欧阳洵的大哥,欧阳旭。

欧阳旭盯着米粒,这个人他认识,是欧阳洵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小厮,欧阳洵就是什么人都喜欢捡,他旁边那个,有几分眼熟。

“这丞相府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了。”不等两人行礼,他已经丢下一句话走远了。

米粒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都习惯了,墨竹有些惊讶,他知道丞相府的两个公子关系并不好,但也没想到已经这么糟糕了。

“这算什么。”米粒看到墨竹的眼神,不屑的撇嘴“主子和欧阳旭可是当面互相讽刺的呢。”

自家少爷和大少爷很少会当面起冲突,墨竹刚想开口,忽然又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夏王府的小厮了,不免有些心塞,没有说话。

“找到了?”橙影看着墨竹,上下打量了下,撇撇嘴“没有我长得英俊。”

墨竹嘴角抽了抽,这是欧阳洵边的小厮?

米粒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安慰墨竹“橙影听说夏启晨边有个小厮和苏槿关系好,而且长得英俊就总不服气。”

墨竹只好默默,橙影在他们背后喊“什么不服气,是事实就是他没我长得英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