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5章 和尚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和尚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那苏槿的份到底是什么,荷妃想除掉她,启晨想娶她,还有皇上,又关皇上什么事。卢氏很久没看到夏启晨,本是想亲自过去看看,没曾想听到这些。

“母亲?”一直等在房里的夏启盈见母亲有些晃神的回来,不由好奇的问道“二哥怎么了?近来都把自己关在房里。”

看着夏启盈单纯的样子,卢氏摇摇头,“没事。”为了启盈以后的子,苏槿一定要尽快除掉。

夏王府的王妃又病了。

夏启正,夏启晨和夏启明都守在卢氏的窗前,这次卢氏比上次生病更显憔悴了,脸色煞白,连嘴唇都带点乌青。

“启晨。”卢氏虚弱的握住夏启晨的手“我,可能……”一句话没说完,卢氏又开始咳嗽起来,夏启明连忙端了茶水过来,夏启晨服侍卢氏喝了点水,帮她拍背顺气,她才缓过来。

“启正,启晨,启明,”卢氏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的样子“我还没有看到你们大婚,可能就得去了。”

“母亲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夏启正安慰着卢氏,他虽然恨不得卢氏早点亡故,可也绝不能是现在,卢氏一旦这个时候亡故,自己可就得守孝三年了,前些子晋宏那边才传来消息,说德王府也有意将小姐许配给他,他可不想又生变故。

“大哥说的是,母亲不要胡思乱想了。”夏启晨也劝慰道,好好的母亲怎么会突然病倒呢。

夏启明一旁拼命点头,他的眼眶也有些红,这次母亲的病来势汹汹,父亲甚至请了太医来看。也没能瞧出个毛病。

“夏王爷,”陈太医摸摸胡须,有些为难“王妃的病老朽实在是未曾见过啊,看脉象似乎体康健,可这脸色……”边说边摇头,望闻问切,望是第一步。看王妃这样似乎是命不久矣的样子。偏偏脉象又健康如常人,着实奇怪的紧。

夏王爷叹了口气,陈太医是太医院最好的医生。连他也看不出卢氏是何病因么。

陈太医犹豫了一下,看向夏王爷“王妃可有心病?”

新病?新病旧病他哪里知道,夏王爷一脸迷茫,知道他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陈太医解释道“心病就是王妃近来可有不顺心的事?”也许卢氏是心压抑导致血脉不畅吧,那样脉象不显也正常。

夏王爷陷入沉思。难道是启盈在宫中出了什么事卢氏没和自己讲?

见夏王爷不语,陈太医拱拱手“夏王爷平还是多多关心王妃,老朽去给王妃开些安神的汤药。”

“有劳太医了。”

送走陈太医的夏王爷决定还是问问卢氏,毕竟也是自己的妻子。

“王爷……”见夏王爷进来。卢氏想要起,被夏王爷拦住了,夏王爷朝几个侍疾的儿子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太医说你可能是心病,你最近有什么烦心的事么。”夏王爷抿着唇。

卢氏摇摇头“王府在母亲的管理下也不用我心什么。哪有什么烦心事。”

夏王爷叹了口气,嘱咐她好好休息,这人总病着可怎么是好。

……

“母亲,你这样得多麻烦。”夏启盈带着吃食过来,卢氏狼吞虎咽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病态。

“你这个傻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卢氏不满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夏启盈嘻嘻一笑,扭到卢氏边“这样真的能除掉那丫头么。”

卢氏放下碗筷,摸了摸夏启盈的头“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谁都保不了她的。”自从那个苏槿到夏王府以后,事一件接一件,那个妖孽一定会什么法术,否则怎么可能自己的儿子都对她着了迷一般。

“那我明就去找无缘法师。”夏启盈点头,那个法师果然是神人,如果不是知道母亲体康健,否则见了母亲这个面容,她肯定也认为母亲已经病入膏肓了。

“嗯,小心些,别露了马脚。”卢氏有些不放心,若不是两个儿子都靠不住,她又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大大咧咧的启盈去做。

“你要去玉佛寺替你母亲祈福?”夏王爷看着夏启盈,叹了口气“去吧。”他一向不信这些,只是女儿的孝心却是没法不成全的。

“我……我也想同去。”一旁的夏糯雪忽然开口“父亲,能让我和启盈一起去么。”

夏启盈皱着眉想找理由拒绝,奈何夏王爷已经点头“你们姐妹一同吧,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冬天的玉佛寺不再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因为天气寒冷,上香的人也不多,更显得萧索。

看着跪在那里虔诚祈祷的夏糯雪,夏启盈心中很是烦闷,该怎么甩掉这个多事的人。

“启盈?”感觉到夏启盈的目光,夏糯雪转过头来。

“没事,我四处走走。”夏启盈说完便起,奈何这夏糯雪却也跟了上来“我陪你吧。”

“我想一个人走走,你烦不烦!”夏启明不耐烦的看着夏糯雪,顺便对跟在边的碧荷道“你在这里陪着四小姐。”

夏糯雪不知道夏启盈好好的又发什么脾气,不过她也不恼,点点头“那你自己小心些。”

“寺庙里不是香客就是和尚。”夏启盈哼了一声,走了。

“嗯——”夏启盈走近和无缘法师约定的地方,却听到一个女子媚的轻喘“法师,你好坏。”

未经人事的夏启盈不明白这声音代表着什么,不过她看到不远处的草丛在晃动着,隐约能看到两个影。

“宝贝,我想死你了,快让我亲口。”无缘法师的声音响起,接着草丛晃动的更剧烈了。

夏启盈的脸一下变得通红,这该死的和尚。她有些进退两难。草丛中的两人好像全然没发现有人过来了,“战况”越来越激烈,女子的声音也愈发的大了起来。

夏启盈背过就想走,可是想到母亲,她只好踌躇不前,只盼望两人快些结束。

“嗯——”yiin/靡的声音终于结束了,两人开始窸窸窣窣的穿衣。不一会。一个光头就露了出来。

夏启盈再也等不下去了,她红着脸充满怒意的喊道“无缘法师。”

那和尚转过头来,刚刚满足了qing/的脸上没有半分羞愧“原来是夏小姐到了。”

听到有外人。女子惊呼的声音传来“你居然约了人。”

无缘和尚不满的瞪向还坐在地上的女子“怕什么。”女子便不再做声。

“无缘……”夏启盈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法师”两个字,她实在不想称呼这个色和尚是法师。

“王妃那边进展的一切顺利是么。”无缘和尚整了整衣衫,施施然的从草丛间走出,全然没有管那个刚刚还在和他jiao/欢女子的意思。夏启盈能隐约看到那女子的衣裙。

夏启盈还没有从刚才目睹的画面中回神,下意识的点头“嗯。”

看到夏启盈的模样。无缘和尚挑逗的把手放到了夏启盈肩上“小美人,你也想尝尝那xiao/魂的滋味么。”说完还了嘴唇。

夏启盈立刻甩开无缘和尚的手“放开。”

无缘和尚呵呵一笑,这些大家闺秀最是会装腔作势。

“母亲让我问问,你何时可以去夏王府揭穿她的真面目。”夏启盈冷冷的说道。

无缘和尚摸摸下巴“去夏王府啊。这个差事可是有些危险。”

如果不是这个人对这件事实在太过重要,夏启盈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她深吸一口气。平静着自己的内心“之前不是谈好价格了么。”

无缘啧啧两声“有生命危险的事那……”

“之前的价格再加一倍。”夏启盈咬咬牙,母亲果然说的不错。这和尚根本不好打发。

“好,我就喜欢小姐这样爽快的人。”

“谁要你喜欢。”夏启盈羞红了脸,她根本不会和这种无赖打交道。

对于夏启盈的态度无缘只是随意的耸耸肩“是叫苏槿吧,住在东南方位。”

得到夏启盈的确认,无缘摸摸鼻子“那丫鬟也是个美人吧。”

这人真是和尚么,夏启盈鄙夷的看着他“你想怎样。”

无缘和尚笑了“若是美人,那我肯定让她在临死前要享受一下人间的极乐世界啊。”

知道这和尚嘴里的人间的极乐世界是指什么,夏启盈本想嘲讽他,转念一想,让那婢临死前受辱岂不更好,于是她勉强扯了个笑容“全凭法师乐意。”

回到无梁中,见夏糯雪仍旧坐在那里,只是脸色有些发白,夏启盈便放了心“没事我们回去吧。”

夏糯雪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夏启盈,点点头。

……

“四小姐?”对于夏糯雪的突然造访,苏槿也有些惊讶,她和这个四小姐可以说没什么交集,除了那次在玉佛寺自己帮了她一把,自己回王府也那么久了,夏糯雪也从来没出现在她面前过。

夏糯雪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可是任凭苏槿怎么问就是不说来意,还不时的走神,弄的苏槿莫名其妙。

想起苏槿在玉佛寺帮着自己免遭胡十六的轻薄,保全了自己对于女子而言最重要的清誉,夏糯雪咬咬牙“苏槿,王妃和启盈要害你。”

卢氏又要出手了?苏槿皱着眉没说话。

怕苏槿不相信,夏糯雪急急的说道“我和启盈今天一起去玉佛寺为母亲祈福,结果她说自己要去静静,我等了很久没见她回来,就想出去寻寻。”

结果玉佛寺的道路有些蜿蜒,走着走着她就和碧荷走岔了路,只是没想到自己会目睹启盈和那个和尚站在一起,他们说的话让她觉得心惊。

“我不知道他们要用什么手段,但是肯定就在最近。”夏糯雪搅着手中的锦帕“你多加小心吧。”

夏糯雪很快就离开了,她能帮苏槿的也只有那么多了。

“和尚?”苏槿敲敲自己的脑袋“不会吧。”()

...?...??