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4章 玉佩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玉佩

卢氏听闻夏启盈在宫中发生的事情以后,陷入了沉思。半晌,她开口问到“你当真想要嫁给四皇子当皇妃了么?”

夏启盈低下头,脸上闪过红霞“姑姑说四皇子以后会继承皇位。”

卢氏惊讶的睁大眼睛“那也就是说……”她捂住嘴“你未来就是皇后了?!”

“母亲,”夏启盈撒娇的喊道“还没有影子的事情呢。”

卢氏摇头,既然荷妃敢说这种话,那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比起没有任何功名的欧阳洵,四皇子实在是太好的选择了。

皇后,卢氏也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女’儿很有可能成为皇后。其实也不能怪卢氏想太多,四皇子至今未曾立妃,多少大臣都盯着,启盈若有这个机会,凭着夏王府和贤王府两大王府的地位,她当太子妃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夏启盈顿了顿“姑姑说苏槿会是个威胁。”

苏槿?那个妖孽?卢氏立刻敏感的问道“她认识四皇子?”

夏启盈摇头“姑姑担心皇上若见了苏槿,会‘欲’将她封妃,夏王府一个丫鬟都成了皇妃的话……”

苏槿封妃?卢氏皱眉,她自然不是夏启盈那种没有任何政治心思的人,皇上封妃哪里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论现在皇上都没有见过苏槿,就算真的宠幸了她对夏王府也构不成什么威胁,只是荷妃这样说那肯定是有她的目的。

不过是一个丫鬟,就算现在不比原来,说到底也就是个丫鬟,能翻出什么大‘浪’,既然荷妃想除掉她。那自己肯定是要去做的。

“那丫头现在在祖母的院子里,要怎么样办才好呢。”夏启盈愈发觉得祖父祖母不可理喻了。

“她现在可是夏王府最特殊的存在。”卢氏沉‘吟’“得了天家的赏赐自然和普通丫鬟不一样。”

“那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和祖父。”夏启盈想了想,父亲和祖父一定会支持她的,有什么比自己的未来更重要呢。夏王府若真的出了皇后,那可就是皇家外戚了。

“不。”卢氏摇头,这件事不能和他们说,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在苏槿被皇上赏赐前。老王爷老王妃态度就已经转变了,她可是被启明亲自接回来的。

夏启盈显得有些烦躁“那要怎么样。”总不能自己带人冲到祖母的院子里去吧,她虽然嚣张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来。

卢氏陷入沉思“启盈。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母亲会替你做的,你现在好好当六公主的伴读,多和六公主在一起。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帮你铺平道路的。”

……

“启明。你真的不用这样做。”苏槿也有些无奈了,一个少爷整天往她这里跑算什么,而且她的身体已经无碍了,奈何夏王府现在根本没有人敢把她当下人。对她甚至比对主子还恭敬。

夏启明脸上掠过尴尬的神‘色’“你是嫌我烦了么。”

苏槿叹了口气,那个和她一起戏水的潇洒少年如今这是怎么了,转了‘性’子?

“苏槿。老王爷请你过去一趟。”绿意轻轻敲了敲‘门’。

“好的,就来。”苏槿起身“夏启明。你是夏王府的五少爷,不是我的小厮。”说完她就跟着绿意走了。

夏启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消失不见的身影,他垂下头,是啊,我知道我是夏王府的少爷,可是你要我怎么办……

“苏槿,”老王爷正在写什么东西,见她进来便放下笔“坐吧。”

看来这皇上的赏赐真是种庇佑啊,自己在这夏王府的待遇可是越来越高了,苏槿笑笑也不客气便坐了下来。

“你对你的父母当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么……”老王爷试探的询问道。

苏槿摇头,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父亲这一段,至于母亲……其实自她恢复古代的记忆后,母亲的影像是有的,只是太模糊,每当她用力去回想的时候,脑袋便会头疼‘欲’裂,好像被什么阻碍了。

老王爷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遗憾什么“你可想进宫见见圣上?”

面圣?那个有可能是自己父亲的老皇帝?苏槿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在潜意识里她根本就不想见他吧。来京城不是她的主意,母亲,大约也是不愿意她认的吧。

看到苏槿的表情,老王爷也隐约猜到了几分,他不知道心里到底是庆幸还是遗憾。

“老王爷,苏槿别无所求,就想拿到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苏槿淡淡的说道“二少爷带苏槿进王府的时候曾拿走了母亲留给我的‘玉’佩。”

老王爷点头,那‘玉’佩应当是很重要的信物吧。他又有些犹疑“你是不是想……”

苏槿笑着摇头“老王爷,苏槿既然不愿面圣,自然不会做出两面三刀的事情。”她知道老王爷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担心她通过其他渠道去见皇上,若皇上认下了她,那仔细纠察起来,夏王府也不会有什么好。

“老王爷,有个自称金四郎的人求见。”小厮犹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其实一般这种不认识的人他们都不会理会的,只是这金四郎看穿着好像不凡。

金四郎?老王爷怔了怔,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苏槿,四皇子是为了她的事情而来的么。

苏槿面上也闪过一丝讶异,他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么。不过想起夏启盈去了皇宫的事情,她也明白过来,定是夏启盈不知道说了什么,才让四皇子猜到了。

看看老王爷的表情,苏槿起身“既然老王爷有客人,那苏槿就先告退了。”

老王爷并未阻拦,待苏槿走后才应道“让他进来吧。”

晋慕染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和初雪擦肩而过了。

“老王爷。”晋慕染进来后随便的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老王爷倒是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四皇子。”

“父皇前几日赏赐了你们夏王府的一个丫鬟,我一时好奇,想看看是怎样的奇‘女’子就过来了。”晋慕染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

老王爷犹豫了一下“她。还在卧‘床’休养中。”

“还在休养?”晋慕染皱眉“她的伤势如此严重?”不是请了太医么,不是说并无大碍么。

“是。”老王爷低头“那丫鬟能得皇上赏识是她荣幸,奈何福薄了些。”

晋慕染哈哈大笑“怎么是福薄,待她痊愈之后不是还能够展现她的茶艺。”

老王爷咬咬牙,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拿了出来“四皇子,实不相瞒,此‘女’伤势较重。恐……”如果苏槿真的如她所说只是想拿回‘玉’佩。那早早让启晨把‘玉’佩给她,送她出京城比较稳妥。

“什么?!”晋慕染站了起来“带我去见她。”

惊讶于四皇子的失态,老王爷不确定的问道“四皇子。认识她?”

晋慕染知道自己的反应太大,缓缓坐回位置“不,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听闻父皇赏赐就是因为她茶泡的极好。”

对一个未曾谋面的丫鬟给予赏赐。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晋慕染对皇上的做法也是十分好奇,只是现在他更想亲眼确认一下苏槿是不是就是初雪。

“祖父。启盈给你做了些糕点。”夏启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老王爷皱眉,这个孙‘女’和自己并不亲近,更不要说给他做什么糕点,今天怎么突然这个时候过来。他看了一眼四皇子,见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心下有种不好的感觉。

“祖父?”夏启盈在‘门’口有点焦急。她可是听说有个叫金四郎的人过来拜访祖父特意过来的。

祖父怎么会随便见人,这京城大户人家也没有姓金的。她总算聪明的联想到。金,不就是晋么,四皇子排行老四,化名金四郎在正常不过。

自己特意做了糕点端过来,祖父却没有让她进去,这让她怎能不急。

“进来吧。”老王爷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拒绝夏启盈。

夏启盈款款的端着一盘芙蓉糕走进来,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人,她害羞的低下头“祖父,四皇子。”

见夏启盈没有一丝诧异的神‘色’,老王爷便明白她是知道四皇子在这里故意来的,不由声音沉了几分“启盈,我和四皇子在谈事情。”

启盈放下芙蓉糕,眼中闪过几分不满,祖父这是什么意思,要赶自己走么。

晋慕染何等人物,立刻明白了夏启盈过来绝非偶然,他‘唇’角上扬,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他果然是记得自己的,夏启盈心里暗喜,想起母亲对自己的嘱咐,她福了福神“之前并不知道四皇子在这,启盈唐突了。”

带着几分不舍,夏启盈转身离去,想起母亲教的要“‘欲’擒故纵”,她故意走的很缓慢,姿态尽可能的优雅,以求给晋慕染留下最美的背影。

夏启盈的这点小把戏又怎么能瞒得过晋慕染,待她走后,四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王爷“老王爷,你家这孙‘女’当真有点意思。”

老王爷哪里不明白四皇子的意思,立刻假装有些惶恐的道“四皇子,都是我管教不好……”哪有‘女’子往男子跟前送的。

“老王爷说笑了,论起管教,怎么也不该是你这当爷爷的去做。”四皇子顿了顿“不知夏二公子在府中么。”

夏启晨将苏槿从评仙阁带出的事情老王爷是知道的,可是四皇子平日和启晨并不相熟,怎么会问他。

不等老王爷回答,晋慕染已经站起来了“我就随口一问,先告辞了。”

“‘玉’佩?”夏启晨看着祖父,垂下头,如果把‘玉’佩还给苏槿,那自己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

“你还嫌惹得事不够么。”老王爷严厉的看着夏启晨“她是什么身份,一旦确认夏王府会遭什么灾难你不清楚么!”

“皇上不会随便承认的。”夏启晨想做最后的挣扎。

老王爷冷哼一声,“你心里怎么想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可不是你那糊涂父亲。”

“我会娶她的!”夏启晨高喊。

娶她……站在‘门’外的卢氏捂住嘴,身子晃了晃。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